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34章 无上仙途(3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34章 无上仙途(3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雪渊发情期间隔时间长,发情时间也长,而且初筝时不时在他面前晃悠,还趁他不注意亲他,因此雪渊觉得自己的发情期一直没过去。

    雪渊都不敢靠近初筝。

    “雪渊大人,您在这儿干什么?大王正找您呢。”小妖精好奇的看着站在角落里的少年。

    “乘凉!”少年没好气的道:“滚滚滚,关你什么事。”

    “……”

    雪渊大人好凶。

    不过真好看。

    小妖精怕惹到雪渊,自己小命不保,一溜烟的跑了。

    雪渊拿手扇下风,惆怅的望着天空。

    “你最近躲着我做什么?”耳边忽的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怎么阴魂不散啊!

    雪渊有点僵硬的转身,初筝站在外面,眸光冷淡的瞧着他。

    “本尊……本尊觉得这里甚好!”雪渊挺直腰板:“本尊哪里有躲着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哦。”

    初筝面无表情的走了。

    雪渊松口气,但心底又有点古怪,她就这么走了?

    一定有鬼!

    雪渊接下来一整天都提心吊胆,就怕初筝突然冒出来。然而到天黑,初筝都没出现,他稍微放心一些。

    事实证明他太天真。

    雪渊站在坑底,仰头看着上面的人,没好气的怒吼:“你幼稚不幼稚。”

    竟然在这里挖坑等他跳?!

    她怎么就这么无聊呢!

    初筝蹲下身体,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表情严肃,但是这姿势,莫名的有点乖。

    “你想不想上来?”

    “本尊想上来就上……”雪渊往上一蹦,结果没蹦上来,反而摔了下去:“你!”

    “想不想上来?”初筝又问一遍。

    “……”

    雪渊不肯服输,试了好几次,发现自己真的上不去。

    雪渊觉得自己一只凶兽,走南闯北,什么样的事没遇见过,所以——他能屈能伸的屈服了。

    -

    初筝将雪渊带回去。

    “最近为什么躲着我。”好人卡总是躲着自己,她已经好几天没摸到尾巴了,难受。

    “……你以为本尊想。”雪渊气闷,他也很难受的!

    “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控制不住?还是有人威胁你?”

    雪渊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初筝这么一问,话不经大脑:“本尊发……”

    他及时消声。

    初筝疑惑:“发什么?”

    雪渊避开初筝的视线:“没什么。”

    小东西不对劲啊。

    之前一直嚷着饿。

    最近就没听他说过饿,还总躲着自己……

    初筝挑起雪渊下巴,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亲下去。

    雪渊脑中紧绷的弦,咔咔的断裂,脑中只剩下面前这个人。

    他呼吸渐渐沉重,眸光逐渐迷离,胳膊环住初筝的脖子,初筝压在他身上,两人间的距离,顿时被挤压得密不透风。

    “你发情了?”

    “没有!”雪渊猛地惊醒:“你胡说!”

    “那就是了。”初筝笃定。

    “……”胡说!

    初筝手指挑开雪渊额前的碎发:“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你不用藏藏捏捏。”每个物种都会有这方面的需求,这只是一种本能,很正常。

    雪渊:“……”

    初筝亲他一下:“还在发情期?”

    雪渊想松开手,初筝却按住他,好像他不回答,她就不会放过他。

    雪渊被迫点头,耳尖滚烫,心底莫名的有一种羞耻感。

    他不碰到她的时候,心底只是有些烦躁,可是只要碰到她……不,只要看见她,他就觉得自己想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事。

    初筝微微撑起身体:“想交……要吗?”

    雪渊咬紧牙,突然翻身,两人位置巅转,炙热的吻落下,急切的开始攻城略池。

    山洞里幽光寂寂,暧昧的喘息逐渐响起。

    -

    雪渊趴在边缘,露出的胳膊和胸膛上,隐约有些痕迹。他忽然翻个身,撑着身子瞧躺在里面的人。

    念及刚才的事,雪渊忍不住磨了磨牙。

    她竟然把自己压在下面!

    好气!

    “你睡了吗?”许是刚经历过不可描述的事,少年的声音更软,无意间透着几分媚意。

    那种他不需要刻意,只是一个音节,就能让人浑身酥软,沉浸在他的声音中的魅惑。

    他是狐族,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本事。

    初筝声音很轻:“还想来?”

    “……”雪渊翻个白眼:“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初筝侧身,缓慢睁开眼,看着他。

    少年面若桃红,被子搭在腰间,墨发散开,将他身体遮挡得若隐若现。

    即便只是安静的面容,眉宇间也似乎藏着几分媚态,看他一眼,就会让人热血沸腾,一个眼神,勾得心尖都在痒,为他做什么都可以。

    以往雪渊总是收敛着,此时他没有任何收敛,肆意的发挥着属于狐族的天赋。

    初筝冷静的咬着舌尖。

    “你为什么看上我了?”

    “因为我是好人。”

    “噗。”雪渊直接笑出声,很不客气的道:“你说外面那只老虎是好人我都相信,你是好人,这个世界就没好人了。”

    这臭不要脸的算什么好人?

    骗鬼呢!

    初筝:“……”

    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

    我怎么不是了!

    “我对你不够好?”初筝语气凉了几分。

    “这跟你对我好不好没有关系。”少年轻哼一声:“反正你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我刚才还帮你解决你发……”

    少年猛地伸手捂住她的嘴,恼怒的瞪着她。

    她怎么什么都敢说!

    少年微微鼓下腮帮子:“不许提这个!”

    初筝嘴被捂着,但不影响她说话,不过声音有点沉:“为什么不能提,不是我帮你解决你发……”

    “你还说!”少年怒:“再敢提这事,我就……”

    “如何?”

    “不给你摸我尾巴!”

    提到尾巴,初筝眸光亮了下,她靠近雪渊:“雪渊……”

    雪渊蹭的一下退开,警惕的道:“本尊累了,本尊要睡觉!”

    “你睡你的。”初筝将他拉回来:“乖一点。”

    “不要。”雪渊很是抗拒。

    抱着他还想他的尾巴。

    没门!

    不给!

    尾巴是他的,他不露出来,他就不信她能摸到!

    然而雪渊小看初筝无耻又幼稚的程度。

    他就不明白,她是怎么顶着那么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一本正经的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