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413章 无上仙途(1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413章 无上仙途(1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青霄脸色铁青的盯着初筝,好像要从她脸上盯出朵花来。

    这个初筝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她不是这样的。

    “这是不是鬼侍?”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道一句。

    鬼侍?

    这两个人,凉现场的气氛都变得古怪起来。

    “你们看那个人脖子。”有人指着其中一个人的脖子:“这就是鬼侍。”

    不止这一个,另外一个人也有。

    脖子上的纹路一模一样。

    鬼侍只是一个称呼。

    最开始出现,是在魔族中。

    魔族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控制住修道中人,炼制成自己的鬼侍。

    用来战斗,打探消息。

    传闻高级鬼侍,和常人无异。

    然而魔族和神族和解已久,两族互不相干,甚是和平。

    鬼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御魂术。”雪渊忽然出声,语气傲慢不屑:“连这个都不认识了,你们是越活越回去啊!”

    雪渊的声音,将众人的视线集中在他身上。

    刚才小狐狸窝在初筝怀里,没有抬头,从他们的方向看,初筝就是抱着黑乎乎的一团。

    此时雪渊抬起头,露出毛茸茸的耳朵和那双火红的眸子。

    “黑狐!”

    初筝:“……”

    她抱紧小狐狸,警惕的看着对面的人。

    休想觊觎我的毛……我的好人卡!

    这是我的!!

    “御魂术抽离灵魂驱使,主人和被驱使的那傀儡身上,会出现相同的纹路。傀儡一般是在脖子,主人一般是在手腕,一看便知这两个人是谁指使。”

    雪渊完全不在意对面人的视线。

    小狐狸拿爪子推开初筝的袖子:“她手上可没有。”

    白皙的皓腕上,毫无瑕疵。

    初筝倒是没想到,小狐狸知道得还不少,不过不用她费劲说话,挺好。

    没有白养他。

    雪渊爪子指着夕兰:“该她了。”

    众人都没听过御魂术。

    他们只知道魔族的鬼侍……

    夕兰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

    缩在青霄怀里,没敢接话,脑中极快的想着办法。

    “怕了?”雪渊冷笑:“这两个人是谁的,你只需要撩起袖子,看一眼就清楚。”

    夕兰掐着自己手心,雪渊说得都对,她要是真的拿出来……

    她敢直接将那两个人推给初筝,就是料定没人会知道御魂术。

    然而她忘了洪荒时期就存在的凶兽——黑狐雪渊。

    “我们都没听过,你说是就是?”

    有人出声。

    “就是啊,这不是你自己说了算吗?他可是凶兽,他的话能信?”

    “大家不要被凶兽蒙蔽。”

    雪渊冷哼一声,少年音带着傲慢:“本尊堂堂的上古凶兽,用得着骗你们这群老不死的。”

    “……”

    论起来,作为上古凶兽的黑狐……怕是比他们年纪大得多哦!

    叫他们老不死的。

    你自己是个啥?

    上古老不死的?

    “夕兰,给他们看一下。”青霄从身到心都相信夕兰,他不信夕兰会对自己撒谎。

    夕兰视线低垂,紧咬着唇瓣。

    “我……夫君,这么多人……”夕兰似窘迫一般。

    “就看个手,又不看你胸,怕什么。”初筝冷冰冰的道。

    众人:“……”

    小狐狸瞄初筝一眼,这说得也太直接了吧?

    “我……”

    夕兰心底焦急。

    小狐狸舔着自己的爪子:“不敢给我们看,这两个人就是你的咯。”

    夕兰:“……”

    “夕兰?”

    初筝突然闪身上前。

    青霄反应过来的时候,初筝已经拉住夕兰的胳膊。

    夕兰瞳孔瞪大,试图挣开初筝的控制。

    然而初筝二话不说,上手就将她袖子撩起。

    和那两人毫无二致的纹路横陈在她手腕上,暴露在众人眼皮子地下。

    “啰嗦。”瞎哔哔半天,一点实质进展都没有,这不就简单多了!

    初筝冷漠的扔开夕兰的手。

    闪身退回原地。

    速度快得好像她没动过一般。

    夕兰慌张的拉下袖子,盖住手腕,眼底闪过一缕暗恨,但更多的是慌乱。

    她现在该怎么办?

    “夕兰仙子……”有人震惊的看着她:“你……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鬼侍?”

    他们不知道御魂术是什么。

    但是鬼侍他们清楚。

    这是魔族才会的东西。

    神族没有一个人会。

    夕兰怎么会?

    虽然魔族和神族相安无事多年,可是魔族对于神界来说,一直是个隐藏的隐患。

    这事和魔族扯上关系,他们就不得不重视。

    “我……我不知道。”夕兰泪眼朦胧,她抓着青霄的衣襟:“夫君,你相信我。”

    “你别急。”

    青霄安抚夕兰。

    夕兰梨花带雨:“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是她陷害我。”

    夕兰突然指向初筝。

    初筝:“……”

    又是我!

    怎么又是我!

    你不能见我弱小无助可怜就欺负我啊!

    夕兰柔柔弱弱继续道:“她突然过来抓我,我手上才出现这个东西……”

    初筝打断她:“既然没有,之前你怎么不亮出来?”

    “这么多人,我怎么能……那么不知羞耻。”夕兰苍白的脸颊上,染上羞恼之色。

    好像初筝把手腕当着这么多人亮出来,就是不知道羞耻一般。

    初筝摆着一脸的正经:“身体不过也是大道的一部分,有何不能看?当神仙这么久,还为这点凡尘俗世所扰,如何能成就大道。你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是怎么修道飞升成神,走后门吗?”

    众人:“……”

    总感觉她在胡说八道,然而让人找不到反驳的话。

    雪渊:“……”

    要不是知道这臭不要脸的一直逼自己的吃草,说是对身体好,他现在就要信了。

    夕兰张了张唇,半晌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好像她说自己没有觉悟就是走后门。

    承认自己有觉悟,又会被扣上被凡尘俗世所扰,不配为神……

    夕兰藏在袖子底下的手,狠狠的攥紧。

    不对。

    自己好像被带歪了。

    夕兰猛地抬眸,泪眼婆娑的对上初筝清冷淡漠的眸子,她刚打好的腹稿,忽然间又卡在喉咙里。

    “夕兰仙子,这两个鬼侍是你的?”

    “不……”

    “不是你的是谁的,证据在你手上。”初筝友好贴心的提醒。

    “是你……”

    “我还能给纹上去?”初筝冷漠脸:“你这么高看我,我要不要谢谢你。”

    “你刚才碰到我。”夕兰强行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