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97章 天降福宝(完)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97章 天降福宝(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哥哥,哥哥。”

    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摇摇晃晃的朝着一个小男孩跑来。

    小团子一把将他抱住。

    他仰起头,眸子里闪着明亮的光泽:“哥哥。”

    小男孩约莫七八岁,明明还是个孩子,却绷着一张脸,老气横秋的样子。

    他有些不喜的推开小团子。

    “别碰我。”

    小团子像八爪鱼似的,掰开他一只手,他另一只手又缠过来。

    “哥哥,哥哥,玩儿,跟我玩儿。”小团子奶声奶气的道。

    “不要。”小男孩儿很不耐烦:“走开。”

    小团子依然不放弃,抓着他的胳膊晃:“哥哥,跟我玩儿,哥哥跟我玩儿。”

    “楚雾,我和爸爸要出去,你陪着你弟弟哦。”

    不远处有一个女人冲他喊。

    “要好好照顾弟弟,听见没有。”

    楚雾皱眉,显然不想答应。

    但小团子眼巴巴的瞅着他,而那边的女人喊完就走了。

    “哥哥,玩儿。”小团子晃着他胳膊。

    “你好烦。”

    “哥哥。”

    “别叫我。”

    “哥哥,哥哥……”

    楚雾一直很讨厌楚然。

    因为他总是缠着自己。

    不分场合的出现。

    打扰他做自己的事。

    每次被他凶完,楚然总是要哭不哭的跑掉,没过两分钟又跑了回来。

    楚雾将楚然带回别墅,不顾楚然哭闹,将他扔给佣人,蹭蹭的上楼。

    走到楼梯拐角,被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都摔在楼梯上。

    “小雾你没事吧。”

    佣人惊呼着跑上来。

    楚雾膝盖被磕破了,渗着血。

    他从小到大,总是会各种倒霉,楚雾已经习惯了。

    佣人将楚雾抱下楼,放在沙发上。“都流血了,我去找药来。”

    小团子完全忘记楚雾不配他玩的伤心,立即围过来,眼角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花,奶声奶气的问:“哥哥,你疼不疼。”

    “不疼。”

    “然然给你吹吹。”

    小团子朝着他膝盖吹气。

    有些凉。

    酥酥痒痒的。

    小团子雪白的腮帮子鼓起,整个人都透着可爱。

    小团子吹着吹着,忽然伸手抱住楚雾,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那叫一个伤心。

    楚雾都被他吓到,没有像以往那边直接推开他。

    佣人闻声过来,见此场景苦笑不得。

    楚然不肯放开楚雾。

    佣人怎么哄都没用。

    “小然,让姨姨给哥哥擦药药好不好?哥哥不擦药药会疼的。”

    楚然吸了吸鼻子:“不要哥哥疼。”

    “那小然先放开哥哥好不好?”

    楚然继续吸鼻子:“好。”

    楚雾依然不喜欢楚然,他太烦了。

    但是楚然丝毫不自知,整天哥哥长哥哥短的追在他后面……

    “呼……”

    楚雾从床上坐起来。

    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楚然,怎么忽然梦到他了?

    楚雾平复下心底的情绪。

    柔软的胳膊环过他的腰,将他拉回去,女生抱着他,轻蹭两下,继续睡。

    楚雾睡不着,但是怕吵醒初筝,躺着一动不动。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是初筝的手机。

    她拉着被子,往脑袋上盖。

    楚雾赶紧将手机拿过来。

    “您好,请问是初筝女士吗?”

    “……有事吗?”

    对面的人明显愣了下。

    “您是?”

    “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是这样的,我是梵麓庄园这边的经理,您能不能转告初筝女士,让她今天到别墅这边来一下。”

    梵麓庄园……

    楚雾微微捏紧手机:“出什么事了?”

    “这……”

    -

    楚雾卖掉的那栋别墅,闹鬼的事,一直没有消停。

    保安以前只是看见别墅里面有光,现在却能听见声音,偶尔还能看见一晃而过的影子。

    现在保安队都不敢上班了。

    梵麓庄园这边是在没办法,这才给初筝打电话。

    初筝跟着楚雾进去。

    他推开保安说出现异常的那个房间。

    “这是我弟弟的房间。”楚雾声音压得低。

    “你有弟弟?”初筝靠着墙,散漫的打量着房间。

    “嗯。”楚雾走进房间,站在空荡的房间里:“他叫楚然,比我小五岁。”

    “他怎么了?”

    “死了,意外。”

    本来……

    该死的人是他。

    那是他十二岁的时候,楚然七岁。

    父母结婚周年纪念日,邀请人去游轮上玩儿。

    楚雾不喜欢这些烦杂的声音,所以正式见面结束后,一个人离开。

    楚然依然像个小跟屁虫似的,哥哥的叫着,一路跟着他。

    后来发生意外,是楚然突然推开他……

    他就那么看着楚然倒在血泊中。

    楚然的死,给楚雾父母打击很大。

    特别是楚母。

    他们搬家到梵麓庄园,也是怕楚母睹物思人。

    然而楚母竟然把楚然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在这里给他准备了一个房间。

    和原来的房间一模一样。

    楚母精神状况极其不好,楚父没办法,不顾楚母的阻拦,将楚然整个房间搬空。

    就这样,楚母的情况逐渐好转起来。

    也是从那以后,楚父楚母对他的要求格外严厉,也不管他喜欢,他想做什么,他必须按照他们的规划走。

    好像……

    是在责备他。

    楚雾有时候也会想,他可能真的是一个凉薄至极的混蛋。

    “我们在这里等等吧。”楚雾道:“看看是什么……”

    自从楚然死后。

    他就一个人搬出去住了。

    “嗯。”

    两人在房间等着。

    从天亮等到天黑,再从天黑等到天亮,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楚雾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宝宝……走吧。”他声音有些嘶哑,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嗯。”

    楚雾先出去,初筝走在后面。

    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回头。

    房间角落里,站在一个孩子,他身形有些缥缈,像随时都会散去。

    那孩子格外漂亮,像橱窗里精雕细琢的娃娃。

    他抬起手,冲初筝挥手。

    白嫩的脸上带着笑。

    “姐姐我要走了,你替我好好照顾哥哥。”

    小孩的身形开始涣散。

    他一直在笑。

    目光追随着渐渐远处的那个身影。

    初筝微微侧身,让他看得更清楚一下。

    “谢谢。”

    “宝宝?”

    初筝退出房间,关上房门。

    她或许明白便宜导师说的交易是什么。

    有人愿你一世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