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92章 天降福宝(3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92章 天降福宝(3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面前的画面消失,她依然站在医院的走廊上。

    少年依旧倚在旁边。

    初筝看完神情也没有任何波动,少年眸光忍不住深谙起来。

    这个小家伙……

    初筝睨着他:“你找人做的?”

    那些雾气是什么初筝不清楚。

    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点像桑梦之前……

    “初筝,我是天使,不会做这种事。”少年无辜的指了指上面:“规则不允许。”

    也就是说。

    如果规则允许,他也许就会做。

    初筝确实知道这一点。

    如果没有规则,拥有非凡力量的天使,岂不是会称霸人间。

    “人类连自己的心都无法坚定,喜欢上他们,无疑是自讨苦吃。”少年朝着初筝伸出手:“初筝,你的任务已经完成,跟我回去吧。”

    他身为天使导师,如果天使滞留在下面,他也会受到惩罚。

    初筝语气有些凶:“我最后说一遍,我不会跟你回去。”

    “你不跟我回去,就再也回不去了。”

    “哦。”

    回不去就会不起呗。

    反正她也不想做什么天使。

    “初筝!”

    少年忍不住拔高音量。

    初筝心底烦躁,后面的背景似乎都在往外冒着‘做掉做掉做掉’的弹幕。

    初筝毫无征兆的动手。

    两人在走廊上过上招,银光自从初筝袖间闪过,游蛇一般,窜向对面的人。

    -

    砰——

    医院外墙突然炸开,飞溅的水泥和灰尘中,有一个人砸了下来。

    少年狼狈的从碎石中站起来。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抬头往上面看去。

    初筝站在上面,一脸冷漠的看着下面。

    少年似乎察觉到什么,身体猛的透明,翅膀在他身后展开,一扇翅膀,飞到空中。

    巨大的翅膀煽动,阳光仿佛在他身上打上一层圣洁的光环。

    “初筝,你会后悔的。”

    少年扔下这句话,煽动翅膀,隐进云层。

    “后悔……”初筝心底冷笑。

    后悔就后悔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后悔完又是一条好汉!

    李民航赶到案发现场,瞧见初筝,心惊胆战的上前:“老、老板,发生什么事了?”

    “这墙不结实,换。”

    初筝扔下这句话,开着社会大佬的气场离开。

    “……”

    老板这是干了什么啊?

    李民航往外面看一眼,发现下面不少人都望着这边。

    他连忙缩回去,叫人下去收拾了烂摊子。

    “哎哟。”

    李民航走得快,没注意到前面,撞到了人。

    “李副院长,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呢?”

    年轻医生将李民航扶稳。

    “哎。”

    李民航叹口气,一脸便秘的走了。

    年轻医生:“???”

    他往刚才李民航过来的方向看去。

    豁然看见那个大缺口。

    这是……有人医闹,把医院的墙给炸了吗?!

    -

    【小姐姐你不回家看看好人卡吗?】王者号实在是忍不住出声。

    她就这样把好人卡扔在……不对,绑在家里,合适吗?

    这个时候,正常人应该在好人卡身边嘘寒问暖,做一个好人。

    她可倒好,不嘘寒问暖就算了。

    还把人绑了。

    试问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吗?!

    小姐姐黑化起来,好人卡这个在黑化边缘疯狂试探的小可怜算什么啊。

    “绑着跑不了,合适。”初筝理直气壮:“我现在去把麻烦解决掉。”

    不然后面又是乱七八糟的麻烦。

    【……】

    王者号唉声叹气,觉得自己的命真的好苦。

    它要怎么和隔壁系统吹?

    它自己都吹不下去了。

    初筝在医院查了那个人的资料,上面有住址。

    不过……

    初筝瞅着横七竖八的小胡同,她应该走哪条路?这长得好像都一样……

    这种小胡同,地图都拿它们无可奈何。

    初筝看看四周,夜色正浓,空档的路口,没有看见活的生物。

    她伸出手在空气里乱点,最后选中中间那条。

    运气不好,不是她要找的地址。

    她走出来,继续点……

    一条小胡同一条小胡同的找过去,终于让初筝找到了。

    初筝站在破旧的木门外,深呼吸……

    吱呀——

    木门打开,一盆水毫无征兆的泼出来。

    初筝快速闪开,那口气卡在喉咙里,呛得她差点咳嗽起来。

    “啊!”

    初筝还没表示自己被吓到,反而是门口先响起叫声。

    初筝憋住咳嗽的欲望。

    冰冷的目光,移向木门的方向。

    门口站着一个体型稍显丰腴的女人,正心有余悸的看着她。

    许是看清是人,女人立即出声:“你站在我家门口做什么?大晚上的,你想吓死我啊?幸好我没心脏病。”

    “这是田胜利家?”想咳嗽,忍住,忍住。

    初筝深呼吸,将喉咙的痒意憋回去。

    女人狐疑的打量初筝。

    大晚上的,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找到家门口来……

    “你干什么的?找我们家老田做什么?”

    女人看初筝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宛如初筝是一个找原配撕逼的小妖精。

    初筝被这个解读吓到了。

    更想咳嗽……

    初筝放在兜里的手,握紧衣裳。

    不行。

    忍不住了。

    于是在女人狐疑警惕的视线中,初筝突然转身,极快的离开。

    女人:“……”

    这条巷子极窄,初筝拐个弯,女人便看不见了。

    她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

    老田这个王八蛋,又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人家小姑娘都找上门来了……

    女人越想越不对。

    正准备进去找田胜利算账,就见刚才急匆匆离开的女孩子,又转了回来。

    “田胜利在家吗?”

    女孩子声音清冽,在夜色里无端的流转,无端的让人觉得寒气侵体。

    她问得直白又冷漠。

    女人直接愣在原地:“你……你找我家老田做什么啊?”

    “有点事问他。”初筝摸出一沓钱。

    看见钱,女人眼睛顿时一亮。

    丢掉手里的盆,双手来接,生怕晚了初筝就会收回去似的。

    女人见钱眼开,一边数钱一边带着初筝进去。

    “我家老田在喝酒,我给你叫去啊。”

    “老田,老田!”

    “啊——”

    初筝听见女人的惨叫,三步并作两步进去。

    女人吓得瘫软在地上,而在她一米远的地方,躺着一个口吐白沫,脸色青白,已经失去生命力的男人。

    地上乱七八糟的横陈着空酒瓶和烟蒂。

    屋子里有一股难闻的农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