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85章 天降福宝(2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85章 天降福宝(2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褚总,您在家吗?”

    “褚总?”

    助理见门没关,小心的推开门。

    屋里光线暗沉,无端的给人带去压抑。

    助理咽了咽口水,视线扫过客厅,看见地上碎裂的瓷器和已经干涸的血迹,脸色顿时一变。

    这怎么跟凶杀案现场似的?

    褚总不会被人给……

    “褚总?”

    助理叫半晌,没人回应,他看看客厅里的场景,心底直打鼓。

    客厅的血迹呈拖拽痕迹,往楼上去了。

    助理深呼吸,在客厅找到一根棒球棍,拎着上楼。

    “褚总……褚总您在吗?”

    “褚总?”

    走廊上只有助理的声音,阴暗幽深的环境,让助理心底发毛。

    他跟着血迹,一路走到书房门前。

    助理颤抖着手,推门。

    “褚……总?”

    助理第一眼没看见人,第二眼就看见倒在地上的褚戊。

    他手中的棒球棍掉在地上,三秒钟后,拔腿奔过去。

    “褚总,褚总,您没事吧?”

    褚戊被送到医院。

    医生检查一遍,说没什么大事。

    助理吓得不轻,褚戊身上全是血,他差点以为褚戊死了。

    “嘶……”

    “褚总你醒了。”

    守在床边的助理,立即上前。

    褚戊眼前模糊,好一会儿才看清。

    “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助理道:“褚总,发生什么事了?”

    褚戊想到自己经历过的事,激动的抓着助理的手:“报警,报警……不,不能报警。”

    “褚总?”助理懵逼,到底是报警还是不报警?

    “没事,我没事。”

    “……”

    助理担心不已。

    这瞧着可不像是没事。

    褚戊神情有些恍惚,一惊一乍的问:“公司没事吧?”

    “没事啊。”助理道:“就是一直打不通您电话,我就过来找您,真的不用报警吗?”

    听见公司没事,褚戊松口气。

    “不用,你先出去。”

    “……好的。”

    助理离开房间,褚戊瘫软在病床上,手背搭在额头,阴沉的眼神盯着天花板。

    褚戊身体虽然没有大事,但还是需要养着。

    “褚先生,不好了,出事了。”

    助理连门都没敲,直接闯进来。

    褚戊心头一跳:“出什么事了?”

    助理急急的道:“有人传咱们公司的婴儿奶粉有致癌物。”

    褚戊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来的路上,接到上面的电话,要对我们进行检查。”

    褚戊极快的镇定下来:“别慌,我们的奶粉没有问题,不怕检查。”

    “可是这消息传出去,就算最后真的没有问题,也对我们的不利。”

    现在婴儿这一方面的东西,一沾上就完了。

    褚戊这些天的不安,此时仿佛得到印证。

    褚戊在医院待不下去,带着助理赶回公司。

    上面的人已经到了,要对他们的产品进行检查。

    上面部门说话,褚戊哪里能拦着。

    让人先压住网上的消息,陪着人去进行检查。

    褚戊本来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是当结果出来的时候,褚戊就傻眼了。

    网上的消息也是瞬间爆发。

    网友们的谴责讨伐,如雪花片似的飞来。

    熟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奶粉的事还没出个结果,子公司的药品也出现问题。

    “怎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褚戊气得砸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站着的人瑟瑟发抖。

    “褚总……我们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跟我说不知道,我花钱请你们来做什么的?!”

    “褚总……”他们真的很无辜,他们的产品是没有问题的。

    “褚总,我觉得是有人搞我们?”有人出声。

    褚戊当然知道是有人搞他。

    “是谁,我要知道这个人是谁!”褚戊拍桌子怒道:“你们跟我在这里说,有什么用?去查啊!查清楚是谁陷害公司!”

    “还杵着干什么,还不去!”

    办公室的人,如获赦令,迅速离开办公室。

    褚戊撑着桌子喘气。

    难道没有守护天使的翅膀,他就真的什么都要失去?

    桑梦……

    桑梦到底在哪里!

    褚戊公司陷入四面楚歌中,民众舆论和上面的压力,不断的冲击着公司。

    偌大的产业,开始摇摇欲坠。

    庞然大物倒下的时候,四周寄生的虫子,便开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一拥而上,将其吞灭。

    -

    阳光落在阳台上,越过玻璃窗,倾泻进里面。

    落地纱随风拂动,在地面投出阴影。

    沙发上,拥有纯白羽翼的女孩,慵懒的躺着,翅膀被他压在身上,沙发在翅膀的衬托下,无端的小了一圈。

    她怀里抱着雪白的小团子,和她的翅膀几乎融为一体。

    “喵~”

    小团子软软糯糯的叫一声。

    “叫什么。”初筝没好气的道:“你铲屎的还没回来。”

    “喵~”

    福宝用脑袋拱初筝。

    “别叫。”初筝凶它。

    “喵~喵~”福宝饿得直叫。

    初筝索性松开它,抱着自己的翅膀尖,冷漠的看着福宝跳下去,在自己的饭盆那里嗅来嗅去。

    初筝被它叫得烦,翻身背对着它。

    楚雾开门进来,小团子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围着他脚边可怜巴巴的叫。

    他连忙去给福宝投喂。

    然后走到沙发边,他先看一会儿,确定初筝没有睡,这才将她转过来:“怎么不喂它?”

    “为什么要喂?”

    “它饿了。”

    “我也饿了。”初筝理直气壮。

    “……”

    楚雾顿时说不出话。

    他脱下衣服,一边挽袖子一边问:“我不是告诉你,今天突然有一台手术,所以要回来晚一点,让你叫外卖吃吗?”

    “外卖不能送进来,我得下去拿。”初筝冷漠脸:“我怎么出去?”

    出去吓死他们,然后让人来把我拖去解剖吗?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翅膀一直收不回去,守护天使的能力也没有回来。

    自然不能隐身什么的。

    她现在就是个长着翅膀的……鸟人?

    好愁哦。

    小东西一摸她翅膀,她就想把小东西压在身下好好宠爱一番。

    愁死个人。

    “……抱歉。”楚雾听初筝那么一说,心底顿时涌出愧疚,在她额头亲一下:“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

    楚雾进厨房去准备吃的。

    初筝从沙发上坐起来,抱着她的翅膀尖,走到厨房门口。

    她倚在门口,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男人。

    楚雾回头,见她站在门口,嘴角忍不住扬起细微的弧度:“马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