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81章 天降福宝(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81章 天降福宝(2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爷被这变故惊得不敢出声,躲在客厅角落。

    桑梦想翻身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脚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绑住。

    她看不见东西,只能从手腕上,感觉到那冰冷的触感。

    这是什么东西……

    桑梦身体猛的被拉拽起来,贴在破损的楼梯栏杆上。

    此时不仅仅是手腕,整个身体,都有那种冰冷的束缚感。

    桑梦越是挣扎,束缚她的东西,就缠得越紧。

    手腕处已经猩红一片,鲜血滴落,砸在地上,洇成一朵朵血色的花。

    “初筝!”

    桑梦气急败坏的怒吼。

    “嗯?”底下的人微微抬眸,认真又严肃的看着她:“怎么了?”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无敌的寂寞无人能懂。

    哎。

    桑梦对上初筝平静冷淡的视线,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怎么了!?

    她竟然问自己怎么了。

    “你到底是谁?”

    失去翅膀的天使,怎么还会有这么厉害?

    不可能。

    她是谁……

    “你刚才不是叫了我的名字,你健忘?”

    “这是病,得治。”她微微一顿:“赵爷,你说是吧?”

    突然被点名的赵爷,对上女生投过来的视线,整个人都哆嗦一下,寒气从脚底窜上脑门。

    他到底招惹到什么人了!

    活过大半辈子,赵爷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即便是桑梦这样,有着不一般能力的人,他都没有过此时的感觉。

    仿佛自己已经不在人间,坠入无间地狱,即将被处刑。

    赵爷不知道初筝突然问自己做什么,他看看桑梦,又看看初筝,双腿发软,狼狈的扶着旁边,没敢出声。

    初筝也不在意,踩着满地狼藉,走到楚雾那边。

    她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条丝巾,绑在楚雾眼睛上。

    “初筝……”

    “别怕,没事。”

    楚雾感觉眉心上微微一热,接着耳朵里就被音乐充斥,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

    “赵爷,给你一个机会。”初筝站在沙发边,拥着楚雾,不让他看,也不让听。

    “……”

    “帮我把她的翅膀砍下来。”初筝道:“今天的事,就算了了。”

    “翅……翅膀?”赵爷声音颤抖。

    哪里有什么翅膀啊?!

    桑梦惊得大吼,声音都变了调:“初筝你敢!”

    “有什么不敢,你都敢砍我的,我怎么也得还礼。”要做个有礼貌的人。

    礼尚往来是传统美德。

    今天也在努力做好人呢!

    【……】求小姐姐放过好人吧。

    “初筝你……唔唔唔……”

    桑梦忽然不能说话,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唔唔声。

    “吵死了。”

    桑梦的翅膀没有展露出现。

    赵爷自然看不见。

    但很快他就看见那一对黑色的翅膀。

    黑色的羽毛覆盖,柔顺光滑。

    凝视那对翅膀的时候,仿佛能看见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

    虚空忽的飞来一把斧子,砸在赵爷面前。

    赵爷惊醒,身体往后退,双腿一软,直接跌在地上。

    这把斧子,是他收藏的,放在楼上……

    “我给你半个小时,你要是不动手,那我就只能对你动手。”

    初筝冰冷的声音在客厅里流转。

    赵爷整个人都在哆嗦。

    他看着地上的斧子,半晌没敢拿。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五分钟。

    “还有二十五分钟。”

    “二十分钟。”

    初筝冰冷的报时,让赵爷心中紧迫起来,他拿着斧子,颤巍巍的站起来。

    “唔唔……”

    桑梦用眼神威胁赵爷。

    然而赵爷觉得桑梦的眼神,没有初筝可怕。

    根本不用接触她的眼神,仅仅是看她一眼,他就觉得寒意蚀骨。

    那个女人,像站在雪山之巅的王者,漫天冰雪都压不住她傲世万物的冷然。

    -

    混乱的客厅,黑色翅膀染上血迹,被放在客厅中央。

    赵爷拿着满是鲜血的斧子,靠在墙角,哪里还能寻见之前的半分气魄。

    桑梦依然被绑在楼梯栏杆上,脸色煞白如纸,怨毒又憎恨的盯着初筝。

    眼神有实质的话,初筝此时估计已经被戳成筛子。

    桑梦失去翅膀,客厅光线已经恢复正常。

    初筝平静的拿出电话,拨给李民航。

    “我上次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李民航那边有点惊疑:“老板,您找这种人做什么,咱们医院干的是正经事。”

    初筝没回答李民航,而是给他一个地址,让他把人叫到这里来。

    李民航叫的人很快就到,对方看见桑梦和地上的翅膀,狠狠的抽了一口气。

    震惊完之后,就只剩下激动。

    赵爷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是看他们的装扮,应该是某个研究室的……

    初筝扶着楚雾起来,路过赵爷的时候:“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知……知道。”

    赵爷看着初筝带着楚雾离开。

    她的声音徐徐传来:“小心台阶。”

    那么凶残的女人,竟然会如此贴心的提醒一个人……

    赵爷再回想一下,从始至终,她都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楚雾。

    和她这个人的气质完全不搭。

    就像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突然对一只小动物露出柔情的一面。

    -

    直到上车离开,初筝才取下楚雾眼睛上的纱巾,安抚似的亲他一会儿。

    “吓到没?”

    “……”

    他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吓到什么?

    “你把他们怎么了?”楚雾心底有点不好的预感。

    总感觉刚才发生的事,不是那么简单。

    “没怎么。”初筝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回家吧。”

    回家撸猫!

    回家两个字,让楚雾心跳漏了半拍。

    她觉得那是家吗?

    楚雾敛下心底的悸动,还是想问:“他们……”

    初筝压着楚雾,霸道的堵住他的嘴。

    安静一点不好吗?

    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解释起来很累的。

    吓到你怎么办?

    我还想做个好人呢!

    初筝撬开他唇齿,勾着柔软的舌尖,吮吸舔舐。

    楚雾耳根子发烫,被她亲得有些缺氧,想问的话,渐渐沉没。

    脑中只剩下女孩儿时轻时重的亲吻。

    身体如坠云端,沉沉浮浮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

    那声音让楚雾稍微清醒几分,懊恼不已。

    “舒服就叫。”初筝咬着他唇瓣,语气认真:“别憋着。”

    “……”

    楚雾脑中轰的一下炸开。

    白皙的脸颊犹如染上晚霞,瑰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眼底迷离,清冷的眉眼间,透出几分诱惑的妖冶。

    清冷和妖冶两种极端的气质糅合,不显得突兀,反而让楚雾看上去更显得动人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