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20章 裙下之臣(4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20章 裙下之臣(4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摊贩们的吆喝声,行人讨价还价的争议声,汇聚成热闹繁华的画面。

    “你们说殿下这不回去继承皇位,在外面做什么呢?”

    “殿下那是有美人在怀,要美人不要江山呗。”

    “美人?”

    “你没见过?就殿下身边那个红衣男子,比女子还美上三分呢,我是个男的看着都心动。”

    “真有那么好看?”

    “那当然好看了,不然殿下为何不肯回去?你没听说,殿下隔三差五就败家,给那位美人买东西。”

    带着面纱的女子有些仓皇的走在街道上,耳边落进这些话,她眼底闪过怨毒的冷芒。

    这人不是别人。

    正是楚应语。

    东渊现在乱得不行,她幸运躲过君家追杀,好不容易回到这里。

    几个人匆匆从楚应语身边过去。

    “今天怎么也得把殿下请回去,不然女皇陛下要杀了我们。”

    “殿下都不见我们,怎么请啊。”

    “到时候再想办法吧,先过去,不行咱们就哭!”

    “赵礼。”楚应语抓着其中一个人。

    那人疑惑的停下:“姑娘,你认识我?”

    楚应语浑身都脏兮兮的,看着像个难民,声音也有些粗嘎。

    “我是你们殿下。”楚应语急急的开口:“我是楚应语。”

    赵礼神情古怪:“姑娘你没事吧?”

    “我真的是楚应语。”楚应语有些急,为什么不相信她,她真的是楚应语。

    “这位姑娘我们殿下在府中好好的,你不要再胡搅蛮缠,冒充殿下可是死罪。”赵礼觉得楚应语有点神志不清,也不想和她计较,抽出自己的手,冷着脸道:“这次你是遇见我们,再胡说八道,没有好果子吃。”

    “你们怎么不相信我,我是楚应语啊!”

    楚应语拉着赵礼不放。

    两人拉扯间,楚应语的面纱脱落。

    赵礼倒抽一口气,眼底浮现一缕惊恐。

    楚应语猛地松开赵礼,慌张的将面纱戴上。

    赵礼只觉得可怕,趁着这个机会,带着另外两个被吓到的同伴,一溜烟的离开。

    “刚才那个人怎么有点奇怪……”

    离得远了,赵礼才停下,和同伴讨论。

    “那脸也太恐怖了,谁那么狠心,对一个姑娘这样。”刚才他们看见的那张脸,全是伤痕,几乎都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有人愤愤:“殿下也敢冒充,这要是换成别人,早给她一刀了。”

    “估计是脑子有问题,我们还想办法,怎么让殿下回去吧。”

    “殿下真的是太过分了!那个谢枢有什么好的,以前谢枢不搭理殿下,殿下还有点理智,现在谢枢突然变了性子,殿下都快不知道东南西北,连自己的身份都不认了。”

    “谢枢就是个祸水!”

    “说得没错!”

    -

    楚应语逃跑的时候,被君家抓住过一次,这脸就是被他们弄成这样,后来忙着逃命,没有及时治疗,所以变成如今这样。

    声音也被毁了。

    楚应语恨啊!

    这一切本该是君初筝的,凭什么要她来承受。

    好不容易回到这里,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被她取代。

    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成为她的……

    楚应语不断告诉别人,自己是才是楚应语,她才是靖元的大皇女。

    可是所有人都不信。

    大皇女整天败家,偶尔还带着谢枢出来晃一圈,怎么会是眼前这个人?

    楚应语找到一些认识的人。

    大部分人不听她说完就骂疯子,还要让人抓她,说她冒充殿下。

    楚应语被君家抓住的时候,不但毁容,还没了实力,不敢和纠缠。

    而一些人脾气稍微好点的,会多听她说两句,她就挑以前的事说,可是到这个时候楚应语发现,以前自己眼高于顶,压根不怎么在意身边的人如何。

    她只能挑自己让对方出丑的事来说,对方狐疑的让她取下面纱。

    结果就是对方将自己狠狠的羞辱一番,还是要叫人抓她,说她冒充殿下。

    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有个疯女人冒充殿下。

    楚应语根本接触不到初筝,就算她做什么也只能想想。

    一时间楚应语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揭发。

    根本没人听她说什么。

    他们的声音永远大过自己。

    初筝见到楚应语的时候,她已经彻底疯了。

    初筝拥着谢枢,挡住他的眼睛:“想她死吗?”

    谢枢靠着初筝:“你觉得死亡好,还是活着受折磨好?”

    初筝没有回答:“你想如何。”

    谢枢道:“让她活着吧。”

    他受的那些罪,她怎么能以死解脱。

    谢枢拉下初筝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筝:“我是不是好坏?”

    初筝亲他一口:“不坏。”

    好人卡要夸。

    不能反驳。

    他说的都对!

    如果他说得不对,请参考前面几条。

    谢枢拉着初筝的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我心底住着一头恶兽,只有你能困住它。”

    他拉着初筝的手,亲吻她的指尖。

    “不要离开我,不然它就要出来了。”

    初筝指尖有些发烫,她轻轻的颤了下,随后嗯了一声。

    谢枢笑起来,整个人美好得让人移不开眼。

    -

    初筝完成王八蛋不要钱一般的任务,整颗心都累得不想跳,就想好好睡一觉。

    屋子里一片漆黑。

    初筝也懒得点灯,照着记忆走到床边,刚摸到床,就听黑暗里一声细微声音。

    像小野猫突然叫一声,挠得人心里痒痒。

    初筝往被子里面摸去。

    谢枢身体身体滚烫,初筝立即将人捞出来:“生病了?”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生病了!!

    谢枢身上只着单薄的亵衣,亵衣还半开,春光半隐半现,诱人犯罪。

    “好热……”谢枢低喃一声,初筝抱着他,就跟抱着一个火炉似的。

    初筝瞧着他这样也不像发烧,更像是……

    初筝想到那次在船上,他也是这个模样。

    “……”

    哪个狗东西给他吃了药?

    初筝被谢枢亲得没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她欺身而上,将谢枢压在身上亲他。

    谢枢的声音落在初筝耳畔,就像催化剂,让她脑中也轰轰的炸开。

    初筝拥着谢枢,一次一次的将他送到极致。

    好在药效没有上次那么大。

    初筝躺下的时候,被硌了一下,她摸出来一看,目光顿时一冷。

    “小东西,你……”

    谢枢闭着眼,似乎嫌她吵,往她怀里缩。

    初筝:“……”

    好人卡。

    要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