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9章 裙下之臣(4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9章 裙下之臣(4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下,您什么时候跟我们回去啊?”

    “殿下,女皇陛下说我们要是不能让您回去,我们也别回去呀。”

    “殿下……殿下您别关门啊!”

    “殿下!”

    初筝回头,随手操起方升手里的东西,直接朝着准备翻墙进来的人砸过去。

    那边还没翻过墙的人,嗷一声,缩下脑袋。

    刚庆幸躲过袭击,一抬头,更大的东西砸了过来。

    方升:“……”刚才君姑娘扔的东西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我现在去捡回来还来得及吗?!

    初筝砸完人,浑身都透着凶气。

    殿下殿下!谁是殿下!

    她怎么可能在下面!

    呸!

    说几百遍了,她不是楚应语,这群人没完没了,天天到她面前来晃。

    男子轻笑的声音响起,初筝神情一敛,面无表情的看过去。

    男子站在屋檐下,红衣如火,面如皎月,勾唇一笑,便是世间绝色。

    “你笑什么?”

    “没什么。”谢枢敛了敛笑容,乖巧的摇头,眼睛轻轻的眨了眨,努力营造自己很无辜的模样。

    “嗯?”

    女子面容冷淡,那一声‘嗯’都让人听出暗藏的寒意。

    “就是……想起最初见你的时候。”

    初筝朝着他走过去,单手撑着他身后的廊柱:“我如何。”

    谢枢被初筝壁咚在廊柱上,他熟悉的气息侵袭过来,一垂眸便能瞧见初筝修长的脖颈。

    衣襟下的皮肤白皙细腻。

    隐隐约约还能窥见残留在那上面的痕迹。

    谢枢猛地移开视线:“那个时候你突然变了,也是这么凶……”

    初筝:“……”

    凶?

    好人卡竟然说我凶!

    我哪里凶了!

    我对他还不好吗?

    谢枢此时就觉得初筝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凶煞之气,而且是对他……

    “初筝……”

    “唔。”

    谢枢眼前的脸忽然放大,话语被堵回去,他下意识的扫过四周,发现刚才还在四周的人,此时竟然不见踪迹。

    谢枢身体微微往下滑,初筝扶住他。

    “才亲你这么会。”初筝有些不满:“你身体是不是太虚弱了?”

    好人卡怎么越来越弱?

    谢枢:“……”

    谢枢白皙的脸颊透着绯色,让他看上去更加可口。

    初筝打横将他抱起,朝着房间走。

    “你干什么?”

    “抱你回去休息。”初筝一脸的严肃:“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谢枢:“……”

    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来?

    想到就要做,拦都拦不住。

    “你最近没有好好吃饭?”比之前还轻,不行,得多吃点。

    “有好好吃。”

    谢枢低声回答。

    初筝将他放在房间的软榻上:“是么。”

    完全不信。

    初筝给他盖好,谢枢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陪我好不好?”

    “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初筝道:“乖。”

    “我不想吃,我就想你陪着我。”谢枢突然像一个闹脾气的小朋友。

    初筝完全不为所动:“一会儿陪你。”

    初筝不顾谢枢的反应,抽出手,离开房间去拿了些吃的回来。

    软榻宽敞,初筝上去搂着他,拿着点心喂他。

    点心碰到谢枢柔软的唇,他却撇开头。

    “乖一点。”初筝声音压得低,听上去没有那么冰冷,像是在哄着他。

    谢枢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初筝将点心喂进去。

    “那个时候你要是再晚一点醒,我就真的杀了你。”谢枢突然出声。

    “……”但是我确实弄死了你一次。

    这个事情就不用告诉好人卡了。

    万一他不觉得我是好人了怎么办?

    不能让好人卡讨厌我。

    初筝心底微微有些疑惑,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让好人卡讨厌自己,但她就是这么想的……

    好人卡要是讨厌自己,那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好人了嘛!

    初筝极快给自己找到一个理由。

    “你和楚应语不一样。”谢枢还在说:“我那个时候就看出来了,可是我不确定,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初筝突然捏着他下巴,谢枢话音一顿。

    “楚应语碰过你吗?”

    谢枢视线在空中撞上初筝的视线。

    她眼底带着冷意,像东渊的大雪。

    谢枢突然笑起来:“她碰过我又如何?”

    “不如何。”我会把她大卸八块给你赔罪。

    初筝松开他,慢条斯理的整理他的衣服:“所以她碰过你吗?”

    谢枢凑近她,带着点心甜腻的味道:“我的身心都只有你碰过。”

    楚应语倒是想碰他,不过被他以过激威胁过几次后,楚应语就不敢对他做什么。

    “我没碰过你的心。”别乱讲,你的心在身体里跳着呢!我要是碰到,那得多血腥。

    “怎么没碰过?”谢枢皱眉,他的整颗心都是她的,她竟然不承认?

    “没有!”你胡说!

    “你有。”

    “没有!”

    “你有。”

    “没有!”

    “你……”谢枢被初筝压在软榻上,唇瓣被点心堵住,他无辜又气愤的用舌尖将点心推出来。

    不承认也不能这么粗鲁的拿点心堵他啊!!

    初筝却突然低头,点心再次被她推进来。

    谢枢被亲得晕头转向,完全忘记质问初筝的事。

    他有些难受:“初筝……”

    “不行。”初筝盖住他,一本正经的拒绝:“你身体得好好调养。”

    “……”

    那你别亲我啊!

    王八蛋!

    谢枢气得不轻,可他还是难受,目光迷离,带着轻喘。

    初筝拥着他,谢枢咬着她脖子,呼吸一下比一下重,房间里满是暧昧的气息。

    等谢枢平复下来,初筝给他换了一身衣服。

    谢枢像个玩偶娃娃,乖巧又听话。

    “还难受吗?”初筝问他。

    “你离我远点。”谢枢闷闷的道。

    又不跟他……干什么要亲!

    初筝给他披上外套:“我在外面,有事叫我。”

    谢枢点了点头,此时确实需要自己静静,她在这里,自己很快就会失控。

    初筝走到门口,谢枢突然出声:“你别出去,就站那儿,我想看着你。”

    初筝:“……”

    男人都这么善变的吗?

    初筝打开房门,搬了把摇椅躺着。

    一个人不挤。

    舒服。

    想怎么躺就怎么躺。

    初筝惬意的往怀里摸……

    我的小老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