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7章 裙下之臣(3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7章 裙下之臣(3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作死的结果就是被初筝绑了。

    跟我横!

    小东西还嫩了点!

    “痛!”谢枢手腕上被磨出红痕,他脸上还带着些许绯色:“放开我。”

    “不行。”

    初筝面无表情的拒绝。

    初筝给他手腕上垫了布料,再次绑好。

    “你还有谁?”

    “没有。”我那是口误!

    初筝亲他,谢枢闪躲避开:“你把我当什么?你买来的男宠?”

    初筝略带疑惑:“你难道不是我买来的?”

    “……”

    他确实是她买来的。

    在那条船上,如果不是她,自己会是什么结局呢?

    自己应该感谢她。

    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闹?

    重雪夜月倾塌的时候,自己就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少爷,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废物。

    谢枢忽的垂下眼睫,整个人都安静下来。

    初筝有点烦躁,她找不到烦躁的原因,只好把原因归结在好人卡身上,将好人卡反反复复的亲好一会儿。

    谢枢情绪低落。

    他只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一点安全感。

    他不想像失去重雪夜月一样失去她。

    初筝不太喜欢谢枢这个样子,她将他松开,搂进怀里。

    谢枢乖巧的伏在她怀中,墨发挡住他的脸,初筝将墨发拨开,指尖拂过他脸颊:“你乖点,以后我不绑你。”

    谢枢:“……”

    他们的问题是绑不绑他吗?

    不对……

    之前她还打算绑自己?

    “嗯。”谢枢应一声。

    不管她有没有,只要自己还在,就别想有人出现在她身边。

    就算是死,她也只能是自己的。

    谢枢贴着初筝胸口,听她的心跳声。

    他嘴角微微上扬。

    她的心跳只能是为他而跳。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啊。

    -

    外界的风雪越来越大,蔓延速度也更快。

    沈镜云还带着人守在外面,初筝偷偷摸过去听过他们谈话。

    谢枢这个人现在和东渊一体,他的行为举止,都能让东渊陷入万劫不复中。

    初筝听完总结:谢枢不高兴,整个东渊都得陪葬。

    厉害得好人卡。

    初筝觉得挺好的,大不了去下界呗。

    【……】不能对小姐姐要求太高,她没有怂恿好人卡直接把东渊弄完蛋已经很好了,冷静冷静,不能对小姐姐发火。

    “谢公子,再这么下去,整个东渊都会被白雪覆盖,请你停下来。”

    沈镜云整个人虚弱得说话都快听不清了。

    “沈家主,重雪夜月的倾塌,你们沈家也有份,你现在凭什么要求我?”谢枢红衣灼灼,站在沈镜云面前,一个似冰雪,一个似火焰。

    “谢公子,我知道。”沈镜云苦笑:“我父亲已经离世,所以我会替父亲赎罪,这条命,如果谢公子要,我随时愿意给谢公子。”

    “我要你的命何用,能让重雪夜月恢复过来,还是能让我的族人活过来?”

    谢枢嘴角噙着冷笑,一字一顿的道:“都不能。”

    沈镜云看着面前的男子,膝盖弯曲,缓慢的跪下。

    谢枢表情微变,往后退开。

    “谢公子,不管如何,我都请求你停下来,不要让东渊的所有生灵成为重雪夜月。”

    谢枢沉默的看着沈镜云。

    须臾。

    谢枢豁然转身离开。

    -

    初筝在废墟最高处找到谢枢,他坐在边缘,眺望着远方,明明是艳丽到极致的面容,此时却透着落寞哀寂。

    初筝坐到他旁边。

    “没人可以逼你做什么,你喜欢如何就如何。”初筝握住他的手:“我在。”

    谢枢依然看着远方,他喃喃道:“初筝,我停不下来。”

    他没那么厉害。

    他身体的这股力量,他根本控制不了。

    初筝揽着他肩膀,谢枢顺势靠着她。

    “父亲曾教我爱护一切生命,可是……”

    他摊开手。

    “我现在正在伤害无辜的人。”

    他现在和当初的君家有什么区别。

    他现在做梦不仅仅能梦见死去的族人,还有外面的人,他们狰狞又恐惧的看着他。

    谢枢低喃:“怎么办,初筝,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初筝拍着他后背:“没事。”

    谢枢没办法控制,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事。

    谢氏一族已经覆灭,谁也不知道那位真神留下来的力量,到底该如何掌控。

    谢枢的母亲神志时不时清楚,但她也不知道。

    谢枢有时候会和他母亲待在一块,两人各自说着不相关的话。

    初筝站在远处,等得不耐烦就来回走,踢着地上的石头,但自始至终都在。

    谢枢抬眸便能看见她。

    “我的小枢。”

    谢枢收回视线,握住谢母颤颤巍巍的手。

    谢母此时应该是清醒的,一双眼睛特别亮。

    “娘对不起你,是娘的错,如果不是娘非要和你爹在一起,你就不会变成这样,是娘的错。”

    谢枢默不作声的握紧谢母的手。

    谢母摸他的脑袋,带着忏悔和愧疚:“是娘的错,是娘的错。”

    那边,初筝不知何时停下,正遥遥的望着这边,眉宇间冷意渐浓。

    好人卡的脑袋只有我能摸!!

    但是她是好人卡的母亲……

    初筝手指抠着衣服,来回揉搓,衣服都皱了,她才转开头,当做自己没看见。

    谢母也只清醒那么一会儿,很快就不清醒起来,又开始说着胡话。

    -

    初筝让方升等人进来,在废墟里建了房子,毕竟谢枢似乎没有离开这里的意思,她只能先这么打算。

    重要的是在这里,王八蛋没法让她败家。

    初筝好久没摸到天锦鼠,抱着天锦鼠不撒手,连谢枢都不抱了。

    天锦鼠:“……”救命啊!!

    无敌拍着翅膀在旁边幸灾乐祸。

    幸好它的毛不软。

    沈遥夜就是在这‘灾后重建’的环境下回来的。

    沈镜云知道谢枢无法控制这股力量,已经启程回沈家了。

    不知道是想趁这最后的时光和自己族人在一起,还是想回去找办法。

    沈遥夜快步走过来,张口就道:“君姑娘,你带谢公子离开这里吧。”

    “为何?”我觉得这里甚好。

    “去下界,也许会延缓冰雪覆盖的速度。”沈遥夜道。

    这是他想了很久想出来的办法。

    谢枢没有回到东渊的时候,只是天气有些冷而已。

    可自从他回来后,冰雪蔓延的速度就大大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