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1章 裙下之臣(3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1章 裙下之臣(3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初筝骂狗东西,又被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鄙视。

    可想而知君家主的心情有多糟糕。

    在他的结域里,还有人敢如此挑衅自己,君家主也是第一次遇见。

    那就去死吧。

    结域陡然变得危机四伏,仿佛只要走一步,就会踏入陷阱。

    这就是结域的力量。

    结域的主人,可以随意的利用结域进行攻击。

    在这里,他就是主宰。

    初筝脚下轻点地面,身体忽的腾空,飞到半空,磅礴的力量从地面卷起,如龙卷风一般卷向空中的人。

    整个空间都是这样的风,初筝身形在空中移动,只能隐约看见残影。

    她移动没什么规矩,像是在随意的避开那些透着威胁的风。

    女子最后落在边缘,她手掌轻抬,五指猛地收紧。

    银光乍然出现,流光从银线上划过,它们包围在那些龙卷风四周。

    在女子往身前一拽的时候,龙卷风飘散在空气里。

    整个结域陷入安静中。

    -

    结域外。

    楚应语和慕容家主等着这场战斗结束,他们自信,初筝不是君家主的对手。

    楚应语眼底藏着怨毒,最好能让她死在君家主手里。

    这个女人竟然敢和谢枢走得那么近,谢枢是她的!

    他们还没等到结果,反而等来另外一群人。

    最前方的是个男子。

    厚重的白色狐裘将他裹得严丝合缝,面色透着几分病态的苍白,一头银白的长发倾泻身后,随着他走动扬起,这个男人像是从风雪中走出来的神明。

    “咳咳咳……”

    还未走近,便听见男子轻微压抑的咳嗽声。

    楚应语不认识他,但慕容家主认识。

    “沈家主。”慕容家主挑眉打招呼,语气里明显带着不屑:“在遗迹中受那么重的伤,沈家主不在家里休息,怎么还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沈家主心底苦笑。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遗迹里受的重伤。

    实则不然。

    他这身体……

    一天比一天差,沈家怕有人借机发难,这才说他是在遗迹里受的伤。

    “咳咳咳……”沈家主走近,俊逸的面容温润:“多谢慕容家主关心。”

    慕容家主被噎一下。

    谁在关心你啊!

    沈家主在慕容家主面前算得上是小辈,沈老家主已经过世,因此慕容家主并不将年轻的沈家主放在眼里。

    不过到底是三大家族之一。

    当年也一同参与过,慕容家主还是噙着冷笑大度道:“既然沈家主都来了,那不如一起?”

    沈家主以拳抵唇轻声咳嗽。

    “慕容家主,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沈家主这是什么意思?”慕容家主眯起眼,危险的开口:“沈家主你可别忘了,当年的事,你们沈家也有份。”

    楚应语听得一知半解。

    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也不敢随意插话。

    沈家主:“慕容家主,你没有发现,整个东渊都因为重雪夜月的倾塌在发生变化吗?”

    慕容家主皱眉:“只是巧合罢了。”

    “是吗?”沈家主低声咳嗽,那声音轻微,却如重锤一般,击打在慕容家主心底。

    自从重雪夜月倾塌后,东渊确实变得越来越奇怪。

    比如这天气……

    他们进来的时候,飞雪已经蔓延到整个灵骸森林。

    本该是玄兽盘踞的灵骸森林,仿佛空了,没有看见一只玄兽。

    轰——

    空气忽然炸开。

    沈家主被身边的人带着避开,慕容家主因为站的位置不巧,被波及到,在空中翻转两圈才稳住身体。

    楚应语就倒霉了。

    她实力没有慕容家主好,直接被掀飞,砸在不远处的废墟里。

    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君家主从空中跌落下来,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

    而初筝凭空立在空中,不见半分狼狈,清贵无双,如突然临世的帝王一般,睥睨脚下的山河。

    她视线扫过下方,见多了人,瞧见那群人身后的标志:“都到齐了。”

    当初覆灭重雪夜月的人,都来了。

    一家人果然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慕容家主心底惊骇。

    君家主在自己的结域里面竟然输了……

    君家主吐出两口血,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站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她:“你、你是当年那个孩子!”

    初筝冷漠脸:“什么孩子,我不是。”

    不管说什么,先否认再说。

    “你的玄气是无色的。”君家主咬着牙:“我不会认错,你竟然没死。”

    “你之前还想弄死我?”初筝听到重点。

    狗东西咋不上天呢!

    “无色玄气?”慕容家主也听见君家主所说,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你到底是谁?!”君家主质问。

    初筝冷漠脸:“我说过,你们记忆不好,还是理解能力不好。”

    “你是君初筝,那她是谁!?”君家主指着一旁满头雾水的楚应语。

    “楚应语。”初筝平静道:“靖元国大皇女。”

    靖元国……

    这是下界的国家。

    东渊的人将那边统称为下界。

    “你胡说。”楚应语反驳:“父亲,她在骗您,我不认识什么楚应语。”

    靖元国的大皇女能和东渊比吗?

    自己绝对不能承认。

    君家主目光在楚应语和初筝身上徘徊。

    “君家主,不知可否听我一言。”沈家主忽然出声。

    君家主没吭声。

    沈家主便当他同意:“当年的传闻我听过一些,传闻那个孩子能颠覆东渊,然而异象降临的时候,君家并没有孩子降生,没人找到这个孩子,这个传闻便成了一个不实的谣言,无人再提。”

    初筝:“……”

    还有这么一出大戏在里面?

    我这么厉害的吗??

    二十年前,君家天降异象,有人预言乃君主降生,东渊将因此人颠覆。

    然而君家当时并没有人生下孩子。

    但是君家有一对借住的夫妇,恰好生下一个孩子。

    这个被预言为能颠覆东渊的孩子不是君家的。

    君家会做出什么事来?

    此时君家主看见这个本该死去的人,心情格外复杂。

    不仅仅是因为初筝,还因为楚应语,这两个人的容貌为何一样?这不可能是巧合……

    沈家主继续道:“我机缘巧合下,还知道一些事情,说给诸位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