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9章 裙下之臣(3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9章 裙下之臣(3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笑话,直接笑出声。

    “君姑娘,你开玩笑也得有个度,我一个废人,怎么会力量失控。”

    他要是有力量,还能落到如今的地步?

    然而马车里很是安静,就连一向扑腾的无敌,此时都安安静静的蹲在角落。

    天锦鼠眸子里除了同情就只剩下同情。

    这个好看的小人真可怜。

    同病相怜啊。

    沈遥夜也是一脸沉重的看着他。

    谢枢看向初筝,漆黑的瞳孔里如泼了最浓的墨,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寒凉。

    初筝将他脑袋按在肩膀上:“没事,别怕。”

    “谢公子。”沈遥夜道:“你不知道你身体里有什么吗?”

    谢枢忽的将脸贴近初筝,没有回答沈遥夜。

    沈遥夜眸光微闪,缓缓道:“传闻重雪夜月拥有号令天地力量,五年前,君家联合另外两家,想要得到这个力量,所以重雪夜月覆灭。”

    谢枢伸手抱住初筝的腰,嘲讽出声:“如果重雪夜月真的有这样的力量,又何必覆灭。”

    “是啊。”沈遥夜低语一声:“三大家族的人,没有在重雪夜月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他顿了顿:“但现在瞧来,应当在谢公子身体里。”

    谢枢露出一只眼睛,黑沉的眸盯着沈遥夜:“你想要?”

    男子整个人被裹着,只露出一个脑袋,此时大半的脸都埋在初筝肩膀上,露出一只黑沉沉的眸子,着实有点骇人。

    沈遥夜后背升起阵阵凉意。

    这个马车里,一个姓君,一个姓沈,算起来都是他的仇人。

    但沈遥夜没有参与那件事。

    当时他和沈家的关系很僵,如果不是因为……他也不会关注这件事。

    而且他跟着初筝,也只是为了元灵金丹。

    “你的东西谁也拿不走。”初筝拍拍他后背,语气平淡却带着笃定的安抚:“我在,别怕。”

    谢枢身体微微一僵。

    他闭上眼,更是抱紧初筝。

    谢枢,你贪恋现在的这点温暖,也许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可是他不敢松开她啊。

    她是自己仅能抓住的一点温暖。

    她对自己太好了。

    好到他快忘了自己是谁。

    她是谁……

    “我……真的杀了很多人?”谢枢小声的问。

    “嗯。”初筝小脸绷得严肃,完全无法让人怀疑她在胡说八道。

    沈遥夜被口水呛到。

    君姑娘为什么要骗他?

    那些人可一个都没死。

    -

    初筝望着面前的茫茫白雪,空中雪花飞落。

    她踩着雪地,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雪太深,一脚下去,没过膝盖。

    远远看去,没有任何建筑,整个世界都是纯白色。

    “这就是重雪夜月?”这和她想的也太不一样了吧?!除了雪就没别的东西。

    “还没到。”沈遥夜的声音传来。

    “这里怎么这么冷?”方升等人在后面跳脚:“玄气都没办法御寒。”

    马车没办法进去,御空飞行到重雪夜月外面也不行了,只能走进去。

    初筝让方升带着天锦鼠和无敌在外面等着,她带着谢枢进去。

    地面堆积着厚厚的雪,谢枢走得深一脚浅一脚,身体摇摇晃晃。

    有修为的人都被冻得不轻,更别说谢枢这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

    整张脸被风雪吹得惨白。

    “我抱你。”初筝伸手扶着他。

    “不用。”谢枢冲初筝笑了下:“我自己……”

    谢枢身体忽的腾空。

    “话多。”

    谢枢:“……”

    初筝身上暖和,谢枢身体极快回暖。

    女子身上的馨香沁着白雪的凉意,飘进鼻尖。

    她身上的味道并不浓烈,但就是好闻,让他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谢枢贪恋她身上的温度,可还顾忌着自己男子的尊严。

    “放我下去。”

    “你动一下我就把你埋雪里。”初筝眸光冰冷,语气有些凶,不似说笑。

    谢枢突然勾着她脖子,凑近她暧昧的问:“君姑娘,你是喜欢我吗?”

    “不然你早被我埋雪里去了。”

    谢枢:“……”

    你到底是有多想把我埋雪里。

    谢枢这个念头转完,才回到主题上。

    她喜欢……自己。

    “往哪边走?”漫天大雪看哪儿哪儿都一样,好烦。

    谢枢愣神没有回答。

    初筝趁机亲他,谢枢眸中焦距顿时集中:“唔……”

    “往哪边走?”初筝没事人似的松开他,又摆着正儿八经的神情问。

    谢枢脸上不知是被风雪吹出来的绯色还是被亲的,他嗫喏一声:“左边。”

    沈遥夜跟在后边喊:“君姑娘,你走慢点呀,我跟不上。”

    “那就别跟。”

    “……”

    沈遥夜为了元灵金丹,怎么都得跟着。

    越往里面走风雪越大,到最后几乎看不清路,人被风雪吹着,前进更困难。

    初跟筝带着谢枢走得快,沈遥夜不知道何时丢了。

    “到了。”谢枢突然出声。

    初筝望着漫天大雪,和四周分辨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景致,也不知道谢枢靠什么分辨的。

    初筝往前走几步,隐约在风雨里看见耸立的牌楼。

    穿过牌楼,风雪忽然停歇。

    空中只飘着少许的雪花,地面有一层薄薄的积雪,如轻薄的纱衣,笼罩这片大地。

    焦黑的树木倒在道路两侧,再往前看去,便是一片漆黑的废墟,延绵着看不到尽头。

    谢枢挣扎着下来,踩着青石铺成的小道:“这便是重雪夜月。”

    谢枢扬起眉眼:“欢迎来到我的故乡。”

    “不是说倾塌了吗?”初筝问。

    “嗯,以前重雪夜月在那里。”谢枢指着高空,眼神流露出几分哀寂:“可惜你瞧不见了。”

    重雪夜月不仅仅是因为一直看得到月亮,才取这个名字。

    更是因为重雪夜月悬浮在空中,是弯月形,远远看着,就如一轮悬挂空中的弯月。

    谢枢领着初筝走向那片废墟。

    他身上笼罩上一层沉冷,每走一步,眼前似乎都有那天的画面闪过。

    大火吞噬他的族人。

    重雪夜月一点一点的倾塌。

    惊恐的叫声连绵不断。

    谢枢那个时候还不过是个少年,被族中长辈护着,让他不要怨恨不要报仇……他活着就是希望。

    可是他怎么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