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6章 裙下之臣(2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6章 裙下之臣(2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火焰只有拳头大小,拖着一个小尾巴,像个大号蝌蚪。

    火焰乍一看是幽蓝色,但仔细瞧,里面透着紫气。

    聂坤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紧盯着在中间打转的火焰。

    “这是什么?”

    “吓死我了,刚才突然从我脸上飞过去。”

    “这是火吗?怎么这么奇怪?”

    聂坤眼底隐隐透着激动:“这是紫冥火灵!”

    火焰终究只是火焰,是死物,需要炼丹师去引导。

    但火灵不一样,它能和炼丹师沟通,几乎不需要炼丹师去控制。

    “紫冥火灵?这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过?”前面说的那些东西他们都还有所耳闻,可这紫冥火灵是什么东西?

    “传说中的地狱之火。”有见识的人道:“从来没人见过,这就是紫冥火?”

    “这是谁的?”

    “不知道,从外面进来的。”

    “不会是无主的吧?”

    楚应语面纱下的神情阴沉,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紫冥火灵在空气里转一圈,忽的朝着外面窜。

    “抓住它!”

    聂坤大师激动的喊了一声。

    一群人瞬间各展本事,追着紫冥火灵出去,紫冥火灵在空中乱飞,被人抓住也能从手心里跑出来。

    “抓住它。”楚应语吩咐李良。

    不管是谁的,现在谁抓住就是谁的,而这或许将成为他们得到元灵金丹的关键。

    紫冥火灵将一群人直接带出城。

    地势越来越广阔,已经能远远瞧见灵骸森林与天相接的那条线。

    “它停下了!”

    “有人!”

    紫冥火灵此时停在不远处,而它停下的地方有一辆马车。

    许多人都认识那辆马车,最近城里有个败家子,到处买东西,不计成本。

    不少人打这个人的主意,结果就是第二天再也没人见过那些人。

    素白的手从马车里探出,挑起帘子,紫色裙摆跃出,接着是一个女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落地姿势利索潇洒。

    女子面容清绝,然而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平静又淡漠,但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她那张脸寡淡。

    那是一种张扬又绮丽的清冷,如远山之雪,令人无法忽视。

    身后的辽阔平原没有让她显得渺小,反而让人有一种,她睥睨着整个世界,清贵无双的气质,无人可比。

    她怀里抱着一只金色老鼠,马车里还探出一个脑袋,像是鸟……见这么多人,那只鸟又唰的一下缩了回去。

    “无敌!”

    人群中忽的有人大叫一声。

    无敌再次探出头,做贼似的往人群里瞧,对上初筝透过来的冰冷视线,无敌大叫:“我不认识他们。”

    初筝:“……”

    此地无银三百两。

    喊话的那人叫王志成。

    王志成厉声质问:“无敌怎会在你这里!你是何人!”

    “君初筝。”初筝平静的撸着天锦鼠,理直气壮:“我捡的。”

    无敌:“……”放屁!你再去捡一个瞧瞧!

    “君……她是君家的人?”

    “君家的人不是在这边吗?不对呀,她这个名字,好像和君家那个领头的姑娘一样。”

    “好像是。”

    “这是什么情况?”

    狐疑的视线在初筝和楚应语身上来回打转,楚应语带着面纱,可还是有人发现,两人眉宇间的相似。

    王志成没时间关注这些。

    “无敌乃我师弟的契约兽,你怎么会捡到?”王志成大怒:“我师弟在何处,你把他怎么了?”

    契约兽跟着别的人……

    只能证明它的上一任主人死了。

    “不知道,我捡的。”

    算起来确实是她捡来的。

    完全没有毛病。

    无敌早就缩进马车里,不敢冒头。

    见到前任主人的族人,它好害怕呀。

    “你……”

    聂坤截断那人的话:“姑娘,请问这紫冥火灵可是你的?”

    细听下聂坤声音都有些颤抖。

    有了紫冥火灵,他将会更精进一步,也许会成为东渊最厉害的炼丹师……

    王志成被聂坤打断,想发火,又碍于聂坤的身份地位。

    最后只能阴沉沉的盯着初筝。

    初筝扫一眼紫冥火灵:“你想要?”

    “姑娘肯割爱?”聂坤目光紧盯着紫冥火灵。

    “你拿什么换?”

    这可是她不顾高贵冷艳的形象,在地下投喂守护神兽大半夜,撑得守护神兽跑不动……

    但是王八蛋这狗东西没有告诉她,紫冥火灵还得她自己去搞定。

    简直累死个人。

    还想让她拿着这东西舔着脸去换。

    做梦!

    “元灵金丹如何?”聂坤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紫冥火灵对姑娘来说,只是一个火灵,在你手里没什么大作用,但是元灵金丹不一样,它相当于一条命。”

    聂坤怕初筝不肯,努力解释元灵金丹的作用。

    “……”

    刚才他们费劲讨好,现在变成聂坤如此,那种落差引起极度不适。

    众人像是憋着一口恶气。

    出不来也下不去。

    特别是楚应语和王志成。

    初筝挥下手,紫冥火灵往聂坤那边飞去。

    聂坤试着伸出手,紫冥火灵停在他手心上。

    聂坤激动得心脏都要跳出来。

    紫冥火灵……

    炼丹师所求的和常人不一样,众人并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这对他来说就是无价之宝。

    “还有个条件。”

    “姑娘请讲。”聂坤收敛下激动的心情,但眼底的情绪怎么都掩饰不住。

    他现在只想立即去用紫冥火灵炼一炉丹药。

    -

    聂坤凝神给谢枢把脉,眉头越皱越深。

    “这位公子受伤后没有得到良好的医治,经脉尽断,他体内还有……”

    初筝拥着昏睡的谢枢:“什么?”

    从进城后,谢枢就一直很嗜睡,有时候叫都叫不醒。

    聂坤似不确定,好一会儿才出声:“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力量……”

    后面一句聂坤是嘀咕的。

    “元灵金丹能让他恢复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聂坤松开谢枢手腕:“这么和姑娘讲吧,这位公子体内还有一股力量,我刚才探了一下,那股力量很排斥外来的力量,这太奇怪了,经脉尽断怎么还会有力量存在他身体里?我从没见过这种情况,贸然服用元灵金丹,会有什么后果,我也不清楚。”

    “什么力量?”

    聂坤只觉得空气陡然冷下来,女子身上有一股迫人的压力。

    聂坤被一个年轻的女子震慑到,心底很是惊讶。

    就在此时,他脑中猛地闪过一个画面。

    “重雪夜月!”

    “这位公子体内的那股力量我在重雪夜月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