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3章 裙下之臣(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3章 裙下之臣(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应语的话刚落下,她眸子里的光芒就定格住。

    她低头往胸前看去,银光逐渐显露,一把银色的长剑,刺穿她的心脏。

    “大小姐!”

    后面有人大喊。

    可是楚应语有些听不太清楚。

    她眼前开始发黑,身体下沉,生命力极快的流失。

    她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初筝那边,惊恐又愤怒。

    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是怎么做到的?

    【恭喜小姐姐完成本位面第二次倒带,读档中……】

    -

    “楚应语是谁?我叫君初筝,是君家的大小姐,你不想惹事,就把他交出来!”

    初筝读档回来,听见的就是楚应语这句话。

    初筝解气的摸两把天锦鼠。

    做掉有什么不好的!

    一劳永逸的办法王八蛋竟然不要,非得选麻烦的,受虐狂吧!

    【……】身为败家系统是我的错咯。

    初筝:“我不交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楚应语命令后面的人:“把他们都给我杀了。”

    这个女人长得和自己一样,自己不是君初筝,那她肯定是了。

    既然是这样,那她就必须死。

    不管是为谢枢还是为君初筝这个名字。

    然而这个命令并没有得到回应,后面的人正惊诧初筝的容貌,怎么会和他们小姐长得一模一样呢?

    “方升。”

    初筝叫一声。

    方升点头,属于神王的威压横扫而过,飞掠上前,先展开攻击。

    君家的人这才回过神,开始反击。

    然而让君家人诧异的是,这群乌合之众的实力竟然都不低,其中大部分都是神王。

    还有巅峰神王……

    因为一直是那个叫方升的领头,所以他们并没有过多关注方升后面的人。

    谁能想到,领头的人不是队伍里最厉害的。

    但这也就能解释李良被突然打飞。

    李良最先被初筝掀飞,后又被初筝的容貌震慑,现在才回到楚应语身边。

    “小姐,他们那边实力太强,咱们先撤吧!”

    李良拉着楚应语离开。

    楚应语有些不甘心。

    可是对面的实力摆在那里,楚应语和君家的人灰溜溜的撤退。

    战局还没停歇,初筝镇定自若的拿了披风,给谢枢披上,恍若看不见前方的战斗,将他送上马车。

    谢枢往君家撤退的方向瞧。

    “她顶替你的身份,你不生气吗?”

    “我不记得了。”初筝声音淡然。

    “……”

    谢枢深邃的眸光里闪过一缕暗色。

    “你应该是君家的大小姐,如果有一天你记起来了,你答应我的事,还会作数吗?”

    初筝:“嗯。”

    谢枢:“那是你的族人。”

    谢枢提醒她,她现在只是不记得,可是当她记起来,知道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甚至是喜欢的人。

    谢枢心脏难受得紧吗,有些喘不过气。

    他抓着披风边缘,慢慢的缓解那股难受。

    初筝将他一缕发拨到耳后:“不是。”

    外面的声音停歇下来,谢枢喉咙有些发干:“你不认你的族人吗?”

    初筝:“没意思。”

    谢枢:“……”

    没意思?

    那是你的亲人,怎么能用没意思来形容?

    “那什么有意思?”

    “你。”

    谢枢耳根莫名的一热。

    清清淡淡的声音落在谢枢耳畔,又如冰雪般,一路滑进心底,缓解他心脏上的难受。

    他微微抓紧披风边缘:“不要脸。”他低骂一声,快速转开脸,墨发垂落,挡住他滚烫发红的耳尖。

    初筝:“???”

    莫名其妙。

    谁不要脸?

    谁不要脸!

    别以为你是好人卡我就不敢弄死你!

    弄死你大不了倒带重来……

    不行。

    只有一次机会,不能倒带回起点。

    绝不!

    不方。

    不就是被骂一句嘛!

    “你干什么!”

    谢枢惊呼一声。

    他的声音有些大,站在马车外面的方升等人都听见了,各自对视一眼,往远处散开。

    谢枢被初筝压在厚厚的垫子上亲,因为挣扎,披风散开,衣襟凌乱,脸上带着绯色。

    “谁不要脸?”初筝一边亲一边问他。

    “你……唔……”谢枢有些恼怒,唇齿间满是她的气息,蛮横的冲撞进他的世界。

    “谁不要脸?”初筝压着谢枢,眉宇间满是严肃:“想好再说。”

    谢枢:“……”

    谢枢被亲得毫无招架之力,脸上的绯色已经蔓延到脖颈,红衣下的锁骨若隐若现,某处蓄势待发的抵着身上的人。

    谢枢心底恼怒。

    “我。”谢枢咬牙。

    初筝满意的亲他一下,松开他起身。

    “下次别乱说话。”初筝整理他的衣服,被谢枢拂开,初筝也不在意,坐到一旁:“你乱说一次,我就亲你一次。”

    我还挺期待的。

    “你这叫一次?”

    她那叫一次吗?

    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

    “我说是就是。”初筝理直气壮。

    “……”

    谢枢估计是气笑的,但他脸上还带着绯色,眉梢眼角的笑意,即便带着怒,也是极好看。

    初筝在心底直感叹,好人卡生得真好看。

    我的。

    开心。

    谢枢被初筝的视线看得不舒服,用披风挡住身前,恼怒的瞪她一眼。

    然而让谢枢觉得更气的是——自己竟然已经不怎么觉得羞辱,还对她起了不该有的反应。

    -

    君家一行人跑出一段距离,确定后面无人追击这才停下。

    “小姐,刚才那个女人为何与您……”

    楚应语就知道他们会问。

    她心底七上八下也没谱,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看见自己丝毫不意外,但也没有认亲的意思……

    难不成她也失忆了?

    不对!

    她要是失忆,又怎会知晓自己的名字?

    “小姐?”

    “小姐?”

    李良伸手在楚应语面前晃了下。

    “我怎么知道。”楚应语语气有些冲。

    被楚应语这么一吼,李良脸色明显不太好。

    不过自己身为下人,也只能受着。

    “小姐,她为何叫您楚应语?”楚应语是谁?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那么叫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楚应语用怒容掩饰:“你是在质问我吗?”

    “李良不敢。”李良垂下头。

    楚应语胸口起伏两下,压住心底的惊怒:“你去查一下那行人,那个女人用着我的容貌,肯定有阴谋。”

    楚应语先给初筝安一个有阴谋的罪名。

    李良觉得这事奇怪,那群人的实力,和那个女人的容貌……

    “李良?”

    李良压下心底的疑惑:“……是。小姐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不然时间来不及。”

    楚应语:“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