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2章 裙下之臣(2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2章 裙下之臣(2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姑娘,外面的人说是君家的。”

    女子躺在宽大的贵妃椅上,她怀里拥着一个男子,男子似乎睡熟,只露出小半张好看完美的侧颜。

    女子手边还趴着一只金色的小家伙,尾巴一甩一甩的打在女子手背上,小爪子抱着一枚火红的晶状物,如果男人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火晶。

    连只宠物吃的都是火晶……

    女子微微抬眸:“君家?”

    “是的。”男人压低了声音,怕吵醒女子怀中的人:“我瞧他们挂的牌子,确实是君家的。”

    那牌子可没人敢乱挂。

    君家……

    “别让他们靠近这里。”

    “是。”

    男人低着头退出去。

    这位小姑娘在平丘府,摆了个擂台,以价值连城的青曜石为报酬,高调挑选护卫。

    平丘府卧虎藏龙,别说神王,就算是神帝神尊都有。

    再往狠了说,隐姓埋名的神主也许都有。

    青曜石有多值钱?

    一枚青曜石放在外面大家族可能看不上。

    但是那些不上不下的中流家族,都要争上一争,更别说她一出手就是只要选上就送一枚。

    关键是这个小姑娘的实力,据说只有玄王。

    玄王啊!

    东渊十岁再往下的稚童中,才能找到玄王,初筝这么大年纪的,那就是稀奇动物——被东渊的人亲切称之为废物。

    因此这个擂台一出,整个平丘府都沸腾了。

    有人觉得她压低了实力。

    也有人猜测是哪个大家族出来的败家子。

    但不管如何,这个擂台都正常的进行下去,而被选中的人,也确实当场就得到青曜石。

    拿到就跑?

    跑什么,人家说了,只要干得好,青曜石都不算什么。

    听听这财大气粗的说辞。

    这一路上他们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知道是那个长得极其好看的年轻公子指路。

    而那年轻公子被这姑娘捧在手心里宠着。

    即便是他们这些男人,看着都心生羡慕。

    男人不知道怎么和李良交涉,最后李良的队伍只能在附近扎营。

    -

    一夜相安无事。

    早上收拾东西准备启程离开,谢枢在外面站着,那边队伍里,突然过来一个女子。

    女子蒙着面纱,可即便是如此,谢枢还是能一眼认出她。

    楚应语。

    “谢枢。”楚应语眸子里带着欣喜和激动:“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应语上手就要拉谢枢。

    站在谢枢身边的男人上前挡开两人:“这位姑娘,你想做什么?”

    这可是初筝姑娘心尖上的宝贝,哪里能让人随便碰。

    楚应语皱眉看着挡住自己的方升,柳眉一竖:“我和他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让开!”

    男子红衣如火,面如冠玉,容貌精致得如被人精雕细琢过,深邃的眸底映着楚应语的身影,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

    “谢枢,你过来。”楚应语朝着谢枢伸出手。

    谢枢缓缓扬起唇角,笑容明艳妖冶。

    楚应语瞬间就看痴了。

    这么长时间不见,他还是这么好看。

    这个男子有着让任何人沉沦的容貌和笑容,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勾人心魄,心甘情愿为他倾倒。

    他薄唇轻启,咬字清晰,尾音轻轻扬起:“大皇女殿下,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属于你呢。”

    楚应语回神:“谢枢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我再说一遍,过来。”

    谢枢轻笑,睫羽轻颤,脸上虽然带着笑,可那笑容不达眼底:“不知我什么身份?”

    “谢枢你是我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你忘了?”这个男人她怎么舍得放手。

    她在东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

    这大概是她最大的惊喜。

    不管如何,今天她都要将他带走。

    “谢枢,你不想这些人受到牵连,就跟我走。”楚应语语带威胁:“这里是东渊。”

    “是呀,这里是东渊。”谢枢轻声应和。

    楚应语皱眉,心底有些怪异。

    但这点怪异很快就被他压下去,她现在带着君家的人,还怕谢枢身边这些乌合之众?

    楚应语抬手,李良带着人过来。

    “把他带走,拦者格杀勿论。”

    李良应一声,神王的威压展开,朝着对面席卷而去。

    然而李良还没动手,他整个身体倒飞出去,撞到后面的马车,在地面滑行一段距离,最终停下。

    楚应语和其余人都被这变故惊住。

    刚才动手的是什么人?

    楚应语往那边看去,破旧的门扉里,不知何时站了个姑娘,她手里抱着一只金色的小家伙,细白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家伙。

    那姑娘……

    楚应语心头狂跳。

    那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唯一不同的是,那姑娘面色冷淡,不起丝毫波澜,望着这边,也像是在看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谢枢。”

    清冷的声音划破沉寂。

    清魅如妖的红衣男子嘴角微弯,红衣在空气里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他转身朝着女子走过去。

    谢枢主动将手放进她展开的手心里。

    这个男人她连一根头发丝都碰不着,现在他却如此主动。

    两人紧挨的姿势,刺得楚应语心底嫉妒和愤怒横生。

    楚应语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的东渊。

    只是昏迷后,再醒过来就到这里。

    然后就被君家的人找到,说她是君家的人。

    为了不露馅,楚应语只好说自己失忆,不太记得以前的事,当时她受了伤,他们并没有怀疑。

    她被带回君家,被告知她是君家的大小姐,因为某些原因,被人追杀。

    经过她的了解,他们口中的这位大小姐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到这个人……

    李良等人也被惊住。

    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挡者格杀勿论。”初筝拥着谢枢走下来:“你想杀谁?”

    见面就打打杀杀,有没有点公德心!

    好歹我们还长一样呢!

    “你……”楚应语张了张唇,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应语。”初筝语调冰冷的念她的名字。

    楚应语心头又是猛跳两下,她惊怒的瞪向初筝:“你叫谁?”

    初筝漠然的看她一眼:“谁应叫谁。”

    楚应语:“……”

    “楚应语是谁?”楚应语反应极快:“我叫君初筝,是君家的大小姐,你不想惹事,就把他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