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96章 裙下之臣(1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96章 裙下之臣(1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去取了热水,对面前的情况也有点束手无策。

    谢枢膝盖下面一点的位置被人钉入了东西,只能隐约看见一点痕迹,不知道有多深。

    这个情况……只能砍掉一步到位了。

    【小姐姐你放过好人卡吧!】别人想的都是怎么医治,她想的却是砍掉?

    初筝:“那怎么办?”

    【……】自己想!

    “……”

    砍掉吧。

    【遥夜啊!】王者号咆哮。

    谢枢似乎并不觉得疼,他刚才自己走上来都没一点异常。

    初筝离开房间,准备去找隔壁那个话痨。

    她刚出房门,就见遥夜回来。

    “姑娘。”遥夜给她打招呼。

    -

    遥夜跟着初筝进房间,谢枢保持之前的姿势坐在那边。

    男子身上衣衫破旧,墨发也有些凌乱,然而完全不让人觉得邋遢,反而有几分凌乱美。

    好看的人怎么都好看。

    “咦……”遥夜惊讶谢枢的容貌。

    这真好看啊!

    他一个男人都看得有点心动。

    然而当遥夜目光接触到谢枢双腿,顿时大惊:“何人如此恶毒?”

    谢枢和初筝都不说话,遥夜没得到答案,只能自说自话。

    遥夜先看了看他的腿:“这东西挺深的。”

    初筝问:“能取吗?”

    “当然可以。”遥夜道:“不过你不疼吗?”

    后面一句是问的谢枢。

    “不疼。”谢枢笑着回答。

    遥夜敬佩谢枢是一条汉子:“我带的东西不多,只能就这么取,你要是怕疼,我就打晕你。”

    不过估计也没什么用,肯定会被痛醒。

    “不用。”谢枢道。

    遥夜看初筝,似乎在征询她的意见。

    初筝上前,将他脑袋按进怀里:“取。”

    遥夜:“……”

    这姑娘冷冰冰的不好相处,没想到对美人都是这么残忍。

    取的过程谢枢一声没吭,初筝摸了摸他的脸,也没什么异常,似乎真的不疼。

    谢枢一开始只是靠着初筝,后面许是难受,伸手抱住了她。

    他此时无比贪念她身上的温度。

    就像是在黑暗里的人,忽然看见一点萤火;静寂世界,听见虫鸣。

    让人无法松手,怕再回到黑暗,陷入静寂。

    遥夜将东西取出来,是两枚细长的金属物。

    “这公子够能忍的啊。”遥夜给谢枢上好药,忍不住感叹:“正常人早就痛晕了……”

    遥夜声音忽的一顿。

    “怎么?”

    “他的伤口好像被人用过药。”遥夜再次仔细的检查一遍,眉头轻蹙。

    最后确认伤口确实被人用过药。

    所以谢枢才不会感觉疼。

    遥夜重新清理,上好药,留下几个瓶子,和初筝交代内服和外敷的用法。

    等喋喋不休的遥夜离开,谢枢忽然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去东渊。”

    “……”谢枢抬头看过来,目光里带着古怪:“这是去东渊的?”

    “你不知道?”

    谢枢呼吸凝滞片刻,目光没有焦距的落在虚空里。

    他上船的时候还晕着,醒过来就被关在船舱里,哪里知道这艘船的目的地是哪里。

    初筝打量谢枢两眼。

    “你从东渊来的?”

    -

    谢枢不知道陷入什么奇怪的记忆中,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动不说话,跟个雕塑似的。

    初筝将热水放在他面前:“自己洗。”

    谢枢毫无反应。

    初筝也懒得管他,抱着天锦鼠撸毛,无敌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蹲在架子上瑟瑟发抖。

    谢枢枯坐在那边。

    初筝烦躁的撸两把天锦鼠,将它放回架子上,走回去。

    拧干帕子,粗鲁的往他脸上擦。

    初筝将他挪到床里面,盖上被子,她坐在外边,垂眸瞧着他。

    “你腿上的伤谁弄的?”

    好人卡离开我就弄成这个鬼样子,要不要这么弱鸡。

    【小姐姐,不经历这些怎么黑化?】谁不是从弱鸡起来的?

    弱者变强的道路,要么成为青史留名,要么遗臭万年。

    那些青史留名的,不过是因为遇见更好的人,成就了他们。

    而那些走上不归路的,所有人都会觉得是他们自己心性有问题,是他们自己选的……

    可是有时候往往只需要一个细微的举动,就能拯救他们,只不过他们无缘遇见罢了。

    他们没有遇见自己的伯乐,做不成千里马,只能做深渊里的恶蛟。

    “所以就应该关起来。”保险安全。

    【……】和小姐姐交流怎么那么困难呢!

    王者号交流不下去,直接遁走。

    “我问你话。”

    初筝拿手戳谢枢的脸。

    谢枢没有焦距的眸子渐渐定格在初筝身上。

    他唇瓣张了下:“你说什么?”

    “我问你腿上的伤怎么来的。”

    腿上的伤……

    谢枢笑了下:“慕容策。”

    他离开秘境后,运气不好撞上慕容策。

    他一个废人,哪里是前呼后拥的慕容策的对手。

    初筝蓦的想起之前听见的那个声音,不就是慕容策吗?

    那个狗东西……

    剧情里好像并没有关于慕容策的事。

    也不对,谢枢失踪的那段时间,和谁在一起?他经历过什么?

    慕容策折磨谢枢,是因为他喜欢大皇女,而大皇女却只喜欢谢枢,嫉妒心作祟。

    初筝指尖碰到谢枢唇瓣,初筝眸色微微一深,她的好人卡亲亲应该没什么吧……

    初筝心底有这种渴望。

    她虽然不知道这种渴望从哪里来,可是她想要的东西,那就得到好了。

    反正是她的不是吗?

    谢枢眼前的人忽的放大,唇瓣被人含住,他眸子猛地瞪大。

    “唔……”

    谢枢挣扎。

    “你……干什么!”

    初筝压着他身体,唇瓣在他唇间辗转:“亲你。”

    “放……开!”谁要你亲了!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哦。”

    初筝撬开他唇齿,舌尖探进里面。

    谢枢:“……”

    初筝抬手,房间里的烛火灭掉,黑暗中谢枢感觉她压下来的身体,她手掌贴着他脖子,轻轻的扣着。

    她只需要稍微用力,就能掐死自己。

    他脑中除了被她纠缠的柔软和奇异的酥麻感,就剩下那种不知道她何时会用力的未知恐惧,一点一点的侵蚀着谢枢。

    果然……

    人都是一样的。

    给与他一点温暖,就想从他这里夺走更多的东西。

    谢枢睁着眼,无声的望着顶部。

    初筝察觉到谢枢安静下来,手掌从他脖子挪到耳边,捏着他耳垂:“不舒服?”

    谢枢嘴角弯出一个弧度:“君姑娘,你花钱买下我,不用管我舒服不舒服,你想要什么,尽管做就是。不过可能我的身体暂时满足不了你,毕竟我腿受伤了,不如等我好了再好好伺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