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95章 裙下之臣(1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95章 裙下之臣(1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在房间待了几日。

    遥夜似乎交上新朋友,没时间过来缠着她。

    在第七天的早上,外面有人嚷起来。

    初筝推开窗户,她这里可以看见甲板上的情况,不少人都站在甲板上,望着远处的海面。

    远处海面黑沉,像是有什么大型生物在下面。

    “姑娘。”

    遥夜的脸从隔壁窗户探出来,友好的给她打招呼。

    初筝:“……”

    遥夜打完招呼就看向海面:“这还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海里的玄兽呢,姑娘以前见过吗?”

    初筝看向海面,那下面是玄兽?

    船已经停下来。

    因为那边的玄兽个子太大,黑六不敢将船开过去,似乎也不敢乱开船,打算等它离开再走。

    这一停留就是好多天,那只玄兽不知在那边干什么,一直没走。

    初筝无所谓,但是遥夜这个话痨坐不住,整天上蹿下跳的撒疯。

    入夜。

    甲板上的人在狂欢,初筝趴在窗户上透气。

    “遥夜公子,你有空吗?能不能麻烦你去看一眼,刚才有人不小心把手给弄断了。”

    外面敲门声很大,初筝就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

    初筝:“……”这是多不小心,才能把手给弄断。

    这个话痨还能看病?

    果然人不可貌相。

    “马上就来。”遥夜喊了一声。

    接着他那边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开门声,关门声,交谈声……

    没过多长时间,初筝听见下面有动静,似乎什么东西跑了。

    甲板上狂欢的人都被惊动,不到半个小时,初筝就看见有人拖着几个人上了甲板。

    那架势不像是什么好事。

    睡觉睡觉。

    【小姐姐,请准备好营救你的好人卡。】王者号出声提醒。

    它再不提醒她就要去睡觉了。

    等她起来,好人卡都凉了!

    捡尸都轮不上它家小姐姐。

    为小姐姐操碎了心。

    -

    甲板上。

    几个人被绑着,男女皆有。

    围在四周的人对着这几人讨论,大部分眼光极其不善,女子被那样的目光看着,感觉自己已经和光着没什么区别。

    黑六叼着一根小木棍,踱步走近,粗黑的眉毛一扬,盯着其中一个人:“你策划的?”

    那是一个男子。

    和其余被抓住的人不一样,他仰着下巴,即便有些狼狈,却也掩饰不住他风华绝代的容貌,以及那身傲骨。

    “是又如何。”男子声音含着几分不屑:“你舍得杀了我?”

    黑六吐掉嘴里的小木棍:“你倒是聪明。”

    “我不能杀你,但是他们……”

    黑六抽出刀,一刀砍在男子旁边那人的脑袋上。

    鲜血飞溅,落在男子脸颊上,还带着余温。

    “都是因为你而死。”黑六将那句话说完。

    男子脸色有瞬间的苍白,然而转头就笑着道:“他们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没想带他们,是他们自己要跟出来,要不是他们,我也不会这么快被抓住。”

    黑六眸子眯了下,他挥手让人将其中的两个女人带走。

    男子满不在乎的移开视线,听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笑声,他被束在身后的手微微握紧。

    正如他所说,他没想带这些人跑。

    他自己能不能跑掉都不一定,没必要搭上别人的命。

    是他们自己要跟出来,他要是阻拦,反而更像是在害他们的命,他能怎么办?

    带着血的刀挑起男子下巴,黑六笑容带着几分淫邪:“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安全?女人被动了,很容易被发现,但是男人嘛……”

    叮——

    黑六手里的刀飞出去。

    “谁!”

    黑六怒斥一声。

    人群里分开一条路,容貌清绝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来。

    眉宇间不见丝毫情绪,眸色沉冷得似寒潭,黑色的披风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扬起一角。

    她身上透着清冽的寒意,举手投足都是贵气,令人自发的退避三舍。

    “姑娘,我好像告诉过你,没事不要离开房间。”

    黑六此时表情有点阴沉,试图以此将初筝吓回去。

    初筝扯下披风,披在男子身上。

    谢枢在发生变故的时候,心底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然而当带着温度的披风落在自己身上,他侧目瞧见那个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发愣。

    这张他曾经恨不得千刀万剐的脸,此时看见,心底竟然有些雀跃。

    柔软带着香气的手帕擦过他下巴,落在他脸颊上。

    初筝仔细的将他脸颊上的血迹擦干净,这才看向黑六。

    “这个人,我要。”

    黑六听完只是笑:“姑娘,你可知道你身边的人能卖多少钱?”

    这人出手大方,黑六可不会傻到得罪她。

    袋子划过空气,黑六抬手接住。

    “成,既然姑娘喜欢,那卖谁都是卖,给您了。”黑六看完很是满意:“需要我帮您洗干净再送过去吗?”

    “不用。”

    初筝揽过谢枢的腰,带着他往回走。

    “老大,真就这样……”

    黑六掂了掂袋子:“卖给谁不是卖。”

    “那慕容公子那边怎么交代?”

    “这路还远着呢,下船的时候人在我们手里不就行了,这点小事不用让慕容公子知道。”

    问话的人似乎听懂了,嘿嘿的笑起来。

    -

    初筝将谢枢带回房间,天锦鼠和无敌被放在房间一侧的架子上,一个占一层。

    初筝回来,两只小家伙扑腾一下。

    天锦鼠看见谢枢,顿时目露同情。

    这个好看的小人怎么又被她抓回来了。

    谢枢走路的时候有些不稳,一开始初筝以为他挨了打,等进房间,初筝才发现他腿在流血。

    初筝将他放在床上,脱了他的鞋,撩起裤脚。

    “谁干的?”

    谢枢低垂着长睫:“我说是谁干的,你要帮我报复回来?”

    他的声音压得低,尾音里像是带着几分嘲讽。

    “自然。”

    谢枢眉头微蹙,这才抬眸看她。

    明明和楚应语长得一模一样,可是谢枢此时却能分辨出,面前这个人是谁。

    谢枢缓缓扬起嘴角:“君姑娘,我和你说到底并没有什么关系,你做什么要帮我?”

    初筝语气冰冷的提醒:“我花钱把你买来的,你是我的。”

    “……”

    谢枢笑容僵住,脸色微变,血色似乎都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