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92章 裙下之臣(1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92章 裙下之臣(1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鸟扑腾下翅膀,结果翅膀上缠了银色的细线,扑腾几下没挣开就算了,还把本来已经有些残破的桌子压得粉碎。

    大鸟:“……”

    空气突然安静。

    初筝再次重申:“你干的。”

    大鸟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抓住了。

    外面忽的响起一声口哨声,大鸟嘴里发出一声啼鸣。

    “你还有同伙?”这么蠢的鸟,不知道同伙是有多蠢。

    大鸟:“……”

    初筝往窗户外看去,月牙隐在云雾里,天地间蒙着一层薄纱。

    窗外隐隐约约有人影立在空中,每隔一段距离有一个人影,呈半包围趋势将这里围住。

    本该有声音的街道,此时寂静无声。

    仿佛整个城池的人都消失了。

    这群人来者不善。

    大鸟又啾一声。

    显然是在通风报信。

    初筝手中的银线一紧,大鸟惨叫一声,接着整只鸟在地面滑行,撞坏窗户,直接飞了出去。

    大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直直撞向空中的人。

    这变故在对方意料之外。

    包围圈被大鸟撞出一个缺口。

    “无敌你在干什么!”

    人群中有人怒吼。

    无敌约莫就是那只蠢鸟的名字。

    “主人救命!”

    无敌大叫,整只鸟在空中做溜溜球运动,甩出去,收回来,甩出去,收回来……

    对方被大鸟弄乱阵脚,在空中交换着位置。

    在这群人后方,还站着一个人,他裹着黑色的袍子,带着兜帽,整个人都像是融入黑暗。

    混乱中,那人身形微动,空气微微扭曲,人已经到最前方。

    他出手抓住无敌的脚踝,制止初筝甩出来收回去的行为。

    “痛痛痛!”

    无敌大声嚷嚷。

    女子站在没有墙壁遮挡的房间里,昏暗的光线在女子身上镀上一层光晕。

    她清冷淡然的立在那方,不甚在意的望着虚空里的人。

    这群人都戴着面具,看不清面貌。

    但惹眼的是那个黑袍人,他上前后,其余人都仿佛找到主心骨,队形恢复到打乱之前。

    黑袍人将无敌往身后拽。

    初筝手腕绕一圈,黑袍人那一拽,没有拽动,反而是无敌直喊疼。

    无敌身上的羽毛开始渗出血迹。

    黑袍人心底一惊,锐利的视线划破空气,射向初筝。

    后者漫不经心的用手指绕着银线:“你们干什么的。”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人家这里来拆房子,有没有点公德心,这锅谁背!

    天锦鼠:“……”拆房子的到底是谁!

    “你杀了我们的人。”黑袍人声音低哑:“还抢我们的东西,我们自然是来讨回这些东西。”

    “我怎么不记得。”初筝面无表情的反驳。

    哪里来的野鸡乱给我安排罪名。

    我不认的!

    “秘境中,你可还记得!”黑袍人身后的一人出声。

    秘境……

    那四个想挖天锦鼠心脏的傻子吗?

    好像那不是我杀的啊!

    那是天锦鼠干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初筝摸摸天锦鼠,柔软的毛从指缝间滑过,她镇定的问:“杀你们的人,抢你们东西……有证据吗?”

    黑袍人抬手。

    空气里忽的出现画面。

    女子凌空而立,姿态清雅无双,神情如睥睨山河的帝王,脚下皆蝼蚁的冷漠。

    初筝在心底默默的想:还挺帅的。

    从画面的角度上看,应该是那四个人看她的角度。

    但是画面只有这么一点。

    黑袍人:“这是他们临死前看见的画面,你有何话说?”

    如果不是这个,他们也不会找上她。

    初筝:“……”还有这种黑科技!

    而且还有瑕疵,明明最后把他们拍成纸片人的是天锦鼠,怎么乱传啊!

    “不是我干的。”

    “姑娘,你把天锦鼠交出来,我们饶你一命。”黑袍人很是大度:“我们不想惹麻烦。”

    “我不呢?”天锦鼠是神兽,完全不用操心它吃喝拉撒,你们竟然想抢我的天锦鼠,你们是魔鬼吗?!

    “那姑娘恐怕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黑袍人声音压得阴沉。

    “哦。”这个人好凶残,好怕怕哦。

    黑袍人手中的无敌忽的360度旋转,黑袍人被它翅膀扇一脸,不过瞬息间,无敌已经脱离他的掌控,如炮弹一般撞向他。

    黑袍人避开后,无敌也没停下,反而扫向后面的人。

    那群人本来有机会避开,结果不知怎么,被无敌撞个正着,一时间空中如失去导航的飞机,撞成一团。

    黑袍人朝着初筝飞掠过去。

    眼前有银光闪过,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抓。

    银线极细,但还是能感觉到。

    黑袍人用力一扯,整个空间的银线忽的显形。

    银线横七竖八的交纵着,似有流光从银线上滑过,他们此时像被囚在银线里面。

    黑袍人往客栈里的女子看去。

    她依然是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样,这些线她什么时候布下的?

    为何一点玄气都没感觉到?

    就算感觉不到玄气,也应该会有所察觉。

    可是没有。

    这些线悄无声息的将他们围住。

    黑袍人手中玄气凝结,斩向银线。

    然而玄气没有任何停留,穿过银线,落在下方,劈出一条裂痕——银线没有丝毫损伤。

    黑袍人再次试几下,都是如此结果。

    但他看清了,不是银线对玄气免疫,是他劈过去的时候,银线躲开了,等他再看,银线已经恢复,像是从没发生过变化。

    这速度……

    太快了。

    黑袍人看向初筝:“姑娘,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想杀我的人。”

    “……”黑袍人嘴角抽搐一下,虽然她说得也没错,但是这个回答是不是有点超纲!

    能不能按照正常人的答案回复!

    “姑娘,我们不是有意与你为敌,你杀我们的人在先,我们找上门也实属无奈,天锦鼠对我们很重要,我愿意与姑娘做交易,换下天锦鼠。”

    “不是有意就是故意。”

    “……”

    黑袍人要是有心脏病,估计此时都要被气得心脏病复发。

    “姑娘,和我们作对不是明智之举。”

    “嗯。”

    所以要灭干净,不能让人知道是我干的!

    黑袍人以为初筝能好好谈了:“姑娘,我知道你在这里身份不低,也不缺东西,但是我们手里有一些丹药,可以助你晋级,你把天锦鼠换给我们,另外我们还可以补偿你一只圣兽。”

    黑袍人觉得自己开的条件没人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