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81章 裙下之臣(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81章 裙下之臣(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别杀我,别杀我。”

    求饶声在空旷的通道里回荡,那声音犹如破风箱一般,沙哑又难听。

    “阁下别杀我,我只是太饿了,不是有意冒犯您。”

    太饿了!

    这玩意是想吃了我吗?

    吓得初筝又将那个东西砸了几下,直到它不动,初筝才停下。

    本来打算‘先诱哄敌人再下手’的玩意猝。

    初筝从墙壁上取下烛台……怎么点燃来着?

    初筝回忆一下,试着调用身体里所谓的玄气。

    这个世界修炼玄气,刚入门的修炼者,都被统一称为玄师。

    玄师之后是玄王、玄皇、玄宗、玄帝、玄尊、玄圣。

    每一个大等级又分为九个小等级。

    比如玄师,就有一品玄师到九品玄师。

    九品玄师之后才是一品玄王,以此类推。

    等级分辨比较好认,从颜色上看就可以了。

    大皇女是八品玄王,这个实力,在年轻一辈,算得上翘楚。

    可是原主……她的玄气颜色是无色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等级,但还是挺厉害的。

    初筝按照记忆,用玄气点燃烛台,火光照亮一小片的环境。

    初筝先看一眼刚才那个黑影。

    那像一个树根……

    对,就是树根。

    初筝转身去看谢枢,谢枢此时离得有十几米远,地上有拖拽的痕迹,他脚踝和手腕上,都还缠着树根。

    初筝走回去,将烛台放在旁边。

    她刚蹲下身子,谢枢唰的一下睁开眼。

    手腕和脚上缠着树根,谢枢表情先是一怒,随后冷嗤出声:“怎么,殿下这么迫不及待,在这种地方,都还有心思想这种事?”

    初筝:“……”

    我还有心思做哪种事?

    我只是想给你解开……

    好人卡发什么疯?!

    初筝冷漠的绷着脸,将他手腕和脚上的树根弄断,然后起身离开。

    谢枢:“……”

    他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绑着,第一直觉就是她要对自己干什么,毕竟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目的。

    然而此时谢枢才发现,四周不太对劲。

    他抬起手,手腕上粘稠的液体很是恶心。

    不远处还躺着类似树根的玩意,刚才绑自己的东西,就是从那上面延伸出来……

    谢枢精致妖冶的面庞在烛火下明明灭灭,看不清神色,他扶着旁边站起来。

    “殿下受伤还能对付树影兽,厉害呀。”谢枢靠着墙,语气里凉幽幽的。

    初筝看他一眼:“闭嘴。”

    谢枢:“……”

    谢枢有些古怪的打量初筝。

    目光接触到她肩膀上暗沉的血迹,那些血迹看着还没有止住。

    她的伤口还在流血……

    所以才摆出这么一副样子,不想让自己找机会弄死她吗?

    “殿下,不如我帮你瞧瞧伤?”

    谢枢主动示好,不过包藏着什么祸心就只有他自己清楚。

    “我不是楚应语。”大皇女叫楚应语,他要是一直觉得自己是楚应语,她还怎么做好人?

    谢枢低笑一声:“殿下,您不用连自己的身份都否认吧,我就算想对您做什么,照您现在的样子,我也得不了手。”

    她看上去是有些虚弱。

    可是自己在他面前是个废物……

    想到这里,谢枢心底的杀意就更浓。

    这一切都是拜面前这个人所赐。

    “你爱信不信。”

    初筝懒得和好人卡掰扯。

    “不信就闭嘴。”别瞎哔哔,烦死了。

    谢枢:“……”

    谢枢虽然觉得初筝和之前有些不对劲,但是他觉得是因为现在的处境,她不敢露出太多的弱点来。

    谢枢找个地方靠着,清理掉自己身上的脏东西。

    树影兽的粘液没有毒,但是很恶心。

    啪嗒啪嗒……

    “这里有痕迹,它往这边跑了。”

    “快追。”

    “它受了伤,肯定跑不远。”

    脚步声和交谈声一前一后响起,通道远处渐渐有火光亮起。

    初筝往那边看去,三道人影出现在那边。

    似乎看见这边有人,那三人微微顿住,警惕的走过来。

    “树影兽!”

    三人中的女孩儿低呼一声。

    站在左边的青年打量初筝一眼,不算怎么友好的出声:“原来是靖元的大皇女,失礼了。”

    刚才通道里只有一个烛台有光,此时这三人出现,整个通道几乎都照亮了。

    初筝不认识他们。

    但是原主认识。

    这个世界除了靖元国,还有三个国家:嘉宁国、夏国、晋川国。

    这三人便是夏国的人。

    夏国和靖元一直不对付,他们觉得女子当政,是对男性的侮辱,想覆灭靖元。

    “听闻大皇女有一个男宠绝色倾城,没想到大皇女到这里都带着,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青年肆意的目光落在谢枢身上。

    有鄙夷、轻蔑、傲慢。

    许是认为谢枢这样的人,给一个女子当男宠,是对男性的亵渎。

    谢枢袖中的手微微握紧。

    这一趟出来,这样的目光谢枢见过太多,可每次看见都让人恼火。

    “郭振,你别废话了,先抓树影兽。”女孩子出声。

    初筝认同女孩子的话,这人话太多了,做掉!

    郭振看一眼倒在初筝不远处的树影兽:“大皇女,这树影兽是我们的。”

    他说话的时候,朝着这边走过来,伸手想抓树影兽。

    如果这三人出现说要树影兽,初筝也许还能把这恶心的玩意给他们。

    可是他们出现先是一顿冷嘲热讽,初筝哪里肯给他们。

    初筝手腕轻动,银光闪现,郭振刚碰到树影兽,树影兽顷刻间就灰飞烟灭。

    整个通道诡异的安静下来。

    “郭振你干什么!”

    女孩儿冲上来,一把推开郭振。

    地面只有一些粉末,哪里还有树影兽的踪迹。

    女孩子涨红脸,怒瞪郭振。

    郭振也是一脸的茫然,急急的解释:“公主,我……我没有啊。不关我的事,我都没碰到它。”

    “我亲眼看见的!”公主急红眼:“你是不是不想救人?我就知道,你一直和莫哥哥不对付,你想看着他死是不是!!”

    “公主,我没有。”

    “公主,我相信郭振不是那样的人,这里可不止我们。”另外一个青年出声提醒。

    郭振猛地看向初筝:“楚应语,是不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