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64章 放学别走(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64章 放学别走(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觉得自己对好人卡上瘾。

    而且她还觉得挺不错……

    初筝面瘫着脸想了许久,得出结论。

    喜欢的东西就应该弄到手!

    嗯!

    纪城本打算打地铺,初筝不由分说将人拽到床上。

    纪城被亲得毫无招架之力,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失身,然而初筝只是亲他,其它都十分规矩。

    初筝好不容易放过他,纪城也完全睡不着。

    他怎么睡嘛!!

    嗡嗡嗡……

    纪城手机震动,他看一眼初筝闭着眼,小心的摸出手机看一眼。

    ——今天怎么又没过来?你没什么事吧?

    纪城单手打字。

    ——没事,我明天过来。

    ——那好,你最近请假有点频繁,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你要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啊。

    ——嗯。

    纪城关掉手机,突然觉得有点冷。

    最近她将自己照顾的太好了。

    让他都忘了,自己是人……

    纪城只睡了三个多小时。

    他一大早就起来,先去买了东西回来,然后才叫初筝。

    “吃早餐吧,要迟到了。”

    初筝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一分钟后躺回去。

    “……”

    纪城凑近看她。

    女生眸子里一片冷然,像冬日里凝结成冰的湖面,阳光照着也无暖意。

    纪城喉结微动,只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他俯身贴上初筝唇瓣。

    初筝眸子微动,在纪城心跳加速,准备离开的时候,将他拉了回来。

    一个吻足足五分钟才结束。

    窗外晨曦微露,少年面色红润,如晨雾里的樱桃。

    “你快起来。”少年慌张的撑着身子离开,丢下一句话离开。

    早餐是纪城自己做的。

    纪城很少在家做早餐,他之前都是省了这一顿。

    不过后来初筝每天早上会给他带甜点做早餐。

    那些甜点几乎每天不重样,口感也十分好,不似街边随便买的。

    但纪城没看到过特别的LOGO,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买的。

    现在突然和她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早餐,纪城心底只觉得有一股暖流划过。

    “好吃吗?”纪城有些忐忑。

    初筝喝一口粥,绷着小脸点了点头:“嗯。”

    好人卡做的,就算不好吃也不能说啊!

    虽然还是不错的……

    要是能亲亲就更好了。

    初筝琢磨着一会儿怎么骗好人卡再亲会儿,喝粥喝得有些漫不经心。

    纪城那边暗自松口气,还好没搞砸。

    “那你多吃点。”

    -

    初筝当真去把福海楼给买下来了。

    余悦和秦风后来被拒之门外,当时的画面祝子安还去拍下来,流传到学校,又引起不小风波。

    在定阳中学,秦风已经是有钱的代表。

    然而初筝这一出手就买店,全校人都觉得她家有矿。

    秦风一开始是觉得初筝有点意思。

    现在大概是想掐死她。

    她故意和自己作对。

    秦风被初筝这么一弄,也不敢在初筝面前蹦跶。

    -

    下晚自习纪城说有事先走了,初筝和祝子安他们一起出学校。

    祝子安每天要送姚菲回去,初筝和他们在校门口分开。

    初筝在去纪城家和回公寓摇摆了一会儿,最终选择回公寓。

    但是初筝没想到,自己会被人给堵住。

    早知道就去纪城家了。

    “你是不是许初筝?”

    堵她的人喊话。

    “不是。”

    初筝张口就否认。

    连我是不是许初筝都不知道,堵什么人啊!

    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哪个白痴看见你们这阵仗会承认啊!?

    再说她也确实不是许初筝,否认得没毛病。

    小姑娘立在路灯下,细长的影子投在地面,如一线青烟。

    对面的那群人有些小骚动,摸出手机看了一会儿。

    “怎么不是,就是她。”

    “妈的,敢骗老子!”

    初筝单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拉着书包袋子,昏黄的光影从她眼底掠过,照出眸底冰雪凝结的冷漠疏离。

    “在那边。”

    后面忽的有声音响起,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

    十几号人从黑暗里冲出来。

    看见这边站着不少人,那边忽的停下。

    画面诡异的安静下来。

    双方都十分警惕的看着对方,没有出声。

    初筝突然往最先出现的那群人走过去:“打他们。”

    后面的十几号人一听,以为初筝和他们是一伙的,想着先下手为强,吼一声冲了上来。

    而这边的七八号人,以为这些人是初筝叫来的,人家都冲上来了,他们还能看着吗?

    双方顿时大打出手。

    初筝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热闹。

    “草!给老子弄死他们!”

    “你踏马想弄死谁!”

    两边一边打一边骂。

    十几号团伙忽然大喊一声:“妈的,看见许初筝了吗?别踏马让她跑了!”

    七八号团伙懵了下,喊话问:“你们是来找许初筝的?”

    十几号团伙:“废话!你们踏马混哪儿的,识相的赶紧让开!”

    七八号团伙:“我们踏马也是来找许初筝的。”

    还在打斗的一群人,听见这话不由自主的停下。

    现场陷入尴尬中。

    “靠!”

    “我们被那小贱人耍了。”

    “你们踏马有病啊,直接就冲上来。”

    “要不是你们先动手,我们会动手?”

    “明明是你们先动手。”

    “你们……”

    眼看双方又要打起来,双方领头的赶紧将人分开。

    他们在这里吵得不可开交,真正要找的人都不见了,吵什么啊?

    “我们也是许初筝那个小贱人误导,不是故意的,大家和解一下。”

    话说到这份上,大家也不好反驳什么,纷纷握手言和。

    “许初筝在哪儿?”有人问。

    四周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

    就在他们骂爹骂娘的时候,旁边的墙上传来一道声音:“找我。”

    初筝坐在墙上,俯视着他们。

    “许初筝你个贱人,给老子玩儿这么一出。”

    “你再骂一句。”清冽的声音染上黑夜的冷寂、阴森。

    下面的人仗着人多,一点也不怂:“骂你怎么了?贱人!你给老子等着,一会儿老子收拾你。”

    初筝:“你要不要打个电话。”

    “呵。”对方觉得十分可笑:“刚才是你使诈,你一个小丫头,对付你不需要叫人。”

    初筝冷漠脸:“我是让你打电话来人给你收尸。”

    “……”

    我靠!

    够嚣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