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60章 放学别走(2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60章 放学别走(2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纪城看着面前的人,心底顿时明了,自己作弊怎么回事。

    纪城此时站在一个包间门口。

    包间里昏暗,倒没有多糜乱。

    大部分都是年纪相仿的男孩子,有些女孩子,也只是坐在一边聊天,性格开朗点的则和男孩子拼酒。

    啪——

    包间的灯被人打开,瞬间明亮起来。

    包间里陡然安静下来。

    “来来来,大家瞧瞧这是谁。”

    门口的声音,引起众人注意力,纷纷朝着门口看去。

    包间里顿时响起窃窃私语声,不少人对着纪城指指点点。

    “纪城啊……”

    “他还敢出现在纪少面前,也不怕纪少把他弄残。”

    “听说他转学到定阳中学。”

    “那个破中学,也就和他配了。”

    “一会儿有好戏看。”

    还有一些人的目光,在纪城和包间靠后的一个男生身上来回徘徊。

    坐在最后的男生,穿着休闲卫衣,长相英俊帅气,也是十分惹眼。

    “哟。”男生直起身体,英俊的脸上带上嘲讽和轻蔑:“这不是我的好弟弟吗?怎么的呀,最近过得好吗?”

    纪城沉默的看着他。

    男生啧啧两声:“我送你给的礼物喜欢吗?上次的事,你不会以为我就这么忘了吧?”

    纪城睫羽低垂,视线落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他放在兜里的手,握紧刀。

    他被人推一下,跌入包间里,嬉笑轻蔑讽刺,瞬间如潮水一般涌上。

    -

    初筝接到消息赶来,包间一片混乱,经理和老板都站在外面,不敢进去。

    “初筝小姐。”老板见她来了,直接冲过来:“里面的是纪家大少爷,这要是在咱们这里出什么事,咱们担待不起啊。”

    “里面多少人。”初筝语气冷冽平缓。

    “好几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初筝点头,她走到包间门口,伸手推门。

    包间的光线略暗,纪城衣衫不整的站在房间里,手里的刀沾上鲜血。

    女生们躲在角落,眼角含泪,满脸惊恐。

    男生们则躺在地上哀嚎,看上去十分惨烈。

    纪城脚边躺着一个人,在初筝进来之前,他似乎准备弯腰对那个男生做什么。

    有人推门进来,纪城阴郁的眼神瞬间扫过来。

    站在门口的女生让纪城愣了下,他下意识的将手里的刀藏到背后。

    心跳怦怦怦的跳动着。

    他不想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纪城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僵在原地,张了张唇瓣,却没发出一个音节来。

    初筝上前。

    纪城往后面退开。

    “你……你来干什么?”纪城出声,有些生硬。

    “你对他们动手,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初筝站在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不知道找个没人的时候?”

    纪城:“……”

    你就是来和我说这个的吗?

    初筝低头看一眼大喘气,但并没有生命危险的纪博。

    “他怎么你了?”

    纪城没吭声。

    初筝抬脚踩到纪博身上,纪博顿时哀嚎一声:“纪城你今天不弄死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留给你自己。”初筝踩着他胸口,微微俯身,冷冽的目光望进含着恨意的眸底:“你怎么他了?”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呵,还想给这个野种出头不成?”

    “你叫他什么,大点声。”初筝像是没听清一般。

    “野种!”纪博梗着脖子吼,少年的脸庞扭曲成憎恨。

    “野种。”初筝平静的重复一遍,随后一脚踹过去。

    纪博脸色顿时就白了。

    “再叫一遍。”初筝好整以暇的盯着他。

    纪博恨得牙痒痒,不肯服输:“野种,野种!私生子不是野种是什么?你个贱人给我等着,你今天敢打我,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你先出去。”初筝抬眸对着纪城道。

    纪城嗫喏一声:“这不关你的事。”

    初筝站在那边,浑身都透着不容抗拒的气势:“出去。”

    纪城不愿意。

    初筝叫经理和老板进来,将他带出去。

    纪城手里有刀,他想反抗,经理和老板有些怂。

    初筝上前握住纪城手腕,刀子的寒光一闪而过,纪城看清是谁,想收手已经来不及。

    初筝避开刀子,顺势拉着他的手,往背后一拧。

    她环住他的腰,往怀里一拉,女生清冷如冰霜的声音响起:“听话一点,出去。”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纪城咬着牙。

    “他刚才骂我,怎么没关系?”我又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傻子。

    初筝将纪城交给经理:“带他出去,他要敢跑,打断他的腿。”

    纪城:“……”

    经理:“……”初筝小姐这话一定是说笑的。

    -

    半个小时后。

    初筝离开包间,她手上不知是谁的血,老板吓得直哆嗦。

    初筝小姐不会将人给搞死了吧?

    他要不要收拾包袱跑路啊!

    反正这地方已经不是他的了……

    “没死。”初筝似乎知道经理想什么似的,淡定的道:“把监控处理一下,这群人今天没有来过这里明白吗?”

    “初筝小姐……”

    “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初筝语气冰冷的威胁:“你最好不要有别的心思。”

    “……”

    哪里敢啊!

    小小年纪这么狠!

    他见过的狠人也不少,可人家那都是摸滚打爬出来,这女生看着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年纪,比那些刀口上舔血的还要狠。

    又狠又冷血。

    像一台……冰冷的机器。

    “检查他们的手机,有东西记得删干净,云储存的也要删。去给他们找一身一样的衣服换上,钱我会转给你。”初筝接过经理递上的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里的血:“纪城在哪儿?”

    初筝离开后,老板推开门往里面看一样。

    房间里一片狼藉,但瞧着每个人都还有气,纪博最惨,他那边的血迹最多。

    完了啊!

    老板直叫苦,纪博要是找他们麻烦,可怎么办啊!

    老板脑中忽的闪过女生镇定自若的面容,定定心。

    他好歹是个能开这么大娱乐会所的人,能没点认识的关系。

    不方!

    初筝小姐老板有钱啊!

    这么一想,老板果然镇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