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58章 放学别走(1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58章 放学别走(1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余悦心情极差,她策划的表白,竟然被人抢了风头。

    即便是秦风答应她的表白,她也觉得丢脸。

    余悦后面直接没看,回了自己房间。

    刚表白的两人需要独处时间,所以海滩上的人很识趣,各自散开,或玩游戏,或回房间。

    初筝从小道上去,慢吞吞回房间。

    她的房间是祝子安准备的,估计怕她不习惯,并没有安排室友。

    噼啪——

    雨珠打在窗户上,噼啪作响。

    下雨了?

    初筝看一眼继续玩儿手机。

    初筝睡觉的时候才去关窗户。

    余光扫过下方,却见一道人影极快的往这边过来。

    好人卡怎么在这里?

    初筝的房间在农家乐后面,纪城从后面的路跑过来,初筝一眼就瞧见了。

    纪城没想到会突然下雨,而且是瓢泼大雨。

    等他到屋檐下,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针织的薄衣,此时湿透,黏在身上,十分不好受。

    他搓了搓胳膊,想伸手摸烟抽。

    后面的门忽的被人拉开。

    纪城回头,撞上初筝清冷的眸。

    “你怎么在这里?”纪城脱口而出。

    那意思好像她不应该在这里。

    少年浑身湿透,屋檐下的灯光打在他脸上,呈现惨白的颜色,透着可怜。

    “我该在哪里?”初筝反问。

    “我以为……”纪城声音戛然而止,雨声渐大。

    “你以为什么?”

    “没什么。”少年不敢看初筝。

    -

    初筝本想给纪城重新找个房间,可老板说都住满了,好几个都得打地铺。

    没办法初筝只好将落汤鸡似的纪城拎回房间。

    纪城坐在房间,他刚才上来的时候,听见秦风的声音了。

    纪城握紧衣摆,故作镇定的问:“你和秦风来的?”

    初筝将干净的毛巾扔到他脑袋上。

    “不是。”

    不是?

    那秦风怎么会在这里?

    纪城身上的衣服滴着水,不过片刻,地面就湿了一片。

    初筝站在他旁边:“衣服脱了。”

    衣服……脱了……

    纪城手指都颤了下。

    他垂下头,眼睫上沾着水珠,他睫羽轻颤的时候,水珠便抖落在他白皙的脸上。

    “不用了。”他道。

    “你会感冒。”感冒了算谁的?最后王八蛋还不是来折磨我!?

    “没事。”纪城摇头:“等雨停了我就走。”

    初筝上手就脱纪城的衣服。

    “许初筝!”纪城有些恼怒。

    初筝压着他手腕,纪城身体陷进沙发里,湿漉漉的头发贴着他额头,脸上隐隐有些怒火。

    “穿着湿衣服很舒服?”初筝问他。

    “关你什么事。”纪城怒火不减。

    初筝一只手压着他手腕,伸手撩他的衣摆,纪城挣不开,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凑上前,亲在初筝唇瓣上。

    初筝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下一秒手掌落在纪城腰间。

    纪城像是得到回应一般,本来只是贴着她的唇瓣,开始辗转着亲吻、吮吸、舔咬……

    纪城的动作很生疏。

    但亲得有些发狠和急切。

    少年呼吸渐渐急促,他试着挣开被初筝压着的手,然而没有成功。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主动偏开头,他胸口微微起伏,白皙漂亮的脸上满是潮红。

    初筝唇瓣贴着他脸颊,在他嘴角亲了亲。

    放在他腰间的手上滑,少年身体轻颤一下,呼吸更是凌乱。

    初筝将他衣服脱了,没事人似的退开:“裤子。”

    纪城:“……”

    纪城瞪初筝一眼。

    初筝:“……”

    不是,你要亲也给你亲了,你还瞪我干什么?

    讲点理!

    别以为你是好人卡我就不会打你!

    纪城破罐破摔,自己动手将裤子脱了,只剩下最后一条内裤。

    “上床去。”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纪城没动,反而直勾勾的看着他。

    “说什么?”初筝问。

    “刚才的事,你没什么要说的吗?”纪城绷着脸。

    “你先亲我的!!”初筝强调。

    “……”

    是他先亲的!

    可是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

    “我亲你,你回应我了。”纪城道:“你什么意思?”

    “我不应该回应你吗?”亲起来舒服为什么不能回应?不带这样的!!

    “……”你应该回应吗!?你应该推开我!!

    纪城觉得这才是她应该有的反应。

    可是想到她推开自己,纪城又觉得自己会很难受。

    “要是亲你的是秦风,你也会回应他?”纪城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关他什么事。”初筝一脸漠然:“你怎么老提他?”

    秦风有什么好的?

    好人卡难不成还喜欢他?

    “你回答我的问题。”

    纪城声音低下去。

    “我不会让秦风亲我。”初筝拽着纪城上床,将他塞进被子里:“秦风算什么。”

    秦风算什么。

    平静不起波澜的五个字,纪城心底顿时拨开云雾见天明。

    初筝准备离开床边,纪城忽的拉住她:“那你为什么要来见秦风?”

    “我不是来见秦风。”初筝莫名其妙:“你……”

    初筝似乎想到什么。

    “你今天为什么在这里?”

    纪城唰的一下松开她,脸往被子里埋了埋,视线游移。

    那天他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有人匆匆往她桌子上放了一封信。

    他本来没打算看。

    但他不小心碰掉了,信封没有封口,掉下去的时候,里面的纸也掉出来了。

    那张纸正好是信封大小,他一眼就看见上面的内容。

    秦风约她,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而他在家里坐立不安,最后还是在信上的时间,到达那个地方。

    可是时间过了也没看见人。

    他还以为自己当时心虚记错了,又一直等到晚上九点。

    结果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初筝压下身子,双手撑在纪城两边:“你看见那封信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纪城半张脸露在外面,被初筝用被子压着,压根没法躲。

    “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声音里莫名有点委屈。

    虽然纪城并没有那个意思,但初筝听见耳里,就是那个意思。

    初筝松了松手,将被子拉到少年下巴下,低头亲他。

    初筝的吻和他那糟糕的吻完全不一样。

    纪城被亲得晕头转向,所有的思绪都被打散,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