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51章 放学别走(1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51章 放学别走(1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已经盖得非常高,但是热度没有之前那么厉害。

    毕竟只是个传闻,没有证据。

    532楼:我听说纪城手里有刀,你们可小心点吧。

    533楼:楼上怎么知道的?

    534楼:我们班的同学看见的,真的,我不骗你们,他手里真的有刀。

    535楼:教导主任还叫他问过话呢,不知道这孙子把刀藏哪儿了,没找到,但是真的有,你们信我!

    536楼:一个转校生这么狂?

    纪城睡到中午放学,初筝坐在里面,他不起身,她就出不去。

    初筝琢磨下,踩着椅子跳了出去。

    完美落地。

    这点小问题,能难道我?

    余悦带着她的小跟班站在教室前门,正目光不善的盯着她。

    初筝从后门离开,完全不予理会。

    下午的课有些无聊,初筝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趴在桌子上的纪城总算动了。

    白皙的脸颊上,因为睡觉,压出轻微的红晕,白里透红,细腻如玉,给人的感觉十分香甜可口。

    他脑袋还抵着胳膊,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眼睛。

    睫羽轻颤几下,迷蒙的眼底渐渐清晰起来。

    他的脸朝着初筝那边,焦距瞬间对上初筝。

    初筝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眸底清澈又冰冷,看不见半分起伏的涟漪。

    那目光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反正纪城不太懂。

    她不看黑板,看自己干什么?

    纪城皱下眉,先移开视线。

    她做什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抬起头往讲台上看一眼,随后又不在意的趴下,本是带着红晕的脸颊慢慢恢复正常,但渐渐又有些发白。

    纪城将脸全部埋进臂弯里。

    胳膊忽的被人戳了下。

    纪城抬眸,发现戳自己的是一支笔,那支笔的主人,正是他的同桌。

    初筝从下面递给他一盒蛋糕。

    纪城疑惑的看着她。

    “你不饿?”初筝压低了声音。

    纪城放在肚子上的手微微抓紧衣服。

    胃部正疼得难受。

    饿的。

    他的动作已经很隐蔽了。

    她只是随口一问,还是发现……

    可是据他短暂的和这位同桌相处,她并没有储存零食的习惯——至少他之前从没见过她座位上有吃的。

    “谢谢。”

    纪城接过蛋糕,低声道谢。

    他放进桌子里,并不打算吃。

    “你饿死了我会很麻烦的,同学。”好人卡这是有受虐毛病?

    纪城:“……”

    刚才只是疑惑,现在是肯定她知道自己饿了。

    他确实很饿。

    纪城微微吸口气,拿出那盒蛋糕。

    盒子包装很精致,不像是学校里的东西,蛋糕的香甜味,在盒子拆开的瞬间扑面而来。

    里面是分好的,一个一个的小蛋糕。

    他塞一个进嘴里,虽然已经分小,可还是稍微有些大。

    少年腮帮子塞得鼓鼓的,看上去像只小仓鼠,十分可爱。

    甜腻香软的蛋糕,在口腔里散开,少年神情都放松不少。

    初筝戳了戳前面的同桌。

    前桌茫然的回头,对上初筝冷淡的眸子,顿时有点害怕,也不敢说话,只能用表情表示自己的疑问。

    初筝递给他一张钱,指着他桌子里的奶。

    前桌赶紧将奶递给她,摆手示意不用了。

    初筝直接将钱揉两下,扔到他桌子那边。

    初筝将奶递给纪城。

    纪城低着头,并没注意到初筝和前桌的交流,看着递过来的牛奶,他愣了下,鼓着腮帮子瞧她。

    后者见他不接,冷着小脸直接扔进他怀里。

    -

    纪城吃了东西,胃部好受一些,他趴在桌子上,抽出一张字写了一行字,推到初筝那边。

    ——你的伤没事吧?

    ——我没伤!

    瞎说什么玩意。

    谁受伤了!

    谁受伤了!!

    她才没好人卡这么弱鸡!

    她好着呢!

    初筝看他一眼,纪城觉得那眼神格外冷,像是寒冬腊月的飞雪,簌簌落下,能淹没他。

    ——多少钱,我给你。

    ——不用。

    初筝虽然说不用,但纪城还是将钱推给初筝。

    初筝:“……”我是缺这点钱的人吗?!

    纪城态度坚决,初筝皱着眉,直接塞进他外套里。

    纪城下意识的拉她的手。

    初筝指尖已经碰到他外套里的冰冷。

    纪城看她一眼,将她手抽出来,拉了下外套,倒也没将钱再给她。

    纪城神色平静的将传话的纸用书压住,没再回复。

    下课的时候老师留了作业,初筝突然凑过来:“同学,你会写吗?”

    少年身上散发着蛋糕和牛奶混合之后的奶香,格外好闻,香甜可口,让人想咬一口。

    纪城没料到初筝会突然凑这么近,呼吸陡然间屏住。

    他能感觉到她隐隐约约的呼吸,细微的风流从下巴扫过,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在初筝的注视下,纪城诚实的摇了摇头。

    “我不会写。”

    “要你有什么用。”连个作业都不会写。

    初筝嘀咕一声,坐了回去,不过她说得小声,纪城并没听清。

    纪城是个学渣啊。

    初筝想到这一点,十分绝望。

    那谁帮我写作业?

    初筝目光落在前桌。

    前桌忽的觉得后脊生寒,胳膊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搓了搓胳膊,今天不冷啊……

    初筝拿笔抵着前桌后背:“帮我写下作业。”

    前桌顿时僵,如机器人似的,艰难回头:“……我写好给你抄吗?”

    “帮我写。”初筝着重音。

    “……额……好、好的。”完全不敢拒绝。

    天呐!

    总觉得许初筝变得好可怕。

    这就是传说中的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吗?

    幸好自己以前没整过她……

    呜呜呜,他要换座位!!

    纪城看着初筝和前桌完成黑暗交易,微微抿下唇。

    心底微微有些不爽。

    可是又不清楚自己不爽什么。

    她找别人给她写作业,那是她的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下午放学纪城也没离开位置,初筝出去后,给他带了一杯奶茶回来。

    奶茶温热,在这个还不算热的天气里喝,正好。

    加上他之前胃不太舒服,不能喝太凉,这个温度最合适。

    纪城实在是不明白,她是特意买温热的,还只是巧合。

    但是……

    纪城瞧着祝子安往余悦桌子上放奶茶,足足将整个桌子都放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