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50章 放学别走(1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50章 放学别走(1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别说买会所,初筝就是进会所,找会所的老板就花了不少时间。

    等她联系上老板,又是一阵扯皮。

    不过对于初筝这种,不要收益,只买个老板当,而且她还是未成年,无法直接将这间会所划到名下。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钱。

    老板最后同意交易。

    老板看着账户里的余额,直咂舌。

    许……

    他们这个市倒是有个姓许的豪门。

    可他记得许家全是带把的,没有女儿。

    这姑娘瞧着面生,从没见过……

    不过像老板这种见惯天南地北的有钱人,也许是别的地方来的土豪呢?

    瞧这出手大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

    初筝虽然买了会所,但并没有找到纪城。

    不知道是不是趁她买会所的时候走了。

    没找到人,初筝立即打道回府,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不是,你就把好人卡扔下了?】

    “不然呢?我又不知道他在哪儿。”初筝十分平静。

    【万一好人卡遇见危险怎么办!你怎么能这样,小姐姐,要努力做好人啊!】

    “一天不做没事,反正他死不了。”

    【……】

    初筝果断又坚决的拒绝王者号找好人卡的提议。

    回家的时候许父许母都不在,许盛辉房间有玩游戏的声音。

    她将东西放回房间,拿衣服洗漱。

    前后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初筝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放在床上的袋子被翻过,手机也不见了。

    初筝走出房间,看向许盛辉的房间。

    她过去敲门。

    许盛辉游戏声开得很大,仿佛没听见她敲门似的。

    初筝后退两步,抬脚就踹。

    老房子的门不结实,初筝没踹两下就开了。

    “许初筝你干什么!”许盛辉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初筝站在门口,冷着脸伸出手:“东西。”

    “什么东西,你有病啊!给我出去!”许盛辉坐在电脑桌前,反身瞪着她。

    小小年纪,满脸的戾气。

    “手机。”

    “手机?你开什么玩笑,你哪里来的手机?”许盛辉一点也不心虚,甚至是洋洋得意:“许初筝你再不出去我就和爸妈说了!”

    “许初筝你站在弟弟门口干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许母和许父同时回来。

    见她站在许盛辉门口,立即出声,但也没多想,嘴里还吩咐她:“去给我们做点吃的。”

    “爸,妈。”许盛辉立即扬声告状:“我刚才在许初筝房间看见好些衣服,她肯定偷你们的钱了!”

    许盛辉不认识那些牌子,但也看得出衣服好坏。

    许母听许盛辉这么一说,脸色顿时一变:“什么?偷钱?”

    “对啊!”许盛辉冲初筝恶劣的笑:“不信你们去她房间看。”

    许母当即冲进初筝房间。

    片刻后拿着衣服出来,又跑到自己放钱的地方翻找。

    可能是真的少了钱,许母铁青着脸,双眸喷火:“死丫头,你现在都学会偷钱了?”

    许父接过看了几眼,也沉下脸:“赔钱货你胆子大了啊,竟然敢偷家里的钱!”

    许父和许母跟唱二人转似的。

    听得初筝十分不耐烦。

    她冷着脸走进许盛辉房间,脚一勾,当着许父许母的面将门甩上。

    许父许母一愣。

    片刻后听见许盛辉惨叫声从里面传出来。

    两人脸色顿时大变,同时扑向房门。

    房门明明锁坏了,可他们怎么都推不开。

    “许初筝你干什么!”

    “你在里面做什么,开门!!”

    “赔钱货,你给老子开门!”

    “儿子!你怎么了!!辉辉,辉辉……死丫头你敢伤害你弟弟,我要你赔命,开门,开门!!”

    许盛辉叫得那叫一个惨,听得许父许母心都揪起来了。

    许父许母一边咒骂一边砸门。

    看着不怎么结实的门,此时变得异常结实,许父一个大男人都砸不开。

    十分钟后。

    初筝拉开门,手里拿着她的手机,一缕银光从空气里闪过,隐进初筝袖间。

    许父一个箭步上前,扬手就要扇初筝。

    “你个赔钱货……”

    砰!

    许父一脑门撞到门板上。

    初筝安静的立在门后,清冷的气质在她四周流转,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

    “走路小心。”她绷着小脸,十分严肃。

    好像刚才突然关门的人不是她。

    “辉辉!”

    许母看见躺在地上的许盛辉,顾不上初筝,直接推开许父冲了进去,焦急的叫着自己宝贝儿子。

    许父捂着撞得晕眩的脑袋,心底怒火那叫一个旺盛。

    这个赔钱货竟然敢还手!

    这些天没时间收拾她,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成!

    “老许,老许,你快来看儿子。”许母大叫,像是被吓到了。

    许父一听自己宝贝儿子出事,捂着额头大步走进去。

    初筝走出房间,神情冷漠的站在房门看着这一家子。

    许初筝从来就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这个家里,只有许父许母和许盛辉。

    可悲又可怜。

    初筝环着胸,出声道:“没死,放心。”

    “赔钱货!”许父大怒,转身冲过来:“你竟然把你弟弟打成这个样子,你是人吗?”

    初筝避开许父的巴掌,一脚踹到他腰间。

    许父常年抽烟喝酒,熬夜打牌,看上去壮实,实则没什么力量。

    被初筝踹一下,直接栽倒在地上。

    初筝在许父反应过来之前,进了房间。

    许父在外面骂得整栋楼都听见了,最后因为许盛辉的伤,两夫妻骂骂咧咧的送去医院。

    初筝等他们走了,也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住在这里真的是糟心。

    初筝第二天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套公寓,拎包入住的那种。

    许父许母可能忙着照顾许盛辉,没时间来找她茬。

    许盛辉的伤不重,顶多是疼了点。

    许父许母那紧张得更要挂了一样,初筝也很无语。

    以前许初筝真的是命悬一线,也没见他们有半点着急。

    这就是多二两肉的特权吗?

    真是可怕。

    -

    周一开学。

    鉴于初筝请过全班同学吃东西的行为,她去学校,倒没有人明目张胆的讨论她。

    纪城迟到两节课,进教室似乎也很困,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

    初筝拿着手机看贴吧上的那个爆料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