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5章 神壕攻略(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5章 神壕攻略(25)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沉第二天从床上醒过来。

    昨天晚上太累了,他不知怎么睡着了。

    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了,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换过……等等,衣服?

    衣!服!

    叶沉拉着衣服里外看一遍,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显的苍白几分。

    咔嚓——

    房门被推开,女生端着一杯牛奶进来,直接怼到他面前:“喝掉。”

    “我的衣服,是谁换的?”叶沉艰难的问。

    “我。”初筝回答得理所当然。

    这里又没有别人,除了她还能有谁?

    昨天晚上她少睡好几个小时。

    都怪这弱鸡!

    “你……”叶沉先是一惊,随后整张脸都爬上红晕:“你给我换的?”

    初筝非常理直气壮:“有什么问题?”

    那不成我大半夜,还要给你请个保姆?这弱鸡想什么呢!脑袋被人给打坏了吧!

    叶沉耳根子都红了,心跳如雷,每个毛孔似乎都在颤栗。

    他闭了闭眼,更加艰难的吐字:“你连内……裤都给我换了。”

    “有血。”不换留着当纪念吗?

    叶沉更加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你……你……”她怎么可以这样!他身体岂不是全被她看完了?叶沉憋出几个字:“男女有别。”

    “你受伤了。”

    叶沉愣住。

    因为自己受伤,她才给他换衣服……叶沉心底没由来有些发堵。

    人家一个姑娘都没说什么,他在这里矫情什么。

    叶沉心底这么想着,但耳根子依然滚烫,也不敢看初筝。

    “喝。”

    初筝将举了半天的牛奶递过去。

    懂不懂礼貌!

    举半天不累的吗?

    叶沉伸手接下,指尖碰到初筝指尖,他像是被烫了一般,迅速抱着牛奶缩回去。

    等初筝离开,叶沉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下来,望着房门的方向出神。

    -

    叶沉养伤好几天,每天初筝去上学都会锁门,叶沉觉得自己像是被囚禁在这里一般。

    每天好吃好喝,还有钟点工上门收拾。

    当然钟点工上门时间,是在她回来的时候。

    她放学回来,还要拿作业给他写。

    她可能是把自己关在这里,就是给她写作业的。

    而关于那天的事,她只字不提,仿佛从没发生过。

    他提问,她也只是淡淡的回一句,她会解决,然后就没了后文。

    叶沉也试着提出离开这里,不想给她添麻烦,但结果无一例外,被她凶巴巴的威胁一顿,继续关着。

    “你伤好了没?”这天初筝回来就问他这么一句。

    少年一边写作业,一边点头:“差不多好了,你还要关着我?”

    说到后面,少年微微皱眉,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是很生气。

    “那跟我去个地方。”初筝拉着他就走。

    “去哪儿……作业……”

    叶沉被塞上一辆车,这车里的人他有点眼熟,之前来救他的那些西装保镖——无敌公司保镖业务员?

    “去哪儿?”

    车上一片死寂,车子启动,往他不熟悉的方向行驶,最后停在一栋陌生的小区前。

    保镖替他开了车门,叶沉有些茫然的下车。

    初筝顺势拉着他进小区,叶沉垂眸看着她扣着自己手腕的手,眸色微深,唇瓣轻抿一下。

    “找谁啊。”

    熟悉的声音拉回叶沉的思绪,视线焦距对上对面的人,表情有三秒钟的空白。

    “是你!”开门的人是叶沉的大伯母,看清门外的人,市侩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

    余光扫到叶沉,大伯母更是一慌,手心里渗出冷汗,双腿有些发软。

    她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他们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搬家到这里了!

    初筝眸光冷淡的扫过她:“进去谈,还是在这里谈?”

    初筝后面跟着身材魁梧的保镖,大伯母后背倏地升腾起冷汗,拉开门让初筝叶沉进去。

    平日里母老虎一般的妇人,此时却像夹着尾巴的狗。

    大伯从房间出来,看见初筝和叶沉,和大伯母的反应差不多。

    “老公。”大伯母赶紧走到大伯那边,拉着他胳膊:“怎么办啊?她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还带着叶沉这个扫把星。

    上次这个女生来逼问他们叶沉的下落,现在带着叶沉找上门,这能是好事?

    叶沉机械系的坐下,房间的一切他都很陌生,他被她救出来后,没有联系任何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大伯大伯母已经搬家。

    “叶沉……”这死小子,不知道在哪里认识这么一个人。大伯心中满是厌恶,但脸上却带着笑:“这是你朋友吗?”

    叶沉闻声,微微抬头,大伯脸上的神情,让他觉得恶心。

    他以为他们以前已经很过分了。

    可是直到这次,他才知道,他们有多么的冷血、残酷。

    叶沉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他扭开头,不看大伯,也不应声。

    初筝朝着外面伸出手,保镖后面的律师拿着一个文件夹进来,恭敬的递到初筝手里。

    大伯和大伯母见这架势,心中更是慌乱起来,冷汗直掉。

    初筝从文件夹里拿出几份文件,一一摊开在茶几上。

    “叶先生,叶太太。”律师笑着打一声招呼:“二位是叶沉的监护人,没错吧?”

    大伯和大伯母对视一眼,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初筝双手插在兜里,站到旁边,叶沉就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这场面怎么看都觉得十分怪异。

    “是……是……”大伯点头。

    律师:“叶沉的父母意外去世,赔偿款一共五十万,房产一处,现价值一百五十万……”

    律师的声音在房间中流转,将他们的财产说得清清楚楚。

    大伯和大伯母两人面色难看,站立不安。

    听到后面,两人大概听明白,律师是来清叶沉父母留下来的遗产的。

    “你说这些做什么,我们作为叶沉的监护人,这些财产我们是替他保管!”大伯母梗着脖子出声。

    律师笑了下:“但是据我当事人叶沉先生所说,这些财产都已经被两位挥霍光了。”

    叶沉:“……”

    他就没见过这人!

    刚才上车的时候都没见过!

    他什么时候说过?

    而且房子……他早就将房产证藏起来了……

    “谁……谁说的,没有!”大伯母赶紧否认:“他年纪那么小,我们只是为他理财,等他成年就会给他。”

    “这份合同两位应该眼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