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3章 神壕攻略(2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3章 神壕攻略(2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姐姐,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手段解决问题?我们是败家系统啊!了解一下好吗?】

    初筝:“……”

    麻烦。

    【……】花钱哪里麻烦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不识货!气死它了!

    纪父要和继母办理离婚手续,继母一开始还好言好语的求纪父。

    但纪父不为所动后,向来温婉贤良的女人,在此刻露出让人恶心的面目,要跟纪父瓜分财产。

    纪父看在她跟过自己这么多年的份上,没有做得太绝。

    但继母并不乐意,开出的条件让纪父完全接受不了,纪父想到自己女儿,直接不给,要她们净身出户。

    继母经营多年,好在纪父发现及时,并没有让她捞到多少好处。

    最后也只得了两套房子。

    那栋别墅,纪父直接给了她们母女,带着初筝搬了家。

    等一切尘埃落定,纪父才有时间询问初筝,她哪里来那么多钱的事。

    “……”

    这个要让她怎么解释?

    天上掉的?

    中彩票中的?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面对纪父的疑问,初筝冷静的道:“存的。”

    平时纪父给原主的不少,原主还经常以各种理由,问着要钱。

    这些钱存起来,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

    “苦了你了。”

    纪父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感慨起来。

    初筝:“……”

    纪父可能是出于愧疚和弥补的心情,对初筝格外的好,简直是要什么给什么。

    -

    学校关于纪瞳瞳和杨茜茜的事,也早就传遍了,就连不同级的学生都知道,朋友圈里各种转发。

    杨茜茜休息得差不多,回学校上课,结果一上午都没坚持,灰溜溜的离开学校。

    她和纪瞳瞳的事……被人说得不堪入耳。

    纪瞳瞳没来学校,一开始是请假,后来传开她母亲和纪父离婚的事,纪瞳瞳就直接休学了。

    “逆袭任务算完成了?”

    初筝问王者。

    现在纪瞳瞳和纪母都被赶出纪家,纪父对她满是愧疚之心,估计以后不会再娶。

    【……】就您这完成姿势,不及格……不是,完全负分好吗?

    “问你话。”

    【……只要以后她们过得没你好,就算完成。】

    这么麻烦。

    赶出去还不行……果然要做掉才行。

    【……】为什么小姐姐会有这种想法!上面它哪句话表达了这个意思?

    “初筝姐。”三毛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叶沉好几天没来上学了,听说他家人给他请了假。”

    这几天因为纪瞳瞳的事,初筝没怎么注意叶沉。

    发现叶沉好几天没给自己补课,她才想起来找人。

    “请假?”

    “嗯。”三毛挠头:“听说是生病了。”

    初筝想到之前接收到的资料,就是在高考前夕,叶沉出了事,导致他没参加高考,最后……

    初筝将书包往身后一甩,往叶沉家的方向赶去。

    初筝先看了看之前叶沉的窗户,窗户紧闭,窗帘都拉上了,看不见任何东西。

    她目光在两边环视一圈,踩着楼梯上去,径直往一户人家走去。

    不用她敲门,门户大开,有人正在往外搬东西。

    “干什么的?”妇女见有人挡在外面,语气不好的吼一嗓子:“没事别挡着,让开让开,快让开。”

    “叶沉在哪儿。”

    五个字,成功将妇女定在原地,几秒种后,她凶神恶煞的吼道:“这里没有叫叶沉的,你找错地方了,赶紧走,别挡路!”

    初筝往她逼近,妇女眼底有些慌:“你干什么?”

    面前的小姑娘,面色冷淡,冷冰冰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妇女朝着里面大叫起来:“老叶!老叶!!”

    初筝将妇女让里面一推,妇女圆润肥胖的身体,直接跌进里面,正好被闻声赶来的男人接住。

    “怎么回事?”

    初筝进门,顺手关上大门。

    -

    黑暗的房间里,叶沉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脸色苍白,然那双眸子,却宛如毒蛇一般,透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男人走进来,他先打量一眼叶沉,随后道:“小子,别死撑了,你大伯欠那么多钱,要不是我们老大看上你了,你以为你们一家子还能好好的?”

    叶沉唇瓣上全是干裂的死皮,他张了张唇,嘶哑的声音里满是恨意:“他们跟我没关系。”

    “哎哟。”男人笑起来:“这话说得,你大伯可是拿你来抵账的。”

    叶沉双手微微攥紧。

    他们根本就不是他的亲人,是一群禽兽。

    “咱们老大给你最后一晚上的时间,你要还是想不通,那等着你的,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的待遇。”

    哐当——

    房门被关上,叶沉额头抵着冰冷的地面,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开始凝结。

    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摆脱他们。

    还有两个月……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他就能离开这里。

    可是他没想到,他那个大伯会做出这样的事,赌博欠下巨款,无力偿还,却拿他来抵债。

    他也没想到,在现在这个社会,还会这样的人,完全不将人当人。

    叶沉指甲陷入肉里,血丝从手心沁出,染红了地面。

    他不能就这么倒在这里。

    不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沉听见外面有打斗的声音,有人撞在门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接着房门就被踹开。

    光线从外面倾斜进来。

    叶沉眼睛不太适应这样的强光,好一会儿才看清站在门口的人,黑西装大墨镜,手里还拿着类似狼牙棒的武器。

    外面的人冲上去,有人挥动狼牙棒,直接将人打飞。

    外面似乎有人进来,他们微微退开一些。

    光线中,女生缓慢出现,双手插在校服外套口袋里,姿态一如既往的冷淡疏离。

    叶沉呼吸微滞,仿若能看见她身上带着光芒,驱散四周的黑暗。

    她随着光走进房间,她每走一步,宛如踩在他心尖上。

    叶沉突然往后缩去,将自己藏在阴暗中,仿佛这样,就能将狼狈的自己藏起来。

    初筝上前,叶沉就往后退,直到最后退无可退,靠着墙角。

    初筝拉住他手腕。

    温热的手指,贴着他手腕的皮肤,炽热一直延伸到四肢,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烧起来。

    “走了。”

    叶沉被拽起来,踉跄的晃了几下,撑着旁边的墙,勉强站稳。

    他不敢看初筝,强忍着身体的难受,被她带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