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16章 王者重临(13)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16章 王者重临(1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野轻笑一声,他漫步走上前,故意靠近初筝,压低声音:“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盛小姐,你说有什么不合适的,嗯?”

    少年举手投足间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懒散。

    黑眸清润,灯光落在其中,犹如星辰点缀宇宙,浩瀚又神秘。

    清隽漂亮的脸上勾着浅笑,清风朗月一般明晰。

    初筝对面前的美色不为所动。

    孤男寡女怎么了?

    还能打一架啊?

    初筝十分平静的道:“脱衣服。”

    江野:“……”

    江野沉默几秒,忽的扬起几分笑意,随意脱下风衣,手指搭在衬衣上的纽扣上。

    他的动作如同被按下慢放键。

    “快点。”她还想回去睡觉呢!磨磨蹭蹭的干什么玩意!

    “……”她是不是女的!

    江野几下解开纽扣。

    衬衣下,是少年蕴含美感和力量的身躯,腹部还缠着绷带,线条流畅的人鱼线,一路往下,隐入皮带下的裤子里。

    衬衣被少年落到肩膀处,他噙着浅笑:“盛小姐,请。”

    初筝面不改色的上前,拆了少年的绷带。

    站着处理不是很方便,初筝将他推到床上坐着,初筝蹲下身体,先检查一遍伤口。

    少年手往后撑着床,初筝手指在他皮肤上扫过,如有细微的电流流遍全身。

    他轻微的颤栗一下。

    他从来不知道,被人触碰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

    “盛小姐。”江野叫她。

    “嗯?”

    “你对人都这么好?亲力亲为?”江野歪着头,细碎柔软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垂在一边。

    “不是。”谁有那么闲工夫,我很忙的好不好。

    江野努力忽略初筝碰到自己的手:“那盛小姐是对我这么好?”

    初筝想了下:“嗯。”

    “为什么?”

    因为你是好人卡!

    “没有为什么。”

    “对一个人好为什么会没有理由?”江野眸光深邃:“盛小姐,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对别人好呢。”

    “因为我要做一个好人。”

    初筝检查完伤口,重新给他上药,伤口还没完全愈合,药浸到伤口,有些疼。

    江野抿下唇,等着那股疼意过去。

    “盛小姐想做一个好人,那为何说不是对谁都这么好……嘶……”

    初筝听得不耐烦,她就是想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问什么问!问了你也不觉得我是个好人啊!

    初筝粗鲁的拿手指压着他伤口,威胁他:“你再吵试试。”

    江野:“……”

    你在戳我试试!!

    江野忍着疼,示意自己不说了。

    初筝松开手,快速的包扎好伤口。

    初筝起身收拾东西:“早点休……”

    江野握住初筝手腕,将他往自己那边一拉,初筝倒下去,正好压在江野身上。

    嗖——

    子弹射进后面的墙体里。

    江野的衣裳半开,初筝跌进他怀里,脸颊不小心蹭到少年裸露的皮肤。

    初筝明显感觉身下的人微微僵硬。

    但很快就恢复,黑眸对上初筝冰冷的眸子,手指压在初筝唇瓣上:“嘘。”

    初筝侧目,看向房间里的镜子。

    有红光一闪而过,初筝还没看清,江野抱着她往旁边一滚,两人跌下床。

    没有关的窗户有风进来,窗纱随风扬起。

    而床头的灯罩同时破碎。

    江野的伤口被压到,他表情微微难看。

    初筝迅速起身,拉着他躲到床后。

    初筝往江野伤口看去,纱布已经开始渗血。

    “盛小姐,你说这是来找你的还是找我的?”少年并不在意的拿手压着腹部,还有心情和初筝说笑。

    初筝乌黑的眸子里映着血色,嗓音清冽如冰雪:“找死的。”

    大晚上还搞暗杀,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初筝松开江野,摸到床那边,将灯关了。

    嗖——

    又一枚子弹。

    不知道打在哪儿,没发出太大的声音。

    初筝摸回江野身边:“你怎么样?”

    江野没出声,呼吸有些沉重。

    初筝想到之前遇见江野的时候,他似乎怕黑……

    初筝按着他肩膀,将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摸出手机给外面的保镖发信息。

    对方看不见人,估计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此时悄无声息下去。

    江野额头抵着初筝肩膀,幽暗的光线下,他能看清小姑娘绷紧的下巴,以及在黑暗里,泛着冷光的眸子。

    保镖回信过来,对面没找到人,应该已经走了。

    初筝让保镖进来,带江野换到她的房间。

    她住的那边对面没有任何可以暗杀的制高点,她之前就住这里,江野的房间她只是为了方便,让人开到对面,没有检查房间的环境。

    江野伤口裂开,血已经将纱布染红。

    “小姐,我来吧。”

    “不用,去查什么人干的。”

    “……是。”

    保镖退出房间,初筝再次拆开纱布给他止血。

    “疼不疼?”要不要弄点麻药?

    “嗯?你说什么?”江野才回过神一般,带着些许茫然的问。

    初筝抬眸:“问你疼不疼。”

    江野对上初筝的视线,莫名的有些不自在。

    他移开视线:“还好。”

    还好……不疼啊……

    初筝重新给他上药,刚才伤口已经愈合得不错上药都疼,这下伤口裂开,上药那更疼。

    江野咬紧牙,等初筝缠纱布的时候才松开。

    “盛小姐,我刚才算救了你吧?我们就扯平吧。”

    “不一定是冲我来的。”初筝道。

    两个人呢!

    五五分还有一半是冲你来的!!

    “……”江野噎了下:“那我也算救了你,如果我不拉你……那子弹说不定打到的就是你。”

    初筝漠然的反驳:“你不受伤我就不会在那个房间。”

    “……”

    江野磨了磨牙:“我也没有让盛小姐给我换药。”

    “你不受伤,我就不会给你换药。”

    “盛小姐,你这就有点不讲理,受伤也不是我所愿,你怎么能怪我……”你要是不将我留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姑娘停下手里的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无端的觉得她此时有点凶。

    江野后面一句话在嘴里转一圈,咽了回去。

    一个女孩子这么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不对……

    他关心这个干什么?

    江野将衣服床上,慢腾腾的扣纽扣。

    他偏下头:“盛小姐,你觉得刚才的人,是冲谁来的?我不和你顶嘴,我问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