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13章 王者重临(10)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13章 王者重临(10)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廷起身,手掌掐着她脖子,幽深的眸子里如望不见底的寒潭:“庄怡,你好大的胆子!”

    庄怡喉咙被扼住,空气无法进入,呼吸逐渐困难。

    听见盛廷含怒的声音,她心惊肉跳。

    “廷……廷哥……”庄怡眼角立即泛红:“我哪里做错了?”

    盛廷:“你做过什么你不清楚?”

    “廷哥我不知道哪里错了,我什么都没做啊。”庄怡艰难的说话。

    盛廷带着压迫性的目光落下:“筝儿失踪那天你在哪里?”

    庄怡心底咯噔一下。

    但她极快镇定下来:“我……我和思思在一起啊,廷哥不信你可以查,我真的和思思在一起。”

    “筝儿说是你将她带出去的。”

    “廷哥,我没有,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庄怡立即否认,眼泪啪啪的掉:“我知道廷哥最在乎盛小姐,我不可能将她带出去,我不敢。”

    盛廷危险的眯起眸子。

    庄怡哭得梨花带雨,十分凄楚。

    庄怡跟着他多年,就是因为她听话,所以自己才一直让她跟着。

    她有那个胆子将她带走吗?

    他想到自己被初筝扒光扔在洗手间,以及最近她奇怪的表现……

    半晌松开庄怡。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怀里:“你跟我这么长时间,要知道什么人不可以碰。”

    庄怡吓得浑身发抖,含着泪点头:“我明白。”

    “乖。”

    盛廷给庄怡一个绵长的吻,然后让她出去。

    庄怡哪里敢多留。

    盛廷叫人进来:“去查筝儿失踪那天,庄怡和谁在一起。”

    资料很快就送到盛廷手里。

    庄怡那天一早就去了思思家和一群姐妹玩儿。

    从外面的监控看,庄怡的身影偶尔会从窗户边走过,没有离开过。

    直到他打电话过来,庄怡的车离开思思家,前往机场的方向。

    盛廷皱眉。

    “廷哥,明天就是交货日期。”

    “黑金那边有什么动向?”

    “暂时没有,廷哥是担心他们?”

    “这批货数量大,保不齐会有人想掺和一脚。”

    “廷哥放心,我们都看着,不会有问题。”

    盛廷还的嘱咐两句,不要出差错。

    -

    江野修养这些天,没再见过初筝,倒总是听见外面哐哐咚咚的声音。

    给自己的换药的是高平,据说是盛家的管家。

    这更让江野摸不清初筝到底只是随手救自己,还是另有目的。

    江野拿不到手机,联系不到自己人,心情也一天比一天浮躁。

    “江先生,您想出去吗?”

    高平进来就见江野在穿衣服。

    少年十分有礼貌:“躺了这么久,我出去透透气,没问题吧?”

    高平没说不可以。

    江野往楼下走。

    这些天他一直没离开过房间,发现这里有点大得离谱。

    从楼上走到楼下就用时不少。

    他站在楼梯处,往大厅的座机看去。

    “江先生可以去后面走走,空气比较好。”高平的声音拉回江野的视线。

    他点点头,跟着高平往后面走。

    后面有一个人工湖。

    “你们小姐呢?”江野随口问。

    “小姐出门了。”

    “她平时很忙?”

    高平温和的笑了下,没有回答江野。

    江野识趣的没再问,他在外面转了一会儿,等高平有事离开的时候,立即回到里面。

    -

    古丽县。

    霓虹灯在城市的夜里,作为罪恶的烟火,在江水中泛着粼粼的光波。

    这是国界边缘的一个小县城。

    江对面是居住的城市。

    江这边却是废旧荒芜。

    初筝坐在车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嗡嗡嗡——

    “小姐,江先生不见了。”高平有些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嗯?”好人卡的伤还没好全,跑什么?

    “刚才江先生说有些不舒服,我就下去给他找药,谁知道回来就不见了。”

    “嗯,知道了。”

    初筝挂断电话,往远处看去。

    那边已经有人出现。

    “盛先生,久等。”艾瑞克带着一顶爵士帽,身材微胖,走路的时候有些不平,他的腿受过伤。

    “艾瑞克先生,我也刚到。”

    盛廷伸出手,艾瑞克和他握了下手。

    “不知艾瑞克先生,为何要将地点改在此处?”

    盛廷是在交易进行前才接到消息,地点改了。

    主动权在对方手里,盛廷不得不同意。

    艾瑞克望向江面,用不熟练的中文道:“你们盛家真是人才辈出。”

    盛廷皱眉,不知道艾瑞克什么意思。

    盛家……

    现在的盛家只是过去式。

    “今晚我们恐怕交易不了。”艾瑞克转过身。

    盛廷眸光一沉:“艾瑞克先生,我们之前都谈好……”

    艾瑞克抬手:“盛先生,之前我是打算和你交易,可是现在呢,你也知道一句话,价高者得……”

    车子轰鸣声渐近。

    黑色的车子行驶进来,训练有素的停成一排。

    前面两辆车下来人,小跑至中间的那辆车,恭敬的打开车门。

    少年从车里出来。

    少年长身玉立,绚丽的霓虹灯从江面折射过来,将少年明艳的面容映衬得明明灭灭。

    少年从属下手中接过风衣,甩在身上披着,漫步走过来。

    “艾瑞克先生,盛先生。”少年笑着打招呼:“晚上好。”

    那语气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在这里叙旧一样轻松。

    盛廷眸子半眯:“艾瑞克先生,你没告诉我,你还约了江二爷。”

    这个江野,年纪看着不大,可手段厉害,不得不防。

    他以为今天晚上没什么意外。

    没想到……

    会有这么一出。

    少年漫不经心的拿手指挑了下额前的碎发:“艾瑞克先生也没告诉我,约了盛先生,盛先生生气什么呢?”

    少年笑得懒散,深邃幽暗的眸子里,却满是明晃晃挑衅。

    盛廷沉声:“江二爷,你们此时来插一脚,是不是有些不讲道义?”

    少年唇角弧度勾起,清澈的嗓音划破黑夜:“盛先生,这好东西呢大家都想要,我又没有抢,你怎么能说我不讲道义?”

    艾瑞克打圆场:“两位稍安勿躁,我们客人还没到齐。”

    少年微微抬眸,像是好奇:“还有人?除了盛先生和黑金,不知还有谁能吃下这么多的货?”

    艾瑞克看向来的方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