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9章 王者重临(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09章 王者重临(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八蛋你个狗东西!

    就不能让我喘口气吗?

    【小姐姐,败家刻不容缓!我们不能懈怠!努力败家是我们的信念!是我们的人生价值观!】

    我没有那种信念。

    我!没!有!

    【现在可以有,小姐姐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初筝奉送给王者号一个冷漠脸。

    我为所欲为起来,自己都害怕。

    【……】

    你牛你有理咯!

    反正完不成任务就倒带!哼!

    -

    盛廷因为初筝的事,这几日心情都糟糕透了。

    他想不明白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几日不见,就变得那么厉害……

    “廷哥,马上就到时间了。”

    盛廷扯了扯领带,嗯了一声。

    他在车里坐一会儿,等手表上的指针指向八点的时候,推开车门下去。

    娱乐会所人声鼎沸。

    盛廷带着人进去,避开人群,乘坐专用电梯,抵达比较安静的楼层。

    “盛先生。”楼梯口有人候着,见他出来,十分礼貌叫一声。

    “你们老大把地点选在这里,胆子可真大。”盛廷旁边的人语气不算好的出声。

    那人笑了下:“俗话说,大隐隐于市。”

    “出什么问题谁负责?”

    “只要盛先生这边保密工作没问题,我们这边就不会出问题。”

    “那可说不准。”

    两人你来我往,盛廷抬了抬手,说话的那人冷哼一声,不在接茬。

    “盛先生这边请。”

    盛廷和对方谈得不错,双方很快就确定交易时间。

    “廷哥,我去开车……”

    盛廷望着进去的方向:“你们先走。”

    “廷哥?”

    盛廷挥手让他们先走,他往里面走去。

    -

    初筝从人群中穿过,走廊里顿时安静不少。

    她面前忽的一暗。

    男人高大的身形挡住她的去路:“筝儿。”

    “……”我还假儿呢!谁是你的筝儿,乱喊什么!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男人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初筝抬眸,冰冷的眸子直勾勾的对上他:“那我该去什么地方?你准备好的笼子?”

    “筝儿你跟我回去。”盛廷的话不容抗拒。

    他上手就要拽初筝。

    今天必须将她带回去。

    初筝磨了磨牙,看来上次打得不够疼。

    “先生,请您不要骚扰我们家小姐。”

    初筝和盛廷中间立即被人插开,人高马大的保镖将初筝挡在后面。

    初筝看一眼后面洗手间。

    “让开!”盛廷浑身都透着戾气,今日来积压的怒火,完全被激发出来。

    “先生……”

    盛廷抬脚踢向最近的一个保镖。

    保镖虽然受过训练,但并不是盛廷的对手。

    但盛廷被人缠着,没注意到初筝,初筝不知从哪儿拿了个灭活罐,干净利索的将人敲晕。

    保镖:“……”

    初筝踹一脚盛廷。

    “抬进去。”初筝让人将盛廷抬进后面的洗手间,还把他给扒干净,扔进厕所。

    初筝让保镖去拿东西来把门给封死。

    保镖:“……”

    雇主是个狠人。

    “噗……”

    保镖一走,最后面的一格就响起一声轻笑,很是爽朗愉悦。

    隔间门被推开,黑风衣的少年从里面步出。

    风衣的袖子微微挽起,双手插在裤兜里,风衣被拨到身后,露出他修长又笔直的双腿。

    少年有一张格外明艳的脸。

    就是明艳,那种直击人心的漂亮。

    他往哪儿一站,洗手间似乎都蹭蹭的往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少年噙着浅笑,眉眼也是弯弯的,给人十分无害的感觉。

    初筝视线在他身上转一圈,便收回来。

    “小妹妹,这可是男厕。”少年似笑非笑的出声:“你是不是走错了。”

    “外面贴了女生不能进?”初筝一本正经的反驳。

    少年挑眉:“这是常识,还是说,小妹妹其实有什么怪癖?”

    “关你什么事。”

    少年从那头走过来,他走得慢,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红毯上,走出璀璨生辉的光芒来。

    少年站在洗手台,从兜里抽出手,放在水龙头下。

    修长又白皙的双手浸在水中,来回洗了洗。

    他收回手,自动感应的水龙头断水,洗手间恢复安静。

    少年抽了旁边的纸擦手。

    他手腕上带着一块表,从造型和给人的第一感就是价值不菲。

    将纸巾揉成一团,随手一抛,准确的抛进垃圾桶后,少年冲初筝笑一下:“你把盛廷扔在这里,不怕他报复你?”

    初筝打量他几眼:“你认识他?”

    少年将手插回兜里,往初筝扔人的那个隔间看一眼:“认识,怎么不认识。”

    末了,他稍微一顿,往初筝那边倾了倾身:“盛家的人,如雷贯耳呢。”

    “不怕。”

    少年似乎愣了下,转而才反应过来,初筝是在回答他上面一个问题。

    他张了张唇,还没出声,洗手间的灯忽的灭了。

    整个洗手间陷入一片黑暗中。

    初筝还没拿出手机,身体忽然就被人抱住。

    初筝用巧劲将人掀开,压在洗手台上:“找死?”

    手底下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压着他的手,感觉到对方在发抖。

    初筝:“???”

    初筝摸出手机,按量手机屏幕,往洗手台上的人看去。

    少年精致明艳的脸上毫无血色,眉眼间似还带着几分稚气,睫羽轻颤。

    他在害怕?

    少年眸子紧紧的闭着,像是要呼吸不过来一般。

    初筝:“……”

    刚才不是挺意气风发来着吗?

    怎么灭个灯,就跟要了命似的。

    初筝松开他,少年立即抱着她胳膊,初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抱着自己胳膊的手。

    初筝半晌才出声:“放开。”

    少年跟没听见似的,紧紧的拉着她胳膊。

    洗手间的灯闪烁两下,亮了起来。

    少年睁开眼,胸口极快的起伏两下。

    看清自己抱着初筝的姿势,如受到惊吓一般迅速后退。

    他表情有些古怪,须臾声音微微嘶哑:“抱歉。”

    少年眸子里漾着几分戾气,让那张明艳的脸看上去多了凌厉感。

    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血色,呼吸也恢复正常。

    他低下头,看一眼手腕上的表,余光扫过初筝,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