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2章 神壕攻略(2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2章 神壕攻略(2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纪瞳瞳说自己虽然没看见,但是和初筝生活这么久,她不会感觉错,就是初筝。

    初筝则一脸冷漠的否认。

    不是她。

    她没做过。

    要拿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污蔑。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不是我。”初筝否认得理直气壮。

    纪瞳瞳红着眼:“是你……爸,就是姐姐,是她害我……我以后怎么见人?爸,你要给我做主!”

    杨茜茜是她朋友,平时可以手拉手,一起逛街,甚至睡一张床。

    可是……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纪瞳瞳心中就是一阵恶心,哭得更起劲,情绪也有些失控。

    “老纪,这事你必须查清楚!”继母搂着纪瞳瞳,今天这事,那么多人都看见了,还有孟家……联姻的事都说好了,怎么就碰巧出这么一件事?

    想到这里,继母心底就是一阵怨恨。

    这事要是纪初筝做的,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纪父:“……”

    他看一眼站在门外,冷漠到极致的女儿,竟不知该说什么。

    纪父最后让继母先带纪瞳瞳回房间。

    至于杨茜茜……杨茜茜本是想害初筝,东西是她准备的,她不知道初筝是怎么知道的。

    她只知道自己是被初筝拖到这个房间,强行灌下半杯酒。

    这话她当然不能说,不然最后也只会是她没理。

    杨茜茜只能咬紧牙,说自己不知道,纪父让杨家先将杨茜茜接回去。

    不过发生这样的事,杨家岂能善罢甘休。

    等纪父将杨家人送走,头疼的看着一片狼藉。

    嗡嗡嗡……

    手机振动在空寂的环境下,格外突兀。

    “纪总,查到了……”

    随着电话里的声音,纪父本就难看的脸色,此时更加阴沉。

    -

    继母闹着要让纪父查这件事的真相,自己女儿受如此大的委屈,以后怎么在圈子里见人?

    现在整个圈子估计都知道,她女儿是个百合,还在生日宴会上,做出那等事……

    杨家那边也不依不挠。

    反倒是初筝,雷打不动的上下学,完全不受影响。

    药是杨茜茜弄来的,她一个学生,做事即便小心,也会留下痕迹。

    纪父查到这里,直接将证据甩给杨家人看,杨家顿时哑口无言。

    至于杨茜茜为何自己会中招,那就得问她自己,他们纪家不负责。

    “老纪,瞳瞳受这么大的委屈,你就不管吗?瞳瞳说……是初筝做的,我知道初筝是你女儿,我这些年也一直将她当成亲生女儿,没有亏待过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瞳瞳?”

    纪父被继母拦着质问。

    纪父揉了揉眉心:“这件事你好好问问瞳瞳,不要污蔑初筝。”

    “老纪你什么意思?瞳瞳受了委屈,怎么现在你还要质问她?”继母不干了。

    纪父不想怀疑纪瞳瞳,可是想到他之前让人查的那件事,结果……竟然和纪瞳瞳有关系。

    纪瞳瞳没有亲自出面,可放钱是她亲自去的。

    普通人查不到,他还查不到吗?

    纪瞳瞳让人去强女干他女儿,这是他印象中的那个纪瞳瞳做得出来的吗?

    纪父这几天都是压着怒火,一直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让人再去查一遍。

    可不管查几遍,都是同样的结果。

    那件事和纪瞳瞳脱不了关系。

    生日宴会的事,药是杨茜茜拿来的,这种药,杨茜茜总不是拿来给自己用。

    既然不是给自己用,那是给谁?

    不管是给谁,杨茜茜都是自食恶果。

    至于纪瞳瞳……

    “老纪,你说话啊?你必须给瞳瞳主持公道,不然她以后还怎么见人,你知道现在外面怎么说瞳瞳吗?”

    “够了!”纪父呵斥一声。

    他想说什么,最后又忍住,推开继母,快速离开。

    “老纪!”

    “老纪你站住!”

    “你什么意思!”

    继母在后面大叫。

    然而纪父头也没回的走了。

    继母气得直喘气,一转头就对上初筝冷冰冰的视线。

    “是你……”继母指着初筝,眼底愤怒涌现:“是你害我瞳瞳。”

    初筝拎着书包下楼:“你有证据吗?”

    “瞳瞳看见你了!”她相信瞳瞳不会乱说,肯定是她做的。

    她也问过瞳瞳,杨茜茜是想整纪初筝,怎么最后中招的是瞳瞳和杨茜茜?

    “纪初筝你个小贱人,竟然这么害瞳瞳,我就知道你是不个好东西!”继母越说越气,几步冲上去,扬手就要打初筝。

    初筝撑着扶手,一跃而过,从后面推了继母一下。

    继母本就用力,被初筝一推,直接扑在台阶上。

    “纪初筝!”

    “你真吵。”要是能做掉就好了,多省麻烦,可惜可惜。

    初筝漠然的拎着书包离开。

    继母爬起来,初筝已经不见踪影。

    -

    纪父似乎在查继母,好几天都没见到人影,继母和纪瞳瞳明显不安,但又打听不到纪父的消息。

    初筝嫌继母和纪瞳瞳吵,也没回来。

    这天,她需要拿点东西,趁机放学的时候回来,碰上继母正和纪父吵架,两人前面不知道吵了什么,她回去的时候,正好说到离婚上。

    继母反应激烈,坚决不同意离婚。

    纪父甩了一叠照片过去,继母表情瞬间苍白下来。

    初筝无视他们,径直上楼。

    半个小时后,纪父敲开她的房门。

    纪父神色憔悴,满脸的歉意:“初筝,以前是爸爸忽略你,本以为找个人来照顾你,没想到会让你受更大的委屈。”

    都是那个女人和纪瞳瞳平时表现得太好。

    纪初筝又叛逆,在家里,她们更像是被欺负的一方。

    他也从来没去深究过,总是看表面。

    他这几天,将这么多年来发生的事,都一一细想一遍,发现曾经自己被表面蒙骗得多么彻底。

    初筝跟他说,她们母女图的是他的家产。

    他心底并不信,因为她从不过问自己公司的事。

    可是……

    细查下来,才发现,这个女人暗中竟然做了不少事。

    “你原谅爸爸,爸爸知道错了,以后爸爸一定好好补偿你。”

    “都过去了。”初筝模棱两可的应一声。

    纪父眼眶有些红:“爸爸会处理好这件事,你放心。”

    初筝点头。

    纪父到嘴边的话,转一圈又咽了回去,最终叹口气,嘱咐她两句,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