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4章 王者重临(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04章 王者重临(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小姐,你说要是廷哥看见你这个样子,他会怎么想?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丝不挂的躺在这里任人作为……”

    初筝模模糊糊的听见声音。

    但她身体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那个声音消失,砰的一声关门声后,她才缓过来。

    四周很黑。

    伸手不见五指,浓稠如墨的黑暗令人恐惧。

    初筝只觉得身体软绵,四肢都没什么力气,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初筝放平身体躺着。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懵逼三问后,初筝意识渐渐回笼,关键词渐渐窜连起来,理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

    -

    原主姓盛。

    盛家一直是祖传涉黑团伙,势力庞大,业务广泛,黑白通吃。

    但就在半年前,盛家的当家人盛珉突然失踪了。

    盛珉便是原主的父亲。

    盛珉只有原主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养子盛廷。

    在盛珉失踪后,盛廷极快的自立门户,带走大部分的人,盛家岌岌可危。

    而盛家唯一的大小姐从来不沾这些,也不懂。

    她是养在城堡里,永远不会有看见黑暗一面的小公主。

    然而当盛珉失踪后,原主便再也不是那个让人羡慕,人人尊敬的小公主。

    盛家内部大乱,小姑娘茫然无措。

    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准备吞并这个失去龙头的组织。

    在原主不知所措的时候,盛廷突然出现。

    原主很尊敬这个养兄,此时他出现,原主将所有依赖都给了他。

    可是没想到,盛廷对她怀有别样的感情。

    他喜欢原主。

    他要原主成为他的女人。

    原主只是将盛廷当成哥哥,不喜欢他。

    盛廷却以盛家要挟她,她要是敢离开他,他就让盛家毁于一旦。

    原主一个娇生惯养,从未接触过黑暗的小姑娘。

    被盛廷这么一吓唬,哪里还敢跑。

    她被盛廷关了起来。

    盛家如何她完全不知道,她每天做什么,吃什么,穿什么,都是盛廷安排。

    好在盛廷并没有碰过她,因为他想让原主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女人。

    然而原主越来越抗拒盛廷。

    她的抗拒、害怕,让盛廷十分恼怒。

    原主不想被盛廷这么关着,她想离开他。

    可是她做不到。

    盛廷身边有个女人叫庄怡,他们都说那是盛廷的情人,连女朋友都够不上。

    庄怡对自己有很大的敌意,因为她喜欢盛廷,可盛廷想得到的却是她。

    原主没想到庄怡会找上门。

    她告诉自己,她可以找机会让她离开这里,但她必须永远也不能让盛廷找到。

    这正是原主所想,几乎是立即答应了她。

    可是那一次,她并没有跑掉。

    盛廷很快就追上她。

    盛廷也不抓她,就看着她跑,看她恐惧、无助。

    当然最后原主还是被抓了回去。

    庄怡帮她的事,没有被发现,但盛廷看管原主越来越严,庄怡一开始还打算找机会放原主走。

    然而随着盛廷的行为,庄怡越来越恨原主。

    终于庄怡趁盛廷不在的时候,将原主带了出去。

    可她并不打算放原主走,她要彻底毁了原主。

    原主被找到时候,虽然还没被如何,可她被注入了某种可以上瘾的药品。

    那种药品一沾就上瘾。

    原主被带回去后,怎么都戒不掉。

    因为盛廷帮她戒,庄怡就会偷偷给她增加毒瘾。

    原主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她连死都做不到。

    有一段时间盛廷似乎忙别的事,来看原主的时间越来越少。

    反而是庄怡,有大把的时间耗在她这里。

    庄怡折磨她。

    让她毒瘾犯的时候,跪在地上求她。

    当庄怡觉得解恨了,伪装出原主与人逃跑,追逐的时候,不小心的失足跌落山坡死亡。

    自此原主的一生结束。

    初筝呼出一口气。

    现在的时间线,应该是庄怡帮助原主逃跑过一次,原主被抓回去,庄怡逐渐恨她,再次将她带出来,打算毁掉她的那处戏。

    初筝在黑暗里摸了摸自己手腕。

    应该还没有被注射过东西。

    不过也快了。

    她得离开这个鬼地方。

    初筝捏着手腕,感受这身体的力量……

    有个屁的力量。

    这真的是个金丝雀。

    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劲都使不上,初筝怀疑拎十斤重的东西都悬。

    适当的锻炼学习,真的很有必要!

    初筝撑着墙坐起来,这是一个很空的房间,什么都没有,也不大,约莫十平米的样子。

    初筝冷静的确定自己的环境,最后在墙上摸到门。

    啪哒、啪嗒……

    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门外有人来了。

    门的隔音并不好,初筝能清晰的听见外面的说话声。

    “怡姐,这事要是让廷哥知道,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女人的声音响起:“放心,廷哥不在市里,只要你们守口如瓶,就说她自己跑出来,谁也不会知道。”

    “这……”

    女人打断说话的人:“行了,把东西拿进去,抓紧时间。”

    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

    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渐渐响起议论声。

    “真的要做啊?”

    “怡姐交代的,能不做吗?”

    “可这是盛初筝啊,廷哥要是知道,咱们都活不了。”

    “那有什么办法,你去和怡姐说?咱们现在有回头路吗?把这事干完,咱们就赶紧拿钱走人。”

    “我还是怕……”

    “怡姐给的钱足够我们出国,等廷哥回来,咱们早走了。行了,别墨迹,抓紧时间。”

    外面交谈声停止。

    门上的锁被人拧动。

    初筝靠在门后,房门被推开,光线从门缝逐渐扩散,照亮整个房间。

    “人呢?”

    两道人影同时从外面进来。

    此时的光线足以看清整个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里,他们没有看到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锁得好好的。

    怎么会不见了?

    “找我?”

    砰——

    房门关上。

    一人手里拿着手电,啪的一下打开,朝着门口射去。

    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儿,赤脚站在墙根。

    及腰的长发,裹着她纤细轻盈的身体。

    女孩儿面色苍白,乌黑的眼睛,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如能吸食人的灵魂一般。

    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一股凉气从脚底窜到脑门。

    两人同时打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