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2章 王爷万福(3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02章 王爷万福(3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悄无声息的踩着雪,从屋脊上落到庭院里。

    此时整个宫殿都十分安静,宫女太监一个都看不见。

    初筝踩着台阶,走到宫殿外面,里面很安静,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没人?

    不对啊……

    她看见叶阳进来的。

    这可是她跟踪叶阳好几天的结果。

    初筝绕到另一边,然后就听见细微的声音,似女人轻微的呻吟,被压得极低。

    初筝找到一扇没关好的窗户,往里面瞧一眼。

    殿内的大床宫纱层叠,光线太暗,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

    初筝手指在窗边挠了下。

    她凝神细听。

    殿内。

    程筱媚眼如丝,勾着男人的脖颈,主动迎合。

    她如今有三个月的身孕,倒不是很显怀,就是微微有些隆起。

    男人压在她身上,小心的动着。

    “筱筱……”男人低声叫她,等最后冲刺后,他翻身躺在旁边。

    程筱撑着身子坐起来:“荣王的事,到底怎么办?我要不是有了身孕,现在早就被砍头了。”

    皇帝让人查,可没查到什么。

    她就是唯一的嫌疑人。

    皇帝如今算是把她软禁在此处。

    “筱筱,你别着急。”

    “我怎么不急,要是他知道……”程筱都不敢想,皇帝知道这孩子不是他,她的下场。

    “程初筝那个贱人。”程筱捏着拳头:“她到底是怎么发现,还将这件事栽赃给我的!”

    “筱筱,我就和你说,让你不要冲动。”叶阳叹气。

    荣王那件事是程筱自己做的。

    叶阳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要不是他处理掉几个人,估计皇帝早就问出来了。

    “可是我就是见不得她那样,你看外面现在说的,她凭什么过得那么好?我却在宫里受罪?”

    程筱话语里满是恨意。

    “叶阳,是她拆散我们的。”程筱声音哀怨。

    叶阳眸子微微眯起,眼底透着危险的光。

    叶阳安抚程筱一会儿,最后安抚着安抚着又开始新一轮的运动。

    砰——

    火光瞬间将殿内照得通明。

    御林军从殿外进来,将床榻围住。

    叶阳和程筱惊得魂飞魄散,抓着衣服往身上遮。

    明黄的身影缓步进来,他铁青着脸挑开垂落的宫纱,里面的场景落入眼底。

    皇帝眼底的阴鸷渐露,手背上青筋暴起。

    “穿上衣服,滚出来!”

    宫纱落下,程筱面无血色,浑身颤抖的看向叶阳。

    不是说皇帝今天翻了淑妃的牌子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对……

    一定又不对的地方!

    -

    皇帝负手站在外面,他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因为有个人黑灯瞎火,摸到淑妃寝殿,将他拎出来,扔在外面动弹不得得听墙角。

    别让他抓到是谁!

    是的。

    皇帝并不知道是谁干的。

    但是他此时更愤怒的是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臣子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

    初筝隐在暗处,瞧着皇帝盛怒的踹翻叶阳。

    她摸一下胸口。

    胸前的红领巾又鲜艳了呢。

    今天也在努力做一个好人。

    【……】小姐姐,你对好人到底有什么误解,你这算哪门子的好人?

    让皇帝抓奸,不被蒙在鼓里,我难道不是好人?

    【……】

    回家亲好人卡。

    【……】

    不要脸!

    流氓!

    初筝悄无声息的离开皇宫,深藏功与名。

    第二天初筝就听说程筱被打成血人。

    完全不在乎世俗眼光,只想求长生的奇葩皇帝,直接让人将程筱扔在成王府外。

    皇帝还让人砸了成王府的牌子,可见是有多生气。

    自从初筝离开成王府后,成王府做主的便是成王妃。

    本该在宫里受宠的女儿,突然被这般模样扔回来,成王妃吓得差点晕过去。

    初筝听说成王府好一阵热闹。

    叶阳不知道什么下场,没听见音信。

    但叶家如临大敌的样子,就差卷铺盖跑路的架势,估计不会太好。

    一个后宫宠妃,突然这般模样被扔回府中。

    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够外面百姓议论纷纷。

    程筱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保住。

    成王妃花了不少钱请大夫才保住程筱的命。

    五天后,御林军围住成王府,在成王妃大喊大叫中,刚捡回来一条命的程筱被强行带走。

    初筝的马车靠在边缘。

    程筱被御林军压着,苍白着一张脸,眼中一片灰败。

    在看见初筝的时候,她眼底忽的迸射出一股恨意,挣扎着要朝着初筝那边扑过去。

    “程初筝,你个贱人!”

    “我杀了你!”

    御林军将程筱拉回去,十分恶劣的抽了她两巴掌。

    程筱本就有伤,被压着动弹不得,只能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初筝。

    初筝挑着车帘瞧着,神色冷淡至极,仿佛在看一件十分平常的事。

    她那平静的样子,越发刺激到程筱。

    程筱连拖带拽的被带走。

    成王妃扑到初筝马车前:“初筝,你救救你妹妹,你救救你妹妹!”

    成王妃形容狼狈,刚才拉扯间,将她的头发拉散,哪里还有一个王妃的样子。

    “我救不了她。”初筝平静的道。

    “为什么救不了?她是你妹妹,你救救她!!”

    成王妃说到后面忽然激动起来,不断的捶打马车,犹如一个市井泼妇。

    “程初筝你救你妹妹,你救她,你救她啊!!”

    “她是你妹妹!”

    “你必须救她!!你怎么能见死不救,程初筝你救你妹妹!!”

    成王妃吼得撕心裂肺。

    初筝懒得和成王妃纠缠,放下车帘,让人赶车离开这里。

    “程初筝你不得好死!”

    成王妃尖锐的咒骂声从后面传来。

    初筝扣着手腕,指尖在手腕上轻轻的敲击,睫羽低垂,挡住眼底的神色。

    程筱再次被带走,是因为荣王的事。

    谋杀荣王,死罪一条。

    但有老臣念及成王的情分,向陛下求情,最终将程筱改为流放,终身不得回京。

    成王妃拿出成王府的小金库,想救出自己女儿,小金库没了,女儿也没救出来。

    成王妃气急攻心,一病不起,成王府也成为一个空壳子。

    成王府的下人们纷纷离开。

    最后只剩下偌大的成王府和重病不起的成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