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9章 王爷万福(2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9章 王爷万福(2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绿珠姐姐,王爷和王妃起了吗?”

    绿珠站在房间外,看一眼房门,低声道:“还没呢,你们先把东西备着,一会儿王爷和小姐起来再用。”

    “好的。”

    下人们下去准备,走动声可以传到房间里面。

    房间里一片凌乱,燕归亲着初筝眉心,初筝微微抿着唇,没有发声,清冷的眸子里弥漫着淡淡薄雾。

    阳光从窗柩落进来,将两人交叠的影子投在床帷上。

    终于少年轻轻低吟一声,身体压下去,紧紧的搂着初筝。

    片刻后他又开始亲初筝。

    初筝抬手将少年一缕发别在他耳后:“好了,别闹了。”

    少女的声音带着几分克制,不似之前清冷。

    少年声音嘶哑:“我没闹。”

    昨天晚上明明都是她主导,他今天早上也才一次而已。

    而且他瞧着,好像是她没睡醒,不想动……

    燕归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只能趁她不想动的时候,才能做主。

    但是燕归想到昨天晚上的画面,顿时又觉得口干舌燥。

    初筝察觉到他身体有些变化,赶紧出声:“昨晚你闹那么久,今天早上起来就开始,注意身体。”

    “可是和你在一起,我就觉得时间好快,真想让时间停在这里。”

    燕归暧昧的含着她耳垂。

    初筝拥着他,淡淡的道:“时间不会停止。”

    “……”他当然知道不会。

    少年再次动起来,初筝此时从睡意中清醒过来,哪里还肯让少年主动。

    两人位置颠倒。

    少年轻呼一声:“我想……”

    初筝微微俯身,声音压得有些低沉:“想什么?嗯?”

    “……”

    少年委屈的撇下嘴,很快就什么都不想了。

    燕归身体打小就不好,初筝是真的怕他出个什么意外,没敢耽搁太久。

    初筝推开少年,起身下床,套上衣服后,放下床帷,让人送水进来。

    热水一早就准备好,很快送进房间。

    绿珠小心的觑着初筝的脸色:“小姐,需要绿珠伺候吗?”

    “不需要,下去吧。”

    绿珠看一眼床帷,恭敬的退出房间。

    初筝挑开床帷。

    少年如婴儿一般蜷缩在床上,被汗水沁湿的长发贴在他身上。

    他抬起湿润的眸子,像森林里晨雾中的小鹿。

    初筝俯身亲他一下,将他抱起放进热水里。

    “你不要这么抱我。”燕归抗议。

    这是抱女孩子的抱法,每次都这么抱他。

    她身上也没多少肉,怎么就这么大的力气。

    初筝认真的征询意见:“那要怎么抱你?”

    “……”

    燕归噎住。

    半晌,他笃定的道:“我是男人,总之你不要这么抱我,我可以自己走……”

    “哦。”

    初筝给他洗完身体,又打横抱回去。

    “……”

    等两人收拾好出来,已经快中午,少年精神还不错,走路都生风。

    整个人也不再是死气沉沉,像是一夜间有了活力。

    “王爷好像有些不一样……”小贵子自言自语。

    绿珠从旁边过去,小声的轻哼:“当然不一样。”

    小姐对他那么好,还和以前那样,对得起小姐吗?

    小贵子:“……”

    -

    “滚出去!”

    程筱打落一地的瓷器,将宫女太监全部赶走。

    初筝和晋王的那场婚礼,传进宫里,都是令人羡慕的存在。

    她呢?

    她进宫的时候,连平常后妃进宫该有的礼仪都没有。

    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享受那么好的待遇,十里红妆……

    十里红妆!

    世人羡慕!

    她本来也可以十里红妆嫁给叶阳……

    可是现在自己却在这里对着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阿谀奉承。

    都是成王府的千金小姐。

    她凭什么从生下来就享受比自己好的东西。

    “我现在是辰妃。”程筱忽的冷静下来:“是后宫最受宠的娘娘,程初筝算什么。”

    “来人!”程筱扬声。

    外面候着的宫女太监立即进来跪下。

    程筱此时已经冷静下来,恢复那个雍容华贵,知书达理的辰妃。

    “收拾一下。”

    大殿很快就恢复正常。

    程筱招手叫来贴身宫女,将一封信交给她。

    -

    成王府千金和晋王的婚礼,三天过去热度都没消减。

    满城盛开的海棠,和婚礼上撒的金叶子金豆子,都足以维持这样的热度。

    甚至有人说初筝种的海棠,就是为了晋王。

    不然怎么满城海棠,就在他们成婚那天开呢?

    初筝:“……”

    我只是败个家。

    至于海棠为什么在婚礼那天开,完全是意外。

    “外面都说那些海棠你是为我种的。”燕归不知从哪儿回来,有些好奇:“是真的吗?”

    初筝:“……”

    初筝衡量下,点头。

    燕归眸子微微亮起:“你那个时候就看上我了?”

    “……”

    她确实是盯着好人卡很久了,四舍五入一下,大概也算吧?

    所以初筝十分镇定的点头:“嗯。”

    好人卡开心就好。

    燕归眯着眼笑起来,以往总是沉寂的少年,此时笑起来,更如这世间最瑰丽的色彩。

    他知道,那些海棠花肯定不是为自己种的。

    可是她愿意哄着自己,燕归就觉得高兴。

    但燕归没想到,海棠花花期一过,初筝便花重金将满城海棠换成紫薇花。

    这是真真切切为他种的。

    每一棵树上,都刻上了他的名字。

    紫薇花花期一过,又换上桂花。

    入冬便让人种上腊梅。

    白雪皑皑,满城红梅迎风绽放,风雪掩不住它们的风华,香气侵袭整座皇城。

    “去年我来的时候皇城里还没红梅,怎么今年全种上了。”

    初入皇城的人都傻眼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咱们晋王妃种的。”

    “晋王妃?什么时候有个晋王了?”有些消息不通的人,更显得茫然。

    “六王爷,封了晋王。”旁人解释:“半年前和成王府的大小姐成婚,自从那之后,咱们皇城的花都换了四次了。”

    “这些可都是晋王妃为讨晋王开心种的。”

    “……不对吧,正常情况不是男人讨女人开心吗?”

    “哈哈哈,咱们晋王妃有钱啊。”成王府现在还没被败光,他们也觉得很神奇。

    先帝曾经是把整个国库都赏给成王了吧。

    “晋王妃这么宠晋王?”

    “那可不,晋王现在可是咱们皇城最让人羡慕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