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5章 王爷万福(2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5章 王爷万福(2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那天晚上后,燕归对初筝表现得就要自然多了,不像之前总是闪躲避让,别扭又怪异。

    初筝高兴的自然是可以亲她的好人卡。

    对于初筝来说,好人卡整个都是她的,亲亲怎么了?就要亲!

    燕归对此有些抗拒,但他答应过初筝,只能接受初筝偶尔心血来潮,转身就要亲他的行为。

    “不要亲了。”燕归软软的道:“我们还要赶路。”

    并不是很想出去。

    出去王八蛋要搞我。

    初筝将燕归抵在树干上亲,细细绵绵的吻,如春雨浸润。

    阳光拉长两人的影子,交缠着投在草地上。

    燕归有些恍惚。

    如果……

    如果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生活多好?

    初筝抱着燕归,下巴压着他肩膀:“走吧。”

    少年双手虚虚的环着初筝,有些无奈:“你压着我,怎么走呀?”

    初筝抬手替他挡了挡太阳,正儿八经的道:“太阳这么大,一会儿再走。”

    燕归:“……”

    -

    “前面好像有人。”燕归指着不远处的炊烟。

    初筝顺着看过去,那边炊烟袅袅,隐隐还有一股香气。

    “过去看看。”

    初筝带着燕归过去,看着距离不远,两人过去却走得天都黑了。

    半山腰上,有两间茅草屋,空地上有火堆,旁边还放着树根做的桌子。

    “你们干什么的?”

    茅草屋内,一个老头杵着拐棍,佝偻着腰瞧着他们。

    穿着打补丁的麻布衣裳,有点像个混丐帮的。

    他瞎了一只眼,整个眼珠子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黑乎乎的眼眶,看着让人害怕。

    荒郊野外,有个人……怎么都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

    会不会遇上吃人肉的?

    看他的样子肯定吃的少,都快瘦成闪电了。

    初筝满脑子跑火车,面上却摆着镇定冷静:“迷路了。”

    “迷路?”老头一瘸一拐的走出来,语带狐疑:“荒山野岭,你们怎么会迷路到这里?”

    “从岐山上掉下来,然后走到这里。”初筝平静的陈述。

    老头完好的那只眼睛眯起,拐棍戳了戳地面,似乎相信了初筝说的。

    “岐山离这里很远,山里蛇狼虎豹诸多,你们能走到这里,也是运气不错之人。”

    “嗯。”

    老头瞪初筝一眼。

    初筝:“……”

    瞪我干嘛啊!!

    “你们想出去?”老头主动问。

    “嗯。”

    老头似乎噎了下,怎么好像他才是那个要求救的人?

    初筝完全没有问路的意思,那个漂亮少年,安静的站在她身边,静谧的眸子盯着某处。

    “从这里出去,还有好几天的路程,你们往西走就行。”

    老头看看天色,不情不愿的道:“今天天都黑了,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明天再走。”

    说完老头便回了茅草屋。

    初筝也不打算再走,晚上在山林里行动,确实很麻烦。

    不是危险,是麻烦。

    初筝决定在这里休息,明天再走。

    燕归有些累,天色黑沉下来便睡了。

    初筝坐在地上拿着树枝在地面乱画。

    【主线任务:请在一个时辰内,花掉十万两银票。】

    初筝:“……”

    请问王八蛋同学,我要在荒郊野外,如何花掉十万两银票?

    十万两!

    我拿来烧吗?

    烧了你也不给批任务完成啊!!

    【小姐姐,要善于发现。】王者号语调清脆欢快。

    我善于发现个球,这里除了树还有什么,还想让我买一山的树回去埋了皇城吗?!

    这里有什么!

    有什么!

    你说!

    【……】小姐姐不要这么凶啊!!吓死个系统了!抱紧小尾巴,躲起来躲起来。

    王者号不再吭声。

    初筝气得爆炸。

    她一定要做掉王八蛋这个狗东西!

    初筝目光在睡着的燕归身上转一圈,余光扫过茅草屋……

    茅草屋!

    初筝小心的将燕归放下,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起身气势汹汹的走向茅草屋。

    老头听闻初筝要买东西,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我这里能有什么卖给你的?”

    “你有什么值钱的?”

    十万啊!

    王八蛋不会平白无故的发布这么大金额的任务。

    “我没有。”老头一只眼满是‘这小姑娘大半夜无理取闹是不是有病’。

    “你有。”肯定有!

    “我没有!”老头将初筝赶出去。

    初筝目光扫过茅草屋,茅草屋很简陋,挂着老头的一些生活用品,以及一些储存起来的肉。

    “那是什么?”

    初筝指着堆在角落里,落了灰还上了锁的箱子。

    “那是……”

    老头看初筝一眼。

    “你要买?”

    “你卖?”

    “卖。”

    初筝甩烫手山芋一般,将银票扔给老头。

    “……”

    -

    燕归听见初筝回来的脚步声,立即闭上眼。

    脚步渐近,她在他旁边站了一会儿,衣服摩擦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他就被抱进怀里。

    他贴着女孩胸口,能听见她的心跳。

    燕归盖在外套下的手微微攥紧,她和那个老头交易了什么?

    这荒郊野外,好像只有他……

    燕归身体有些僵,初筝抚了抚他后背,又低头亲他额头:“别怕。”

    “……”

    燕归在心底微微叹口气,身体渐渐放松下来,靠着她睡过去。

    第二天初筝便离开那个地方。

    带上了他。

    并没有和他想的那样,将他给卖了。

    那她和那个老头交易的什么?

    -

    燕归开始还能数数天数,但后面时间太久,他也不记得多少天。

    他也发现初筝磨磨蹭蹭,似乎并不想出去。

    但有时候她又积极赶路,好像那是他的错觉一般。

    虽然最后他们还是走了出去。

    距离岐山事发,已经过去快半个月。

    皇帝和其余大臣早就回到皇城。

    当天伤亡惨重,但大部分的大臣家眷都没事,死的都是御林军和护卫随从。

    对于此事皇帝盛怒。

    砍了好些人的脑袋,最后还没查出是谁做的。

    初筝和燕归赶回皇城。

    成王府挂着白灯笼,白绸随风飘摇。

    初筝和燕归在那场混乱中失踪,绿珠和小贵子让人寻找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象征性的找找,很快就以没找到人,掉下悬崖必死无疑的结论搪塞过去。

    小贵子和绿珠人微言轻,成王府得知这个消息后,成王妃立即重新掌权。

    现在正为她办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