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2章 王爷万福(2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2章 王爷万福(2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咳咳咳……”少年抵着唇咳嗽,整个人都在轻微颤抖。

    少年咳了好一会儿,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显得苍白。

    初筝上前,想替他顺顺气,结果少年往里面侧了侧,避开她的手。

    燕归低垂着眉眼,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下巴和侧脸,耳尖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因为冷,泛着淡淡的红晕。

    初筝看一眼自己的手掌。

    躲什么?

    干净的!

    初筝一把将人拽回来。

    她站着,燕归坐着,被她拽回来,燕归直接靠着她小腹的位置。

    初筝凶巴巴的道:“躲什么?”

    少女身体馨香,沁人心脾。

    燕归耳尖更红了一些。

    温热的手掌在他后背拂过。

    他身体微微僵硬。

    嗓子里痒得难受,燕归捂着嘴咳嗽不止。

    “咳咳……程小姐,麻烦你放开我。”燕归缓口气,轻声道。

    “好点了?”

    燕归又是一僵,木着脸点了点头。

    初筝松开他。

    燕归立即往里面移了下,扯着被子盖住自己。

    正巧小贵子将姜汤送来。

    燕归端着碗,用白瓷的勺子,慢慢的喝着姜汤。

    袅袅的白雾将少年嫣红的唇衬得更加鲜艳……

    “程小姐您也喝一点?”小贵子盛了两个碗。

    “嗯。”

    初筝这次倒没拒绝。

    她有点渴,特别是看燕归喝姜汤的时候。

    燕归喝完姜汤,低着头,礼貌的道:“多谢程小姐,我想休息,改日再登门拜谢。”

    这是逐客令。

    初筝听得出来。

    救他一命,就是这么对自己的。

    没良心的小东西!

    初筝沉默的看他一会儿,转身离开。

    小姑娘走路生风,气势汹汹的离开房间。

    小贵子茫然的看着自家王爷。

    怎么感觉气氛有点怪呢?

    “小贵子。”

    “王爷?”

    “拿个披风给程小姐。”

    小贵子刚才的注意力全在燕归身上,此时才想起来,程小姐身上好像也是湿的。

    小贵子立即应一声:“是。”

    -

    荣王差点溺死,好不容易抢救回来,太医们都不敢懈怠,纷纷守在殿外,就怕荣王有个什么好歹。

    “好好的怎么会溺水?”一个太医疑惑。

    “那水也不深啊,荣王还会水,就算不小心掉进去,也不至于溺水。”另外一个太医附和。

    “谁说不是……”

    太医们都觉得奇怪,但又说不出奇怪在哪里。

    只能等荣王自己醒过来。

    殿内,初筝端着木盆,从窗户翻进来。

    木盆里黑乎乎的一片,乍一看以为是墨水,细看下就能发现里面的东西都是活的。

    蠕动的水蛭,让人头皮发麻。

    这个木盆就是当时荣王随从端着的那个。

    初筝在殿外找到的。

    她面无表情的端着木盆走到荣王床边。

    一把掀开荣王身上的棉被,直接将正盆水蛭倒了上去。

    敢欺负我的好人卡!

    弄死你个狗东西!

    初筝倒完水蛭,翻窗离开。

    据说后半夜太医进去查看的时候,才发现荣王那满床的水蛭。

    一群太医捉了半夜的水蛭。

    -

    “你们干什么!”

    小贵子惊慌的声音响起。

    砰——

    殿门被人踹开,御林军闯进房间,直奔燕归那边。

    燕归刚醒,睡眼惺忪的看着闯进来的人。

    御林军丝毫没有尊敬,板着脸问:“六王爷,昨天晚上你在何处?”

    “在房间。”燕归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御林军打量房间一眼:“可有人证明?”

    小贵子不知道出什么事了,直觉告诉他事情大条。

    他赶紧道:“王爷落了水,身体虚弱,昨晚奴才三番五次去请太医,好些人能作证。”

    御林军让人去求证。

    和小贵子说的一致,燕归身体不好,也是众所周知的事。

    御林军气势汹汹的来,又气势汹汹的离开。

    燕归让小贵子去外面打听一下。

    荣王的事整个行宫都知道了,小贵子很快就将消息带回来。

    “王爷,您说谁这么多大胆,敢这么整荣王?差点就要了荣王的命。”那满床的水蛭,听得都头皮发麻。

    燕归倚着床头,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个身影。

    “王爷?”小贵子小心的叫一声。

    “我累了。”

    “……”小贵子觑了觑燕归的神色:“那王爷再睡会儿。”

    小贵子退出房间。

    站在殿外摇了摇头,王爷怎么也怪怪的?

    -

    皇帝让御林军抓将荣王害成那样的凶手。

    查来查去,什么都没查到。

    水蛭是荣王自己派人弄来。

    当天晚上一群太医守在外面,还有御林军和荣王的随从守着,可以说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那满盆的水蛭,怎么就跑到荣王床上去了?

    这事古怪得很,行宫里的人有些惶惶不安。

    程筱和荣王先后出事。

    皇帝暴躁得大臣们都快要压不住了。

    好在祈福吉时到了,堪堪将暴躁的皇帝给拉住。

    然而祈福的时候,又出事了。

    祈福的祭品竟然都不见了。

    好不容易重新布置好祭品,祈福中途又下起暴雨。

    还从来没有人在祈福当天遇上这样的情况,一群人惊得面无血色。

    仿佛上天都不满这次祈福。

    朝臣们和祭官都觉得这是不祥之兆。

    然而皇帝的怒火累计到一个爆发点,一连砍了好几个人。

    祈福要持续半个月,皇帝却在祈福过程中杀人,朝臣们个个气得呕血,又不敢多言,怕暴君一言不合把他们也砍了。

    这半个月整个行宫都透着一股压抑,令人喘不过气。

    祈福过程繁琐,女眷和大臣们不在同一个地方,因此初筝这半个月几乎都没见过燕归。

    好人卡也不太愿意见她……

    初筝琢磨着这个问题,往燕归的寝殿走。

    “叶将军,你放开我。”

    “筱筱,你听我说……”

    “叶将军,男女授受不清,我现在是陛下的女人,请你放开我。”

    初筝为了不让人看见,走的行宫非常偏僻的路。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顿下,环顾下四周,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过去。

    她蹲在灌木丛后面,往那边瞧。

    这里是一片假山,十分幽静,如果不是程筱有些激动,初筝估计也听不见。

    年轻俊美的将军拉着雍容华贵的程筱。

    程筱脸色十分抗拒,然而身体却十分诚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初筝:“……”

    好歹你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啊!

    演戏演全套啊!

    怎么这么不敬业!

    叶阳一个劲的给程筱道歉,说他之前不是不救她,是他没办法。

    皇帝是一国之君。

    他身为臣子,抗旨是死罪。

    程筱边哭边骂。

    两人说着说着就抱在一块。

    *

    公布一个都可以加的群:251320515

    【另外书评区有关于上架的活动,大家可以看一下哦,踊跃参与嘛~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