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91章 王爷万福(2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91章 王爷万福(2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刺客肯定没抓到,不过出这么大的事,行宫里到处都是禁卫军巡逻。

    皇帝整天处于暴躁边缘。

    如果不是祈福在即,各位大臣劝谏不宜见血,估计行宫早就死了一波人。

    程筱倒是安静的养伤,没有再闹事。

    初筝有点好奇那个刺客哪来的。

    当然也只能在心底好奇,不能去八卦。

    王八蛋就不客气了,一连串的败家任务给初筝砸下来。

    于是行宫外,整天都能看见外面送上来的奇珍异宝,经过层层检查后,送进行宫。

    初筝将行宫清苦的生活,过得奢靡又腐败。

    看得众人十分不满。

    然而皇帝最近头疼刺客的事,压根没时间管这些事,初筝的行为便无人可以制止。

    人家花自己的钱。

    他们能说什么?

    但私底下的议论肯定少不了。

    “成王府的那位也太荒唐了吧?”

    “成王府都给她败光了,怎么成王妃也不管管?成王妃不是她亲生母亲,怎也任由她如此胡来?”有人疑惑。

    “陛下在此,她也敢如此放肆,惹怒陛下她可就完蛋了。”有人幸灾乐祸。

    “话也不能这说,现在成王府不是还有一位在陛下身边吗?”

    “呵,这些天陛下正在气头上,听闻那位病了,陛下都没去看过。”

    “说来也怪,怎么到行宫就病了?”

    “祈福在即,那位要是还好不了,这可就是不祥之兆啊……”

    程筱被刺伤的事,皇帝下了命令,不许外传。

    因此对外只说程筱生病。

    -

    “六皇兄。”

    初筝刚听完八卦,一转身没走多远,便听见处于变声期,略显难听的声音。

    “我给你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呢,你看,这可是我让人去抓的,比宫里好玩儿多了。”

    初筝拨开竹枝,往声源处看去。

    玄衣少年和荣王站在荷花池的桥上,荣王趾高气昂的仰着脑袋,纨绔皇家子弟的形象彰显得淋漓精致。

    荣王没和大部队一起来,昨天才到行宫。

    刚安顿下来,就来找燕归的麻烦。

    初筝不知道是该说他对燕归爱得深沉,还是该说他脑子有病。

    初筝瞧着荣王让随从将木盆端过来。

    初筝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但瞧荣王那神色,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不会致命的东西。

    “六皇兄。”荣王拿手拍了拍燕归的肩膀,恶劣的扬起笑容。

    那边的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少年被荣王推得后退,站到小桥边缘。

    身体微微后仰,接着整个人往水里坠落。

    初筝:“!!!!”

    这踏马不是荣王将好人卡推下水,害得他差点丢了半条命那茬吗?

    吓死了。

    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赶紧走。

    初筝转身就要走。

    【小姐姐!!!】王者号咆哮声环绕在脑海里。

    初筝:“……”

    哦对!

    好人卡不能挂。

    不能走……

    好烦啊!

    那边燕归在水里挣扎几下,缓慢的沉下水里。

    初筝赶紧冲过去。

    荣王还没看清是谁,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掉进水里。

    “荣王殿下!”

    “荣王!!”

    噗通噗通——

    几声落水声同时响起。

    荣王已经稳住身体,正准备上浮,脚踝一凉,整个人都往水底下沉去。

    水底下,初筝接住燕归,带着他从另一边上岸。

    初筝将人往里面拽了拽,探他的鼻息和脉搏。

    好像……没气了?

    完了完了。

    好人卡挂掉了!!

    怎么办?埋了吗?

    【小姐姐,救他啊!】王者号抓狂,埋什么埋啊!还能抢救回来的!

    初筝:“……”

    怎么救?

    【……】小姐姐是不想救,还是不知道?王者号更倾向于前者,于是他迅速给初筝科普溺水急救知识。

    【快救!不然倒带!】

    初筝:“……”

    倒带倒带倒带……

    初筝冷静的摁着燕归胸口,做了几下按压,捏着他鼻子,迟疑几秒才亲下去。

    反复几次后。

    燕归总算有了反应。

    “咳咳……”

    燕归咳嗽,将水咳出来,还没吐出来,又被初筝给捂住。

    燕归微微瞪大眼,那口水被呛了回去,脸色顿时更加惨白。

    刚活过来,差点又给呛死。

    好在初筝及时松开他,让他把那口水给吐了出来。

    “咳……”

    燕归想咳嗽,但直接被初筝给捂住。

    “……”她是想杀了自己吗?

    水池那边荣王也被人捞了上去,荣王看上去溺了水,混乱中,并没有人注意到失踪的燕归。

    等那群人带着荣王离开,初筝才松开他。

    “咳咳……”燕归忍不住咳嗽。

    初筝轻拍他后背。

    “你得学凫水。”

    “……”

    苍白着脸的少年幽幽的看初筝一眼,片刻后垂下湿漉漉的长睫,靠着她肩膀,出气多进气少。

    “你千万别死。”你死了我就麻烦了!!

    燕归心底有些怪异。

    他轻声问:“你怕我死?”

    初筝一脸的严肃:“你不能死。”

    燕归:“为何?”

    初筝:“你还没觉得我是一个好人。”

    燕归:“???”

    好人?

    “你……你之前那么对我,就是为了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燕归声音本就温软,此时落了水,更显得轻软。

    但又不是女孩子那种娇滴滴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很好听,让人心尖都发软。

    “嗯。”初筝点头。

    燕归那瞬间只觉得手脚冰凉,有什么东西从心底下沉。

    “这样啊。”燕归垂下头,不再说话。

    初筝:“……”

    所以我是不是一个好人啊!

    -

    初筝将燕归送回寝殿,期间燕归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眼眸都没抬一下。

    小贵子见初筝将自家主子抱回来,吓得差点跪在地上。

    他紧张兮兮的往外面瞧,迅速关上门:“王爷,怎么了这是?”

    怎么和程小姐一起回来啊?

    不是……

    怎么会被程小姐抱回来!

    初筝将他放在床上,语气冷淡:“掉水里了。”

    “掉……”小贵子见燕归身上湿漉漉的,赶紧找衣服过来:“好好的怎么掉水里……”

    说到这里小贵子又顿住。

    刚才荣王派人来叫王爷,肯定是荣王干的!

    小贵子拿着干净衣服,对着初筝道:“程小姐,奴才给王爷换衣裳,您……回避一下?”

    “哦。”

    初筝转身离开殿内。

    她在外面站了会儿,小贵子出来叫她进去,匆匆去旁边的厨房熬姜汤。

    容貌精致又苍白的少年已经换上干净的衣裳,头发湿漉漉的贴着他身体,苍白着脸,整个人都透着羸弱。

    初筝:“……”

    为什么会有这么弱的好人卡。

    【黑化了就不弱。】

    那不如让他黑化。

    【……】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