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9章 王爷万福(1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9章 王爷万福(1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会。”

    初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程筱的嘴,将她推到后面的柱子上,手肘压着她胸口,轻易的将她制服。

    初筝盯着她眼睛,微微俯身过去:“你死……”

    【小姐姐,她是主要人物,不能死!!】王者号咆哮。

    初筝:“……”

    可去你大爷吧!

    这个不能做掉那个不能做掉我能做掉谁!

    【……】做掉做掉做掉你除了做掉你还知道什么!?

    初筝想都没想——弄死!

    【……】换个词不是一个意思!?

    程筱此时变了脸色,估计没料到初筝会这么迅速捂住自己的嘴。

    “呜呜呜……”

    程筱挣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美眸恨意滋生。

    初筝抬手劈向程筱脖颈。

    程筱两眼一翻,身体软下去。

    初筝松开她,程筱砸在地上,脑袋撞到桌子,直接磕破了头。

    嚯……

    好惨。

    初筝毫无同情心的看一会儿,转身离开房间。

    外面守着刚才来叫自己的那个宫人。

    初筝:“……”

    还有个目击证人!

    初筝在宫人略显惊恐和紧张的视线下思考片刻。

    摸出几张银票。

    宫人:“……”

    程筱想陷害自己刺伤她,做出这种事,肯定不会让更多的人知晓。

    初筝冷冰冰的威胁:“你把我供出来也没事,你假传圣旨是死罪……”

    我就不一样了!

    我有免死金牌!

    宫人结结巴巴:“你……你没证据。”

    “我想有的话,我会有一百个。”

    初筝晃了晃手里的银票。

    “或者你再选一个,我杀了你,这样谁也不会知道……”

    面前的姑娘面无表情的说着这话,宫人丝毫不怀疑,她真的敢动手。

    宫人:“……”

    宫人捏紧银票。

    初筝将手拢进袖子里,慢条斯理的离开。

    宫人看着初筝离开的背影,手里的银票滚烫得厉害。

    初筝离开没多久,宫人便扯着嗓子喊:“刺客!有刺客!抓刺客!!”

    初筝刚走出没多远,便见少年倚在转角处。

    少年一身玄衣,身后有开得正艳的花簇,将少年衬得宛如天神下凡。

    阳光自树冠缝隙洒下,在少年的玄衣上,落下斑驳的光影。

    少年侧脸白皙,如上好的凝脂白玉,浸泡在温水里一般温润。

    远处是抓刺客的混乱声。

    声音止步少年面前,他的世界无声静谧。

    “你杀人了?”少年温软的声音响起。

    “没。”胡说八道!人都没死呢!

    少年视线落在初筝袖间和胸前。

    初筝看一眼,可能是之前和程筱动手的时候,碰到她胳膊,导致血液糊到她衣裳上。

    此时看上去有点惨不忍睹。

    “没死。”初筝镇定的道。

    燕归浅棕色的眸子往后面看去,抓刺客的混乱声由远及近,正往这边过来。

    “抓刺客!”

    “那边!”

    “你们去那边!别让刺客跑了!”

    这群人还跑得挺快!

    初筝三步并作两步,往少年那边过去,拽着他往后面阴暗处隐去。

    少年被初筝抵在墙上。

    后背贴着冰冷。

    胸膛前满是温热的柔软。

    盔甲摩擦出的铿锵声,以及御林军凌乱的脚步声,渐渐近了。

    初筝注意力放在外面。

    少年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初筝微微回眸,对上少年静谧的瞳孔,有暗芒流转,让少年添了几分阴郁。

    他睫羽轻颤,眸底的光一转,乖顺的弯了下嘴角,张了张唇,却没发出声音。

    初筝琢磨下那个口型,约莫是——我不告诉别人。

    那我还得谢谢你哦?

    外面脚步声远去,初筝松开少年,拉开两人的距离。

    少年安静的靠着墙,问她:“你做了什么?”

    面对初筝身上的血迹,他没表现出多大的反应。

    “没做什么。”初筝的道:“你在这里干嘛?”

    “我住那边。”少年乖巧的指了指不远处的殿宇。

    初筝:“……”

    好吧。

    人家即便是个不受宠的王爷,那也是个王爷。

    “没事别乱跑。”被人陷害欺负还得我来救你这个弱鸡!

    初筝拢着有血的衣裳,好想换衣服,想换想换想换,现在就想换!

    她环顾下四周,准备离开。

    衣摆忽的一沉,修长如玉竹般的手指拉住她的袖子,衣袖微微下落,露出少年白皙的皓腕。

    燕归低声道:“你这样会被人看见。”

    初筝一脸的耿直:“不会,我厉害。”

    初筝将衣摆拽回来,赶紧回去换衣服!

    【小姐姐你把好人卡一个人扔在这里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他本来就在这里啊。

    【……】

    在王者号的念经声中,初筝走出两步,又转回来:“我送你回去。”

    今天也要努力做一个好人!

    少年精致的五官微微舒展开,更显得立体。

    “好。”

    他拉着初筝的袖子,主动挑了一条路:“从这边,不会有人。”

    -

    “这就是你说的不会有人?”

    初筝一脸漠然的抱着燕归,坐在一棵大树上,茂盛的树冠将他们的身影隐没。

    下方是过往不断的忙碌宫人,以及随后冲过来找刺客的御林军。

    这些是猪吗?

    “对不起,我来的时候没有……”少年软软的道歉。

    “算了。”好人卡又不能做掉,继续讨论没有任何意义。

    初筝让他抱着树干。

    初筝将身上染血的外套脱下来,挂在旁边树枝上。

    脱完衣服,初筝似乎不打算将燕归抱回来

    少年乖巧的抱着树干,视线偷瞄她:“我……可以……”

    “可以什么?”

    燕归不吭声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你看着我干嘛啊!

    要什么你说!

    好人卡要天上的星星月亮都得给他摘下来!

    我这辈子就没对谁这么好过,我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可燕归就是不说话。

    少年抱着树干,虽然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莫名的有点委屈的样子。

    “……”

    初筝琢磨一会儿,拉着他的手,让他靠过来。

    燕归靠着初筝肩膀,清浅的呼吸打在初筝颈间,如羽毛拂过,有些微痒。

    初筝憋了一会儿,道:“你能别呼吸吗?”

    “……我会死的。”

    “……”

    我忍。

    谁让他是好人卡呢!

    燕归可能想离初筝远一点,谁知动作弧度没控制好。

    微凉的唇瓣忽的落在初筝脖子上,初筝垂眸,始作俑者正好抬头。

    静谧的眸子里,满是无辜和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