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8章 王爷万福(1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8章 王爷万福(1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面无表情的将纸条扔回盒子里:“绿珠。”

    “小姐?”

    “去聚远楼,做点吃的,另外去绣锦坊挑几件衣服一起送进宫去。”

    “小姐……”绿珠迟疑下:“您喜欢六王爷?”

    小姐之前不是还喜欢叶公子吗?

    怎么……

    好吧,最近小姐变化太大,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家小姐是不是中邪了。

    “不啊。”

    “那您为什么要对六王爷这么好?”

    初筝内心无比沧桑,语气却十分严肃:“为了做个好人,快去。”

    -

    燕归每天都派人送出来一些吃食。

    每次都附上一张纸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话,就很简单类似朋友间的问候。

    初筝只字未回。

    只是每次都会让绿珠准备别的东西,再给他送进去。

    好人卡送东西要还礼!

    ——我做的东西你可喜欢?

    初筝看着今天的纸条,表情微微严肃。

    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做的?

    于是第二天万福宫暗地里便多了两个伺候的小太监,不许燕归再碰任何东西。

    “王爷,您说这程小姐也未免太大胆了吧?”

    皇宫的人都能使唤动。

    少年仔细的擦着手里的白瓷碗,闻言微微抬眸:“她只是有钱。”

    宫里的太监们贪财,他又住在外城,这里偏僻荒芜。

    以前荣王还过来找他麻烦,最近荣王被禁足,这里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人来。

    只要将这些人都收买好,万福宫就算变个样子,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

    “成王府到底多有钱?”

    “父皇在世的时候赏赐给成王不少东西。”少年说完便垂下头继续擦白瓷碗。

    “可是……”成王府不是还有个王妃吗?怎么能让程小姐这么乱来?

    小贵子想到之前自家王爷被抱着的画面,表情就更担忧:“程小姐想干什么呀?”

    少年放下布,将白瓷碗摆在桌子上。

    “我也想知道。”她想对我做什么。

    送这么多东西进来,却不回他只言片语。

    “奴才担心程小姐目的不纯。”

    “不碍事,我什么也没有。”

    少年声音轻软,听得让人心疼。

    “……”

    您这个人啊!!

    您要不是生活在宫里,打您主意的人,恐怕得从皇宫排到城外去!

    小贵子叹口气,伸手去拿白瓷碗。

    少年却压下他的动作:“放这儿吧。”

    小贵子看看那个碗,不是很理解自家王爷的行为。

    自从上次喝完药,王爷就让他把这碗放这儿,有什么金贵的吗?

    -

    四月初。

    每年这个时候,陛下都要前往岐山祈福。

    初筝这个成王府的‘余孽’,本该入不了陛下的法眼,可不知为何,还是有她的名字。

    岐山上行宫连绵,甚是巍峨壮观。

    各色花卉绽放,空气里飘荡着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行宫环境虽然不错,但这里其实没有皇城里好。

    初筝下车的时候,正好撞上燕归,两人隔着两辆马车,目光遥遥的在空气里撞上。

    天光渐暗,天边橘色晚霞,少年如披霞光,身影朦胧。

    燕归眸光静谧。

    像是活在别人画卷中的人物。

    他率先垂下眸,安静的跟着小贵子进了行宫。

    宫人们忙碌的将各位主子的行礼搬进去。

    初筝没带多少东西,绿珠一个人就搬完了,等所有人安顿下来,行宫渐渐安静下来。

    舟车劳顿,皇帝也没心思做别的,传令让大家好好休息。

    祈福还需要做准备,因此这个好好休息,便是两天。

    皇帝将程筱也给带来了,初筝没和她碰上,倒是听到不少传闻。

    无外乎就是皇帝如今多宠她云云。

    “程姑娘,你今天有一劫呀。”

    初筝耳边忽的响起略熟悉的声音。

    她侧目一瞧,小太监正唉声叹气的看着她。

    小太监长得眉清目秀,不是那个小道士是谁!

    他怎么混进来的!!

    自宫吗?

    初筝刚想问这骗子什么劫,便听外面有声音,小道士立即低眉垂眸的拎着东西退了出去。

    有宫人进来。

    “程姑娘,陛下有请。”

    狗皇帝要见我?

    见我干什么?

    这就是那骗子说的一劫?

    杀皇帝吗?

    初筝完全不虚,并有点跃跃欲试的跟着宫人去了。

    但初筝没想到,等着她的不是皇帝,而是程筱。

    “姐姐。”程筱端坐在矮桌前,似刚起床,浑身都透着一股懒洋洋的媚意。

    初筝环顾下四周。

    来都来了。

    不如做掉这个狗东西!

    不能亏本啊!

    程筱娇俏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姐姐,坐呀。”

    “你有事?”

    “没事不能找姐姐吗?”程筱托腮,轻轻眨了眨眼,娇媚又俏皮:“姐姐很不想看见我吗?”

    “知道就好。”

    “……”程筱保持住笑容:“这么长时间不见,姐姐倒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说起来我还得谢谢姐姐,如果不是姐姐,哪儿有我今天。”

    程筱将谢谢两个字咬得格外重。

    “不客气。”初筝正儿八经的接话。

    “……”

    程筱娇笑两声,她拿起桌子上的剪刀,起身走向初筝。

    “姐姐呀,你可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吗?”程筱把玩着手里的剪刀。

    “小时候你聪明有才华,是王府嫡女,做什么事,我都得向你看齐。”

    “父王也总是将你当成骄傲,不管我多努力,即便后面我母亲被抬为王妃,父王喜欢的女儿还是你。”

    程筱歪了歪头:“你说,凭什么呢?”

    初筝冷漠脸:“你要问成王。”

    这个问题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成王。

    程筱掩唇娇笑:“姐姐呀,母亲说你中邪,我看你真的是中邪了,连父王都不叫了……”

    程筱突然扬起手里的剪刀,往自己身上刺。

    鲜血从程筱胳膊上流淌而下,滴落在地面。

    初筝:“……”

    这就是小道士说的那一劫?

    程筱感觉不到疼似的,还带着笑意:“姐姐,你说,今天你会不会死在这里呢?”

    程筱计划这件事,从她知道要到岐山来就开始了。

    在宫里只要初筝不进宫,自己就接触不到她。

    所以这次她特意让她也来了。

    以陛下现在对她的在乎程度,她刺伤自己,就算要不了她的命,也能好好出口恶气。

    她不怕疼。

    比起她心里的恨和痛,这点伤算什么。

    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进宫,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该进宫的那个人是她!!

    是她程初筝!

    是她毁了自己!

    毁了自己和叶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