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6章 王爷万福(1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6章 王爷万福(1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年抓着她的外套一角,另一半垂落在地面,浅棕色静谧的眸子望着头顶。

    犹如被人抛弃的玩偶。

    没有灵魂、没有生气。

    无声无息。

    瞧着让人心疼……又害怕。

    初筝镇定的回过头,继续往外走。

    心底默默的想,他生病我也不能替他受呀!

    留下来也没用。

    嗯!

    对!

    赶紧走!

    -

    初筝气势汹汹的坐回床边,少年的手第一时间伸出来抓住她。

    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我不走。”初筝凶巴巴的道。

    烦死了。

    初筝此时心情很烦。

    她有点找不到让自己如此心烦的具体原因,因此整个人更暴躁,给人的感觉就更凶。

    少年似乎听见了,抓着她的力道微微松了松。

    小贵子进来的时候,燕归已经睡过去,他侧着身,放在棉被外的手,被初筝握在手里。

    小贵子:“……”

    程小姐竟然占他家王爷的便宜!

    他要不要保护王爷的清白呢?!

    “程……程小姐。”小贵子小心的挪到初筝跟前:“天都黑了,您还不出宫吗?”

    初筝示意小贵子看手:“让你家王爷松开我。”

    她也想走的!

    可是她走不了!

    她能怎么办!

    她也很无助弱小可怜啊!!

    小贵子:“!!!”

    不是程小姐占王爷便宜啊!

    “程小姐,对不起,王爷……王爷可能病得迷糊了。”小贵子赶忙道歉。

    王爷生病大多时候都十分安静,让喝药就喝药,让睡觉就睡觉,并不会做什么呀。

    这次怎么就拉着人家姑娘手不放了?

    小贵子也不敢吵醒燕归,看看初筝冰冷明显不耐烦的脸色,他上前试着掰开燕归的手。

    还没掰开一根手指,燕归就睁开眼。

    小贵子微微吸气:“王爷,天黑了,程小姐要离开,您先松开人家。”

    燕归看他一眼,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拉得更紧,仿佛小贵子是要和他抢东西的坏人。

    小贵子:“……”

    王爷生病的时候是乖,可是固执起来也是谁都掰不回来。

    “算了。”初筝道:“让他睡。”

    小贵子一惊,怂怂的道:“程小姐,您留在这里,对您清誉不好。”

    他家王爷的清白!!

    “谁知道?”初筝冷冰冰的睨着他。

    “……”

    -

    小贵子一晚上没睡,在殿外守了一夜,生怕他家王爷出个什么意外。

    毕竟他家王爷长得是真的好看。

    万一程小姐把持不住,对他家王爷做什么怎么办?

    他怎么就同意程小姐留下来呢?

    绝对不是程小姐看上去很凶。

    绝对不是!

    但一夜过去,殿内并没有传出什么声音,安静得像没有人。

    天色渐亮,小贵子赶紧熬好药,以送药的名义进去。

    小贵子往床榻的方向看去,忽的顿住。

    小姑娘倚在床边,长发顺着她的肩膀垂下,晨间的光影交织,在小姑娘好看的侧脸上打了一层暖光。

    侧脸冰冷的弧线仿佛柔和不少。

    而少年伏在她怀里,双手环着她睡得正香,被子搭在少年肩膀,只露出少年精致的面容。

    画面说不出的和谐,让人都不忍心破坏。

    小贵子:“……”

    他迟疑下,刚准备出去,初筝已经醒了。

    清冷的眸光扫过来,她伸手就拍少年的脸:“起来喝药。”

    小贵子:“!!!”

    怎么能这么拍王爷的脸!

    少年似乎被冰了下,整个人都往初筝怀里缩了缩,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

    初筝却恶劣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这也挺软啊!

    初筝像发现新大陆,绷着脸戳了好几下。

    小贵子:“!!”

    别欺负他家王爷现在生病!!

    程小姐住手啊!

    男女授受不亲好吗!

    少年被戳得睡意全无,但神色并没有生气,只是趴在她怀里,任由初筝戳,无声无息,像一个精致的玩偶。

    “王爷,药凉了。”小贵子出言拯救自家王爷。

    燕归微微仰头,初筝手指便落在少年唇间。

    温热又柔软的唇,犹如棉花一般,软乎乎的。

    少年睫毛轻颤。

    初筝手指唰的一下收回,指尖的滚烫却无法消散。

    初筝觉得怀里的人有点烫手。

    初筝定了定神,镇定的伸出手:“药。”

    小贵子赶紧把药递过去。

    初筝调整下姿势,将少年搂在怀中,端着药直接喂。

    勺子?

    想多了。

    初筝直接拿碗喂。

    燕归喝得直皱眉,最后还被呛了一下,引起连锁的咳嗽。

    “王爷怕苦。”小贵子递上一杯清水:“麻烦程小姐再喂王爷一些水。”

    “小贵子,小贵子……”

    外面有人叫小贵子,小贵子赶紧将水放下,小跑出去。

    这要有人闯进来看见,全完了!

    房间里只剩下初筝和燕归。

    初筝瞅着少年没有任何变化的小脸,静谧的眸子……这是怕苦的表现吗?

    初筝在身上摸了摸,摸出聚远楼带出来的一包蜜饯。

    她打开挑了一颗喂到少年嘴边。

    少年寂静的眸子看她一眼,嫣红的唇瓣微微张开。

    初筝将蜜饯推进去,少年舌尖卷到她手指,还似小狗一般舔了舔。

    舔、舔我干什么!!

    初筝:“……”

    初筝指尖微微下压,压住他的舌尖。

    燕归抬眸。

    浅棕色的瞳孔里,似无辜又似茫然。

    他舌尖抵着指腹,轻轻的吮了一下。

    初筝:“!!!”

    初筝内心慌的一批。

    须臾,镇定的收回手,将他扔到床上:“好好养病,我走了。”

    少年趴在棉被上,一头青丝散开,包裹着少年纤细的身躯。

    初筝头也不回的走了。

    燕归半晌才动了动,他伸手在唇瓣上摸了摸,静谧的眸子渐渐泛起涟漪。

    “程……初筝。”

    少年温软的声音在殿内流转。

    金色的阳光从破败的窗户倾斜进来,落在少年四周,如铺成出来的画卷,静谧美好。

    -

    初筝回府,就被绿珠红肿的眼睛吓一跳。

    “小姐,您去哪儿了?”绿珠声音嘶哑,看见她就扑了过来:“吓死我了,您没事吧?”

    “没事。”

    绿珠脑补了自家小姐被绑架,被刺杀,被欺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

    就差报官了。

    但是她不能。

    小姐一晚上未归,若是被人知道,指不定会传出什么来,对小姐的名誉清白不好。

    初筝说自己没事,绿珠还不信,非得仔细检查一遍才放心。

    “您去哪儿了?”绿珠憋着泪花,担心还是没有减少。

    “……”初筝镇定的看着绿珠:“我迷路了。”

    绿珠将信将疑,没敢细问,叮嘱道:“小姐您下次出去,不能一个人,不然出什么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