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5章 王爷万福(1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5章 王爷万福(1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不是宫里的东西……咳咳……”燕归以拳抵着唇轻咳,白皙的面颊微微泛起红晕。

    “不是宫里的?”小贵子紧张:“那就难怪,鲁公公肯定是私自带进来的,可是……为什么啊?”

    他莫名其妙回到万福宫。

    第二天早上就有人送来这些东西……

    燕归心底有了猜测。

    “王爷,会不会是有人想陷害你?这被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燕归沉思片刻:“先收起来吧。”

    小贵子虽然心疼他家主子,可这东西可不敢乱用,这是在宫里,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接下来几天,鲁公公一直派人送来东西。

    从吃的到用的,越来越精细,有的甚至比宫里的还要精致。

    小贵子哪里敢用,全部收起来放着。

    燕归这边除了这件事很古怪,一片风平浪静,没人找麻烦。

    但荣王那边倒是闹得挺厉害,非说是成王府的大小姐将自己摁在水里,想杀自己。

    然而当天和荣王出行的人,都表示没有这回事。

    异口同声的说荣王是失足掉进水里,醒过来就变成了这样。

    还有人证明,成王府的大小姐当天压根没去游湖,在聚远楼,好些人都瞧见了。

    上次荣王就突然发了次疯,这次又闹出这事,可把皇帝气坏了,将他关起来,让他好好冷静冷静。

    对于皇帝不相信自己的行为,荣王还和皇帝吵了一架。

    -

    聚远楼。

    “荣王这个小恶霸,可没人奈何得了他。”小道士听见外面的消息,笑得十分开心。

    “你可厉害呀,把人往死里弄一顿,还能让他有苦说不出,现在荣王大概气得想把你切碎了吧,哈哈哈哈……”

    初筝一脸的漠然:“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道士笑不出来了。

    初筝镇定的喝茶:“人是你忽悠的,银票是你找人给的,与我何干?”

    小道士:“……”

    小道士震惊不已。

    不是!

    你不是主谋吗?!

    他只是拿钱办事好吗?

    怎么现在跟你没关系了?

    初筝放下茶杯:“话不要乱说。”

    小道士嘴角抽搐:“你不怕我出去乱说?”

    初筝睨着他:“一个骗子的话,谁信?”

    “……”

    小道士觉得有点凉,她那个眼神,和她说的那句话可不一样。

    那绝对是威胁。

    小道士干笑两声,默默的咬口鸡腿。

    完了。

    上了条贼船。

    他还能下去吗?

    -

    三天后。

    初筝接到宫里的消息,燕归病得更严重了。

    初筝就满心茫然加懵逼。

    给他送那么多东西进去,怎么还病重?

    这么娇气的吗?

    小贵子出来换水,被翻墙进来的人吓一跳,尖着嗓子叫:“你、你谁呀?!”

    初筝差点被小贵子那一声,惊得没站稳。

    吓死我了!

    差点摔地上!

    初筝镇定抱着胳膊,小脸绷得紧紧的:“初筝。”

    初筝?

    哪个初筝?

    小贵子视线在宫墙,和初筝身上打个转,咽了咽口水,警惕不已:“你想干什么啊?怎么翻墙进来?咱们万福宫没什么东西……”

    这姑娘看穿着不像是宫里人。

    穿得也不差……

    怎么要翻墙来万福宫?

    翻错了?

    “燕归生病了?”

    “……你怎敢直呼王爷大名!”小贵子似想起什么:“你是成王府的大小姐?”

    初筝……程初筝!

    这个名字挺特别,而且以前他远远的见过这位小姐,应该不会认错。

    初筝严肃的点头。

    没错就是我。

    快让开!

    小贵子就更不解:“您……您到万福宫来做什么?”

    还翻墙!

    这是一个千金小姐做得出来的吗?

    私自进宫被人发现就完了!

    “燕归生病了。”看看我的好人卡挂没挂啊!!要是挂了我怎么办!

    小贵子:“???”

    王爷生病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进去吗?”站半天了。

    小贵子脚下踌躇,不知道做了什么心理斗争,最终让初筝进去。

    -

    少年躺在床上,整张脸都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碎发被汗水浸湿,贴在少年侧脸和脖颈。

    少年身上依然盖着又薄又旧的棉被。

    躺在床上的少年,异常乖巧温顺,像无助的小动物,处处透着可怜。

    “送进来的棉被怎么没用?”她白送了吗?

    小贵子惊得下巴都掉了:“那些东西……是您……您送进来的?”

    “嗯。”

    “……奴才担心有问题,没敢给王爷用。”怎么会是她送进来的?

    王爷什么时候和成王府的小姐关系这么好了?

    “拿出来。”

    “……是。”

    小贵子赶紧将收在柜子里的棉被拿出来。

    初筝扯掉少年身上的薄被,将新被子给他盖上。

    初筝坐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少年的额头。

    “王爷昨晚就开始发高烧。”小贵子在后面难受的道:“太医院那边都推迟不肯过来。”

    初筝递给他几张银票:“去请。”

    小贵子微微咂舌,这么多银票?

    他看看床上的少年,咬咬牙,接过银票去请太医。

    看在银票的面子上,倒是有一个太医过来了。

    初筝站在帘子后面,等着太医诊治。

    “王爷没什么大碍,身体虚弱,加上受凉,寒气入体,导致的高烧,等烧退了就好。”

    小贵子松口气。

    太医开了药赶紧离开这里。

    等小贵子将药熬好给少年喂下,初筝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准备离开。

    她刚起身,手腕就是一热。

    初筝回头,白皙的手握着她手腕。

    她顺着手看上去,燕归不知何时睁开了眼,浅棕色的瞳孔里一片静谧。

    那片静谧如浩瀚宇宙,让人找不到边缘和安全感。

    无边无际令人害怕。

    他静静的瞧着她。

    初筝:“……”

    这么看着她干什么?

    有什么好看的!!

    还看!

    初筝冷着脸问:“怎么了?”

    少年不说话。

    “天要黑了,我得出宫。”不然绿珠得疯了。

    燕归手指微微缩紧。

    初筝想了下,坐回去:“不想我走?”

    燕归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个字,甚至连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过。

    他乖乖的躺在那边,从头到尾,头发丝都透着乖巧两个字。

    初筝:“……”

    初筝将他手掰开。

    燕归立马拽住她衣服,手指因为用力,泛起淡淡的青白。

    初筝将外套脱下来,迅速离开床榻。

    机智!

    她往外走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