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4章 王爷万福(1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4章 王爷万福(1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兄说过,成王虽然后继无人,但真的对成王府的女眷动手,定会惹得一些人借机闹事。

    皇帝虽然昏庸,却也不想逼人造反,给自己找麻烦。

    初筝摸出一块令牌。

    令牌垂落至荣王面前。

    初筝慢悠悠的道:“就算我杀了你,我也会没事。”

    荣王:“……”

    免死金牌!

    成王竟然将免死金牌给了她。

    初筝轻轻一跃,身轻如燕的回到船上,荣王趴着的木板忽的开始碎裂,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荣王再次掉入水里。

    荣王会水,刚才是突然掉进水里,慌了神,此时他勉强能在水面稳住。

    他咬牙朝着他的画舫游过去。

    等他回去……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他的画舫也开始往岸边开,仿佛不让他追上似的。

    “小姐……那是荣王。”绿珠脸色煞白。

    小姐竟然得罪荣王。

    这还有活路吗?

    “嗯。”我知道那是荣王。

    “小姐……”

    初筝走到燕归跟前,伸手将他扶起来:“准备热水。”

    “小姐!”

    初筝带燕归进了里面,绿珠看着远去的画舫,心底害怕又担心。

    这可怎么办啊!!

    荣王要是告诉圣上,小姐肯定会被问罪。

    -

    岸边,站着一个眉目花白、风姿飘逸的道士。

    荣王的画舫抵达岸边,画舫上的人个个惊恐的往岸上跑。

    “有鬼啊!!”

    “有鬼啊!!!”

    道士连忙上前拦住他们:“各位稍安勿躁!”

    “道长,道长有鬼,有鬼!!”

    道士示意大家别怕,他装模作样的询问一番,又见那边侍卫将荣王拖回岸边,荣王已经晕过去。

    道士胸有成竹的摸着自己胡须。

    “大家不要害怕,都过来听我说……”

    -

    燕归拢着披风,坐在软椅里,下人将热水抬进来,又匆匆离开。

    他看上去乖顺又温和。

    就是没有点生气,安静得像画里的人物。

    初筝并没在房间停留,等热水准备好,她便离开房间。

    初筝站在画舫边缘等着。

    然而燕归半天都没出来。

    洗个澡需要洗这么久?

    嗯……

    也许好人卡想泡泡澡呢?

    初筝继续等。

    等得她快睡着,好人卡还是没出来。

    初筝走到房门,想了想推门进去。

    少年浸在水里,脑袋偏到一边,长睫低垂,白皙的皮肤上透着淡淡的粉。

    “你洗好没?”

    浴桶里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初筝上前,浴桶的水已经不冒烟,这么长时间早就凉了。

    初筝伸手推了推少年露在外面的肩。

    少年毫无反应。

    死……死了?

    不对,摸着还有温度。

    没死没死。

    别方。

    好人卡不会那么容易挂的。

    初筝镇定的环顾下四周。

    房间里除了他脱下来的湿衣服,没有干的衣裳。

    她只能就这么把人拽出来,抱着走到床榻那边。

    初筝用棉被盖住他,试着探了探他额头。

    有点烫。

    发烧了吗?

    怎么这么弱鸡……

    初筝头疼的抓了抓头发,怎么办?

    弱鸡好麻烦啊!

    巅峰王者筝爷暗戳戳的想弄死少年。

    还没掐到少年,王者号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嚷嚷起来。

    不掐不掐,你别叫,烦。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掐你对象呢。

    -

    燕归脑袋昏沉,身体软绵无力,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有些飘忽。

    他缓了缓。

    视线渐渐有了焦距,看清面前的景致。

    这是……

    万福宫?

    “王爷,您醒了。”

    小贵子还没走近,燕归已经闻到药味。

    小贵子瞧自家主子坐在床上,即便是破旧的环境,也挡不住他家主子的容貌。

    少年伸出白皙的手揉着眉心,缓解疼意:“我怎么回来的?”

    “王爷,您不是自己回来的吗?”小贵子惊疑:“是不是荣王又欺负您了?”

    自己回来的?

    燕归知道不是,他当时在那艘画舫上。

    洗完澡发现对方并没有给自己准备衣裳,他只能在浴桶里面待着,不知何时就失去知觉。

    他怎么就回到万福宫了?

    燕归没有再问小贵子,将这个疑问压下,脑中又不由自主的闪过那个姑娘的身影。

    “王爷,您是不是病糊涂了?您发烧得厉害,身体本就弱,这又凉了,奴才担心死了。”

    小贵子将药端过去:“您快些把药喝了。”

    燕归闻到药就十分不舒服,可他知道小贵子找到这些药不容易,硬着头皮喝下。

    苦味在喉咙里蔓延开,怎么都驱散不了。

    小贵子递给他清水。

    “咳咳咳……”燕归喝得有些急,呛得脸色通红。

    “王爷您慢点。”

    伺候燕归喝完药,小贵子让他再睡会儿。

    小贵子心情沉重的走出大殿,将破旧不堪的殿门关上。

    “小贵子……”

    宫门有人探进一个脑袋,压低声音叫他。

    小贵子看见这人,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宫里的太监宫女捧高踩低。

    平日里,这个鲁公公可没少欺负他们,克扣他们的东西是常有的事。

    可即便如此,小贵子也得罪不起他。

    不知道又来干什么……

    “鲁公公。”小贵子赶忙过去,态度十分恭敬谦卑:“鲁公公,有什么事吗?”

    鲁公公往里面张望:“你家王爷醒了吗?“

    小贵子谨慎的回答:“还没有,王爷身体弱,受了寒。”

    “哎,那可得小心。”鲁公公一脸的关心,他冲后面招招手,两个小太监拿着好些东西进来:“这里有新的棉被,你给六王爷换上,还有些吃食。”

    小贵子闻言更警惕了。

    平日里恨不得将万福宫所有东西都克扣的人,今天怎么会送这么多东西来。

    小贵子试探性的问:“鲁公公,天儿马上就热起来了,您怎么这个时候送东西过来?”

    鲁公公道:“你拿着就成,以后一日三餐,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你好生照顾六王爷。”

    “鲁公公……”

    鲁公公说完就走,压根不给小贵子询问的机会。

    小贵子疑惑的将东西抱进殿里,让燕归拿主意。

    “说什么了吗?”

    “没有。”小贵子摇头:“鲁公公好像怕我问,走得很快。”

    燕归捏着棉被,绸缎的面,细滑柔软,仅仅是拿着就十分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