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1章 王爷万福(1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1章 王爷万福(1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享受到欺负人的快感,就再也停不下来。

    初筝没那个心思,她只想简单快捷的解决掉一切麻烦。

    王八蛋这个狗东西!

    【不是,小姐姐,你讲点道理,怎么又骂我!?】王者号抓狂,它又哪里做错了。

    燕归站在殿中央,白皙的脸上不知是因为屈辱看上去苍白,还是他本就是这般。

    白皙修长的手指从袖间伸出,指尖跳跃上暖黄的光,衬得指尖都十分漂亮。

    荣王笑得猖狂,眼底都是扭曲的兴奋。

    初筝手指微动,红线从她袖间探出,在她指尖欢快的绕两圈,迅速窜出,直逼荣王。

    众目睽睽之下,荣王脸色忽的一变。

    他伸手扯自己的脖子,脸色涨得通红。

    “救……”

    燕归抬眸看去,死寂的眸子里倒影着灯火和荣王此时的模样。

    丑陋、难看……

    “荣王殿下!”皇帝身边的公公最先惊呼一声。

    “皇弟!”皇帝一个箭步冲过去:“怎么了?”

    荣王突然挥开皇帝,抽出后面带刀侍卫的剑,砍向皇帝。

    初筝如玩提线木偶一般,操控荣王对着皇帝砍。

    “荣王!!”几番下来,皇帝显然气到了。

    混乱的场面中,荣王被人制服,按在地上摩擦,最后可能是怕他再发疯,直接给砍晕了。

    缠着荣王的红线缓慢松开他,退回到初筝身边。

    【……】小姐姐的无敌模式简直无解。

    我就说我很厉害的,你还非得让我败家。

    【……】身为败家系统是我的错咯!!

    皇帝没受伤,此时气得不轻,呵斥一声:“把荣王给我带下去。”

    “怎么回事啊?”

    “荣王刚才跟中邪似的,那眼神真吓人。”

    “中邪啊……”

    皇帝阴沉着脸,中邪这两个字跟某个开关似的,阴鸷的目光忽的落在坐立不安的程筱身上。

    “程家二小姐留下,其余人都退了吧。”

    程筱震惊的抬起头,娇俏的脸上煞白如纸。

    “二姑娘,这边请。”宫人立即上前请程筱。

    程筱眼底只剩下惊恐。

    不……

    叶阳为什么还没有来?

    她不要留在这里。

    这么多人,怎么会选她?

    “陛下。”程筱推开宫人,跪到地上:“陛下,臣女……臣女近日身体不适,不宜留在宫中。”

    程筱咳嗽两声,又道:“臣女的姐姐,姐姐可以替臣女留下。”

    今天这宫宴,大家都没心思去打量。

    此时众人才看向成王府的这位大小姐。

    只见她端坐在那边,殿内的骚乱,仿佛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即便现在被自家妹妹推出来,也不见有丝毫波澜。

    清冷淡然、典雅尊贵。

    这是成王府的大小姐?

    给人的感觉……

    怎么她才像是帝王。

    众人被这个念头吓一跳,纷纷不敢再看她。

    皇帝在程筱开口的时候就沉下脸:“朕说的话就是圣旨,你敢抗旨?”

    帝王的威势压得程筱喘不过气,身体都开始哆嗦。

    皇帝扫一眼初筝,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宫人上前搀扶着程筱离开。

    不……

    不要……

    她不能留下。

    程筱猛地看向初筝。

    后者镇定的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饮尽。

    啪。

    酒杯和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大殿中,格外清晰。

    “程初筝!!”

    程筱带着怨恨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殿内的空气似乎都冻结了。

    初筝清绝的眉眼冷淡,浑身都透着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冷漠疏离,她率先起身离开。

    待她离开后,殿内的空气才能流通一般。

    已经被人遗忘的燕归,望着初筝离开的方向,没有神采的眸子,此时仿若有几分色彩。

    然而不过瞬间,又沉寂下来。

    趁大家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悄无声息的离开大殿。

    -

    “小姐。”

    绿珠见初筝出来,整个人都松口气。

    “回吧。”

    “是。”绿珠脸上有了笑意,这一关总算过了,以后不用提心吊胆。

    “大……大小姐,我们小姐呢?”

    青荷没看见程筱,心底更是忐忑,忍不住上前询问。

    “留下了。”初筝挑开软轿帘子,坐上软轿。

    帘子缓慢落下,将初筝的身影挡住。

    留……留下了?

    青荷整个人都懵了。

    带初筝的轿子出了宫门,绿珠才小心翼翼的问:“小姐,二小姐真的留下了?”

    “嗯。”

    绿珠心底畅快:“活该,本来就该她进宫,这就是报应。”

    报应?

    初筝环胸坐在轿子里,哪有什么报应。

    初筝让轿子在聚远楼停下。

    “姑娘您来了。”掌柜的迎出来:“正巧有位客人找您,说您一会儿就到,没想到您还真来了。”

    “带路。”

    “是。”

    掌柜的将初筝带到楼上,推开一个厢房。

    “在外面等着。”

    绿珠有些疑惑,但十分听话的福了福身,关上厢房门。

    厢房里,白白净净的小道士,一只脚翘在椅子上,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比我算的要早一点。”小道士抬起油腻腻的手给她打招呼。

    初筝从袖子里摸出银票。

    “成了?”

    “你不是会算?”

    “这不是和你确定一样嘛。”

    小道士将银票宝贝似的揣到身上。

    没有假胡子和假眉毛,眉清目秀小道士年轻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他啧啧两声:“好歹也是你妹妹,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将她推进火坑?”

    初筝神色冷淡:“她不进去,我就得进去。”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不管谁入,反正她不入。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骗皇帝。”小道士摇头晃脑的喝两口酒。

    初筝让他办的事,就是让名单上有程筱的名字。

    还要让一个说法传到皇帝耳中。

    说程筱命中带贵,天降福星,可保陛下长生,国运昌盛。

    小道士好奇的问:“要是皇帝发现她没有用,到时候说不定还得连累整个成王府,你就不担心?”

    “不担心。”

    反正又打不赢我!

    怕什么!

    “行,你厉害。”小道士竖大拇指:“以后有什么好事,记得叫我。”

    初筝:“……”

    -

    皇宫,皇帝寝殿。

    程筱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心跳如雷。

    “过来。”

    男人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程筱整个人都在发抖,僵着没动。

    “过来!”皇帝明显动怒:“还要朕请你不成?”

    程筱这才起身,几步远的距离,她生生走了半晌。

    “宽衣。”

    程筱咬着牙,哆嗦着去解皇帝的衣裳,皇帝一把拉住程筱的手,将她按进怀里:“你很怕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