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8章 神壕攻略(1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8章 神壕攻略(18)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纪瞳瞳被关在天台一整夜。

    第二天直接送进了医院,纪父都赶回来了,好在只是高烧,不算严重,高烧退了就能回家休养。

    不过几天时间,纪瞳瞳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看上去格外可怜。

    “瞳瞳,快坐下。”继母将纪瞳瞳带到沙发那边。

    纪父最后进门,将手里的东西往沙发上一扔,转头问佣人:“纪初筝呢?”

    佣人被纪父脸上的怒火吓到,赶紧指了指楼上:“小姐刚回来。”

    “纪初筝,你给我下来!”

    “哎,老纪,你这么大火做什么,吓着孩子了。”继母好言好语的劝一声。

    “我今天不好好教训她,她明天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纪瞳瞳还苍白着小脸,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初筝听见声音从楼上下来,她穿着一套休闲服,双手插在衣服兜里,踩着楼梯,不紧不慢的走下来。

    纪父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他女儿。

    那个爆炸头,烟熏妆,打扮奇奇怪怪的女儿竟然恢复正常了?

    继母瞧纪父神情有缓和的迹象,赶紧出声:“老纪,孩子还小,你别发那么大的火,瞳瞳和初筝只是两姐妹间的小矛盾,瞳瞳已经没事了,你别太大惊小怪。”

    果然,这话立即将纪父的怒火给烧了起来。

    “小矛盾,她将瞳瞳关在天台上一夜,万一有什么意外,那就是一条人命。”纪父怒道:“纪初筝,你为什么要将瞳瞳关在天台?”

    “有证据吗?”初筝面无表情的反问。

    初筝的反应,和纪父想象中的又不一样。

    冷静淡然,目光平静疏离。

    纪父并不是不疼纪初筝,只是因为纪瞳瞳和继母不动声色的挑拨,加上纪初筝自己一点就炸的脾气,两人压根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说,这才让纪父对她越来越失望。

    “瞳瞳……”纪父看一眼纪瞳瞳:“瞳瞳说看见把她锁在天台里的那个人,是经常和你在一起玩儿,那个叫三毛的。”

    果然是一群蠢蛋。

    办这点事都办不好。

    还被看见了!

    蠢死了!

    怎么这么蠢!!

    “她说是就是?”初筝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有照片还是有监控?”

    纪瞳瞳当然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污蔑,爸,你是做生意的,道理不用我来教。”

    纪父:“……”

    纪瞳瞳确实没说是她做的,只是提起三毛。

    三毛又经常和她混迹在一块,以前的种种劣迹,让他自然而然的觉得就是她做的。

    继母瞅着初筝那冷静的样子,心底已经开始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死丫头……情况不对啊。

    “老纪,都让你别生气了,这事还没弄清楚,你怎么就发火,冤枉了孩子怎么办?”继母赶紧打圆场。

    “爸爸,可能……是我看错了吧。”纪瞳瞳也跟着道:“姐姐不会做这种事。”

    “嗯,对,我不会。”初筝就着纪瞳瞳的话说,那叫一个坦荡自如。

    纪瞳瞳差点把舌头咬了。

    她有些慌张的看向自己母亲。

    继母也被初筝给整懵了,形象变了,怎么性格也变这么多。

    继母此时还不能反口,不然那就和自己的形象不符合,只能拉着纪父:“当时瞳瞳吓坏了,许是看错了,应该只是误会,老纪你别冤枉初筝。瞳瞳这刚出院,身体还很弱,先让瞳瞳休息吧。”

    纪瞳瞳适时的露出难受的神情。

    “瞳瞳先回房间吧。”纪父果然松口。

    继母赶紧扶着纪瞳瞳上楼回房间。

    纪父沉着脸:“跟我到书房来。”

    初筝安静的跟在纪父后面,纪父心中诧异,她竟如此听话。

    书房的门关上,纪父揉了揉眉心,语气放得平和不少:“初筝,你老实告诉爸爸,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不是。”

    初筝神情严肃,否认得迅速又镇定。

    纪父审视她几分钟:“不是最好,瞳瞳是你妹妹,爸不求你照顾她,但你也别整天和她作对。”

    初筝上前一步,将手机放在书桌上,细白的手指点开播放键。

    “是……是纪瞳瞳……纪瞳瞳拿钱给我,让我来强女干你……有钱还有……所以……你别打我,真的是纪瞳瞳,我只是拿钱办事。”

    随着录音播放的声音,纪父表情从不解到错愕,最后转变为愤怒。

    “纪初筝你这是……”

    “爸。”初筝收回手机,平静的叫他一声:“纪瞳瞳和她母亲联合养废……我,为的是纪家的家产。”

    养废自己这话怎么那么别扭?

    她才不废呢!

    纪父皱眉,还隐约带着点怒火:“你胡说八道什么?”

    “一个好的母亲,是如何将孩子往正途上教导?她做的是些什么?除了给钱,在你教育我的时候,拦着不让,还做过什么?”

    纪父拧着眉,没有出声。

    “爸,你听见录音第一反应,不是自己的女儿如何,而是生气,觉得我诬陷她们。”

    被初筝说中,纪父脸色微微难看,转而惊醒:“初筝,你没事吧?”

    初筝摇头,将手机收回来:“爸,晚安。”

    纪父:“……”说完了?

    纪父眼睁睁的看着初筝离开房间,他眼底闪过些许茫然,跌坐在椅子上。

    初筝冷冷清清的声音,不断在他脑中回放。

    当年忙着生意,确实忽略了这个女儿,他娶现在的妻子,也是想找个人照顾好她。

    可是何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

    纪瞳瞳房间。

    “妈,纪初筝到底怎么回事?”纪瞳瞳拉着自己母亲的手,满脸的怀疑:“她就跟变个人似的。”

    “最近她和谁走得近吗?”

    “……我们学校一个叫叶沉的。”纪瞳瞳道:“家里没什么背景,在学校经常被欺负,不知道纪初筝怎么和他搅和在一块了。”

    “学生?”继母皱眉。

    纪瞳瞳点头。

    “除了这个学生外呢?”

    纪瞳瞳努力回想:“没有。”

    “她不可能自己突然醒悟,肯定是有人给她说了什么。”继母反握住纪瞳瞳的手:“这件事妈妈会查清楚,你先别招惹她。”

    纪瞳瞳不甘心:“那她叫人把我关在天台……”

    “瞳瞳,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知道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