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62章 末日首富(27)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62章 末日首富(27)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忧比初筝他们先回基地。

    在那边遭遇的事,让宁忧心底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即让人找了基地的负责人。

    接待她的人正好是冯部长。

    宁忧仗着自己现在的身份,冯部长都得对她礼让三分。

    因此宁忧给冯部长许下好处,本来是想以初筝对基地的同伴动手为由,先将她扣住。

    就算抓不住她,也不能让她在这个基地继续待下去,必须将她赶走。

    谁知道她会带着这么多物资回来。

    冯部长怎么能不心动?

    冯部长平时也没少干这些事,因此就有现在这么一出。

    宁忧想着,只要搞定初筝,其余的事,她都可以不管。

    可没想到,初筝直接让人动手。

    男人被吓得懵了几秒。

    随后怒上心头,他怕一个小丫头干什么?!

    男人朝着初筝这边吼:“诸位,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这女人心思歹毒,只要你们现在离开,我们保证,你们不但在基地里会有更好的待遇,这些物资,你们也能分。”

    “谁心思歹毒?”

    停车场忽的安静下来,方部长带着一队人进来。

    “方……方部长。”男人吓得人腿软一下,心底直犯嘀咕,他怎么来了?

    整个基地里,冯部长有好处就能说上话。

    孙部长是个老狐狸,明面上什么事都不掺和。

    只有这个方部长,是个非常正直的人。

    方部长是初筝派人去叫的,她好歹还顶着方妤救命恩人的名头,方部长怎么都得亲自过来。

    方部长面色沉冷的质问:“你说谁心思歹毒?”

    “她……她。”男人指着初筝,急急的道:“方部长就是这个女人,她在基地外面,竟然对同伴动手,差点害死自己人,她这样心思歹毒的人,必须赶出基地去!”

    “哦?”方部长拖长音,让人辨不出他什么意思。

    这可是他家宝贝女儿的救命恩人。

    能是个心思歹毒的人?

    方部长心里清楚得很,这些人都是冯部长的爪牙,为的什么,他大概也猜得到。

    不就是看见这么多物资眼红。

    初筝在方部长看过来的时候,道:“方部长,这些物资都给基地。”

    男人傻眼了。

    捐……捐给基地?

    开什么玩笑?

    这么多物资,她就舍得?

    就连跟初筝出去的那些人,都十分惊讶。

    不过他们这些东西,最后都是用来换晶核,倒比其他人想得开一些。

    围观群众就更懵了。

    本以为能看见一场撕逼。

    结果变成慈善现场……

    这个小姐姐是认真的吗?

    不管初筝有没有在外面对同伴动手,这些人的目的大多数都明白,只不过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现在好了。

    捐了。

    你抢啥?

    方部长不太确定自己听见的。

    “初筝姑娘,这些物资都给基地?”

    “嗯。”王八蛋给的任务,不做就倒带,我才不要倒带。

    绝不!

    方部长看着这么多物资,内心激动。然而作为领导人,他得稳住。

    方部长深呼吸好几口气。

    再三和初筝确定。

    确定之后,感激的朝着初筝道:“那就多谢初筝姑娘,基地这下又能撑一段时间了……”

    本来最近物资越来越匮乏,他们正愁呢。

    这忽然就送来这么多的物资。

    初筝这操作,直接将来找茬的那群人给整懵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现在怎么办?

    “方部长,这些人污蔑我,我能自己处理吗?”

    方部长心底正乐,听初筝这么一说,立即答应:“当然可以,初筝姑娘你放心,我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不会让人冤枉你。”

    什么心思歹毒?

    简直是无稽之谈!

    这妥妥的活**啊!

    他女儿的救命恩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男人见事情发展不太对,朝着宁忧那边求救。

    宁忧也见势不妙,正准备离开。

    结果初筝已经叫人过去抓她。

    宁忧被带到初筝面前。

    “你干什么?”宁忧丝毫不心虚的和初筝对视:“放开我。”

    初筝看她,语气平缓:“你指使他的?”

    那平静得不起波澜的眸光,让宁忧十分陌生。

    初筝不说认识她,宁忧自然不会赶着往上凑。

    她只能怒道:“我指使他干什么?我都不认识他,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跟你有什么仇?你要这么冤枉我?我只是站在那边,难道那边不能让人站?”

    “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看了你不下五次。”初筝道:“不是你指使他污蔑我?”

    “我、我怎么知道他看我做什么。”宁忧不承认。

    “那你说吧。”初筝看向男人:“是不是她指使你?”

    男人不吭声。

    勇哥这次倒是懂事,拿出社会哥的架势,上前就是一脚。

    “说!”

    男人还是不吭声。

    勇哥抓着就是一顿揍。

    “别、别打了……我说……我说,是她,是她让我们想办法把你抓起来,不然就把你赶出基地,都是她指使我们的。”

    男人指认宁忧。

    “你胡说什么!”宁忧如被踩中尾巴的猫儿:“你们这是屈打成招!”

    “我没有胡说,就是她指使我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

    “宁小姐,你为何要这么做?”方部长谨慎的问,她后面那群人,得罪了不太明智。

    “不是我,他瞎说。”宁忧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们这是屈打成招。”

    “小姐!”

    宁忧的人赶到,将宁忧护到后面。

    “您没事吧?”

    宁忧摇头。

    “出什么事了?”

    宁忧将事情说一遍,表示自己的无辜和不知情,初筝平白无故的冤枉自己的事。

    加上之前在别墅外,宁忧和这些人灌输过初筝对她有恶意的事。

    因此这群人,立即将矛头对准初筝。

    “她不是你们小姐。”初筝抢在他们之前开口:“我才是。”

    “……”

    许是初筝身上强大的气势,她说这句话,没有引起众人的不屑嘲笑,反而让场面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宁忧美眸瞪大,仿佛听见什么不可置信的消息,转而浑身冰凉,她不但记得……还知道这件事。

    怎么会……

    初筝的声音缓慢的在诡异的气氛中流转:“那块玉是她从我身上抢的。方部长,你们能做亲子鉴定?”

    “能的。”方部长回过神,立即道:“可以做。”

    “你们还带有样本吧?”初筝又问对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