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01章 魔界巅峰(3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101章 魔界巅峰(3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年后。

    魔族与人类僵持不下,最终在多方周旋下,双方决定暂时签订和平条约。

    暂时的意思就是——以后恢复过来,还是会打,都别想跑。

    而初筝完成巅峰成就,便将魔君还给前任魔君。

    在双方打架的时候,初筝几乎将人魔两边,能买的店都买了,成为人魔两边首富。

    人类:“……”

    魔族:“……”

    他们在打架,始作俑者却在趁机发财!

    初·人魔首富·筝:“……”我也不想的,都是王八蛋逼我的。

    “初筝姑娘,初筝姑娘,出事了!”

    “我没出事。”我好好的呢!咒我干什么!

    “不是……是离棠公子。”那个魔族喘口气:“离棠公子和林辰打起来了。”

    “林辰?”这货还没挂呢?现在好找我好人卡麻烦!!“他还活着?”

    “是、是啊。”这不是重点!“初筝姑娘,您快去瞧瞧吧。”

    -

    林辰和离棠在一条街上打了起来,此时有不少人围观。

    林辰被魔气包裹,几乎能凝成实质。

    离棠与他交手,遭殃的便是四周,战圈不断扩大。

    初筝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林辰躺在废墟中,不知死活。

    离棠虽然站着,但看着也受了伤。

    “没事吧?”

    离棠摇头:“没事。”

    “那走吧。”初筝什么都没问,一点也不关心,他为什么会和林辰打起来。

    初筝也确实是看的结果。

    从起点到达终点,有很多条路,怎么来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终点。

    离棠看一眼林辰,点头:“嗯。”

    初筝带着离棠离开,其余人见没好戏看,也逐渐散开,最后只剩下林辰。

    有人走到林辰面前。

    林辰意识逐渐清醒,他仰头看着面前的人:“师、师妹。”

    “师兄。”宋风兰笑着叫他:“你可好?”

    “师妹,我……”

    宋风兰伸手按在林辰肩头,语气温柔:“师兄,你知道,当初你不救我的时候,我有多绝望吗?”

    “对不起,我……”

    宋风兰娇俏的脸蛋渐渐扭曲起来:“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才活下来的吗?”

    “师妹……”林辰眼底有惊讶,愧疚……惊恐、痛苦,随后一切寂灭下来。

    宋风兰收回手,似乎想笑,眼泪却不断的往下淌。

    轰隆——

    初筝回头,那边烟尘滚滚,伴随着王者号提醒她任务完成的声音。

    “我们去哪里?”

    初筝神色平静的看向前方:“找个没人的地方。”

    这样王八蛋就不会再发布任务。

    她这个小可怜就不会被生活支配。

    离棠愣了下:“我和你?”

    “嗯。”

    离棠定定的瞧着她,心底说不出的感觉,俄顷,他伸手拉住初筝的手:“我会好好照顾你。”

    “照顾好你自己。”初筝冷漠脸。

    “……”

    初筝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每天的日子不是晒晒太阳,就是睡觉。

    离棠整日折腾着他们住的地方,从荒芜到小阁楼,样样精致。

    心魔就很抓狂了。

    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离棠压根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每天都快乐得像个小傻子。

    它还没出去呢!

    考虑一下它的感受!

    ——你还有没有点志气!

    “志气?”离棠看向远处的人:“她便是我的志气。”

    ——曾经那些欺辱你的人,你就打算这么放过他们?

    离棠脑中突兀的闪现,那段并不太好的记忆。

    离棠垂下眼,语气平淡:“你别白费劲,我不会离开这里。”

    心魔猝。

    离棠迎着光走向初筝那边。

    他蹲下身子,扯着薄毯盖住她,俯身吻了吻她眉心。

    从她将自己带离那黑暗肮脏的地牢起,他的心就是属于她的。

    现在是,以后是,永远是。

    初筝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她正躺在离棠怀里,狭小的软榻躺两个人,初筝几乎是躺在离棠身上。

    “醒了?”离棠摸摸她脑袋:“还睡吗?”

    初筝摇摇头,将他挤下去,一个人躺在软榻上,舒服多了。

    离棠也不恼,蹲在她旁边:“初筝。”

    “嗯?”

    离棠抬头,眸底映出璀璨星河:“我们成婚好吗?”

    “成婚?”

    离棠点头:“成婚。”

    “不要。”

    离棠:“……”又被拒绝了。

    ——要不要听我的,到时候别说成婚,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拒绝力量!

    离棠:“你闭嘴!”

    初筝看他:“你说什么。”好人卡竟然吼她?!

    “没、没说什么。”

    “你让我闭嘴。”

    “没有,我不是说你。”离棠赶紧解释:“我是……我是……”

    “是什么?”

    离棠深呼吸一口气,认命的道:“心魔,它总是怂恿我。”

    “心魔……”那个狗东西还在的吗?

    之前离棠动不动就黑化,就是这狗东西在捣乱。

    “怎么样才能消灭它?”初筝问。

    离棠摇头的动作起了个头,眼底忽的闪过一道亮光,猛地顿住:“我的心魔是因你而起,如果你能和我成婚,一定会消灭它。”

    初筝:“……”

    半晌,初筝点了点头。

    离棠猛地将初筝抱起来,原地转圈:“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不用那么麻烦。”初筝挣开他,抖出一张红色的帕子,盖在离棠脑袋上。

    古代的婚礼……好像是这样的。

    嗯!就是这样!

    要盖盖头的!

    离棠:“……”

    离棠扯下帕子,这帕子……怎么像是一个灵器?他知道她很有钱,可随随便便摸出一块帕子都是灵器?这是几个意思?

    “婚礼不能……”

    初筝又给他盖上:“别取下来。”

    离棠:“……”

    不是,就算这是喜帕,也不能盖在他脑袋上啊!

    “你等等,我跟你讲……”

    “你取下来试试。”初筝威胁他。

    离棠捏着喜帕的一角,到底没敢掀下来。

    初筝站在旁边沉思,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离棠等半天,突然没了声音,他凭着感觉朝初筝那边伸出手。

    初筝递给他一只手,手心里的温度让离棠安心几分。

    还以为她跑了呢。

    “婚礼不是这样,我会准备……”

    “对了,拜天地来着。”初筝想到关键,拉着离棠站到月光之下。

    “一拜天地。”

    离棠:“……”

    “你怎么不拜?”

    离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