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霍先生请宠我 > 第944夫妻之间相处的基础是什么呢?

霍先生请宠我 第944夫妻之间相处的基础是什么呢?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能通过一句道歉挽回的,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能通过一声道歉而得到原谅的。

    我知道,昨晚的事儿,做的时候不过脑袋,不想后果,犯下错误再来哀求是没用的。

    可是不道歉,我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得不承认,便是我又家财万贯,但还是离不开宴欢。

    细想之下,我的焦虑忧愁痛苦,大概都是从和宴欢渐渐疏远开始越来越严重的。

    我抓住了宴欢的双手,抬起头,期望用我的目光,把我心中最最最真诚的那些情绪带给她。

    我道:“我知道,说什么都不能弥补,伤害已经造成,但是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宴欢对我的道歉没什么反应,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我好半晌,才开口:“你就为说这个?”

    当然不是!

    我有千言万语!

    只是,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所以就选了最近的我觉得最严重的事儿说。

    可结果呢?

    宴欢想听的并不是这些。

    那么是什么呢?

    黄梦的事儿?

    我刚刚说了,可是宴欢似乎不感什么兴趣!

    那么就是……

    “我过去以为,我只要足够努力,把公司的事儿做好,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赚好多钱给你花就会让你幸福,但是我错了。”

    我低着头,虔诚的认错。

    “钱再多,面对空荡荡的大房子,又有什么意思呢?”

    “过去我不知道,昨晚上我先回去,不见你,我在等你的过程中,才渐渐的意识到,原来十年了,多少个日夜我把你丢在家里的时候,你多难受孤独,我没有想到,是我的错。”

    说着这些,我自己都觉得心里都有些堵得慌。

    然而这些宴欢都似乎不在意,面色不变,口气也不变,淡淡的问:“还有呢?”

    还有呢?

    还有什么呢?

    我茫然的抬起头,真的有些不明所以:“还有什么?”

    我问出声之后就有些后悔。

    宴欢现在是给我忏悔道歉的机会,我竟然不知道我错在哪儿,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她,我不知悔改吗?

    但话已出口怎么后悔?

    我有些焦急,反正都这样了,索性紧紧握着她的手说:“宴欢,你告诉我,我错了我一定改。”

    宴欢显然因为这句话更生气了,动了动手腕,想要把手给抽回去,但是我握的紧,紧到她面上都漏出恼怒的神色:“放开!”

    “哎,我洗了水果,要吃吗?”小会客室的门突然被推开,霍阳也不敲门,径自走了进来。

    我扭头看她,有些怪她进来的不是时候,她却给我一个眼神,大有鄙视我,另外还让我看着的样子。

    她走过来,我也不站起来。

    蹲在自己媳妇面前道歉不丢人!

    霍阳也不管,笑着坐在宴欢旁边道:“哎,等会要不要出去逛街?”

    宴欢本来是有些尴尬的,不敢看她,见她这么轻松的问,连忙看看我,又迅速的转过头去看霍阳:“不是说……爸妈要过来吗?”

    “是啊。”霍阳笑:“不过爸妈年纪大了,看你们这样,肯定要担心生气,我听爸说,按已经确诊有高血压了。”

    她笑的轻轻松松,说出来的话却很戳心。

    宴欢果然脸色变了变,顿时有些无措不安。

    我刚要开口,宴欢却先说话:“光明哥,你起来,蹲这儿成什么样子?”

    宴欢的声音很小,微低着头,这是……改变心意了?

    为了我爸妈?

    我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但是我很听话,连忙起身,毕竟蹲时间长了腿脚难受。

    然而我刚站起身,霍阳就哼了一声道:“你还心疼他干什么呀?对你一点信任都没有,这样的人得让他吃点苦头。”

    明里是在寻我,但其实是在指点我?

    刚刚宴欢的那句,还有呢?

    是一只在问我我不信任她这件事儿?

    那么多的问题,她都不在乎,独独在意我对她的想法?

    我愣住了,一时间大脑都是空白的。

    宴欢为什么会在意这些?

    答案不言而喻的!

    还不是因为在乎我?

    而我都做了些什么呀?

    我看向宴欢,而她却没有看我,和霍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佣人过来,说几个孩子玩累了已经回来了。

    霍阳就起身说:“那我去给她们安排洗澡。”说着就走了。

    小小的会客厅里又只剩下我和宴欢,宴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而我看着她摆弄自己的手指,心里若有所思。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安静的就像是没有人存在一样。

    晚一点,霍园打电话来,说我爸妈都回去了,让我们直接过去。

    霍阳已经给四个孩子收拾妥当,她让司机把她的保姆车开出来,带着孩子们坐上去,宴欢站在旁边没有言语,也不看我。

    霍阳微皱眉头,准备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先开口:“姐,你带着宴欢和孩子们坐这个车吧,我在前面带路。”我说着头也没敢回的就先朝我的车子走去。

    我知道霍阳一定是恨铁不成钢,她刚刚让四个孩子先上去,然后肯定是要制造理由和借口让宴欢和我同乘一辆车。

    可是宴欢没表态,她如果不愿意呢?

    我不敢想。

    我坐上车之后才敢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

    霍园那边,我父母已经在白楼收拾妥当,只有我爸爸坐在客厅里看新闻。

    看着我们回来立即把新闻给关了,把自己准备的礼物给他的孙儿们。

    我其实也有点羡慕,我小时候可没这待遇,不是说爸爸不给我准备礼物,而是爸爸正在看新闻的时候特别是商业方面的,可从来都没有因为我而中断关掉的……

    我爸哄着孩子们,霍阳在旁边问:“爸,我妈呢?”

    我爸说:“路上太累了,我担心她身体受不了,就让她会房间里睡一会儿。”

    霍阳于是就对孩子们“嘘”了一声,小声说:“外婆在睡觉,你们在一楼玩,不可以上楼上去吵的哦?”

    孩子们并排一起点头。

    霍阳就道:“真乖,今天允许多玩半个小时。”

    霍阳对这么小的孩子都要讲规矩。

    比如从孩子上小学开始,每天傍晚吃了晚饭之后,会被要求100分钟的学习时间,还有一小时玩的时间,然后就要准时去睡觉。但是如果孩子表现好,可以奖励玩的时间。

    如果是我的话,我是想不出,就算想出来也不能保证能对孩子咬牙让她们坚持到底的。

    孩子们被保姆带去一楼的书房玩,宴欢也跟了过去。

    爸爸就让霍阳和我坐下。

    等我们坐下之后,爸爸就又把电视打开了,不过声音并不算大,起码不会影响到我门谈话。

    爸爸因为刚刚面对孩子,所以现在脸上还挂着笑,看向我的时候也充满了慈爱:“最近怎么样?”

    这样的神色对我,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我连忙说:“挺好的,公司的季会上周开的,盈利比上个季度增长了百分之三,不过房地产方面不太乐观。”

    霍阳笑着说:“整个市场都面临着寒流,我们霍氏对比其他公司算是收益好的了。”

    这是在给我帮腔。

    每次都这样,爸爸问我的时候,对于我做的不好的地方,霍阳总是帮我圆,然后私底下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帮我,教我。

    爸爸点点头:“这个我知道。”然后还是看着我,神色比刚刚严肃点:“其他方面呢?怎么样?”

    其他方面?

    我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看着我爸有茫然,但是很快心头就有了点眉目。

    我爸大概是已经知道了我和宴欢之间的一些事儿了吧?

    我低着头,心里混乱的不知道怎么样解释的时候,霍阳再次开口:“爸……”

    “你弟弟早就是霍氏的总裁了,难道他不会说话吗?”我爸不咸不淡的打断了霍阳的话。

    对她的宝贝女儿,他从来都是温言软语的,但是今天却异常的严厉,让谁惊讶的连忙抬起头,看着他。

    爸爸他老了,脸上皱纹多了,头发甚至有了白头发。

    但是年轻时候是非常英俊的男人,就算现在老了也是一个帅老头,帅老头严肃起来更加的让人生畏。

    霍阳愣了一下也不敢在吭声,只能有些焦急的看向我。

    之前我心里乱,我看着爸爸和霍阳,面对他们不同的表情,这会儿心里反而安定下来了。

    有一件事儿我也更加的清晰的意识到了。

    “爸。”我望着这个我从小就让我很害怕,面对他的时候心里千言万语,嘴上不敢说一句。

    而如今,第一次我觉得我无比的勇敢而且不怕他的开口:

    “爸爸,我想辞去霍氏总裁的职位。”

    “你胡说什么?”霍阳盯着我,要不是这次的事儿很严重,她简直要对我翻白眼了。

    而爸爸却对她摆摆手,示意她安静。

    霍阳抿着嘴坐在旁边,却不停的瞪我,让我不要再犯蠢说蠢话。

    但是我才没有犯蠢!

    我是突然醍醐开顶的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儿,如今我要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而已:“爸爸。我不是突然闹脾气,也不是因为做错事辞职来逃避责任。我只是觉得我不适合管理霍氏,或许有更合适的……”

    我爸冷冷的笑了两声:“你把霍氏交给别人管理,自己做甩手掌柜?”

    “不是的爸爸!”我赶紧解释:“我没有要不负责任,反而,我是为了负责才要这样说的。我现在非常的清楚了一件事儿,我不是一个很聪明很有能力的人,霍氏在我手里,说实话我管理的很吃力。”

    “吃力?”我爸的身子微微向后,靠在沙发的靠背上道:“从前没听你说过。”

    当然,我不说,是为了不想让你们失望!

    我微微低头,有点想笑。

    我为了不想让父母失望,所以拼命的撑着,结果呢?

    事业没有撑好,家庭都快要没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抬起头来看着爸爸说:“爸爸,我说真的,工作的事儿让我疲惫的无法分心关注我的家庭我的妻儿。我和宴欢之间出现了一点问题,当然关键的问题是我……”

    我摊开手:“爸爸,我原本喜欢赛车,但是您和妈妈不让我去,后来我喜欢上游泳和旅游,其实……原本我以为我未来会成为一个游泳教练,或者开无数个游泳馆,真的没想到你会突然把霍氏交给我。”

    “十年了!我真的有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做好,可是您也看到成效了。我真的做不好。”我望着我爸,真诚的道:“对不起,然您失望了。但是……我能力所致,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霍氏在我手里真的只能这样了,为了霍氏好。我觉得您真的要考虑考虑把霍氏交给最合适的人的手里。”

    我说着看向了霍阳,这一刻真的没有任何的嫉妒,而是真诚的认真的:“霍阳的心就在霍氏,她比我更有能力接手霍氏……”

    “我带孩子,我没精力管。”霍阳想都不想气的不行的盯着我。

    我笑了:“姐,不要赌气。”

    霍阳目眦欲裂::“我……”

    “好了。”爸爸适时的开口:“阳阳,你上去叫你.妈妈起床,该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爸?”

    “去吧。”

    爸爸的态度坚持,他不笑的时候真的严肃的让人害怕。

    霍阳起身,又给我一个不要再说蠢话的眼神,然后上楼去了。

    等客厅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爸才微微动了动身子,朝着我的方向挪了挪问:“你和宴欢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声音没有那么严厉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温和。

    我低下头,我不知道爸爸对我和宴欢之间的事儿知道多少,我要怎么说呢?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答反问道:“爸爸,夫妻之间相处的基础是什么呢?”

    爸爸道:“信任和尊重。”

    顿了一下,我爸爸又说:“夫妻之间是以信任和尊重为基础的。如果连信任和尊重都做不到,那么感情自然也就会出现裂痕,越来越深最后都无法修复了!怎么?那个小明星的事儿,宴欢不信你?那么我问你,你和那小明星是不是真的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