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霍先生请宠我 > 第651章你好,我是晏立斌,我喜欢你(10)

霍先生请宠我 第651章你好,我是晏立斌,我喜欢你(10)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凤青吓到了,然而两个人却将衣服递上来道:“您好,晏少吩咐我们送衣服来。”

    唐凤青愣了一下下就明白过来了,想要让开身让他们进来,然而那个女的却说:“小姐,您把衣服拿进去吧。”意思是她们不进去了。

    在这样的酒店里,孤男寡女呆了一.夜,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谁知道此刻的里面是怎么样的一种霪靡不堪的样子呢?

    作为下属进去看到了岂不尴尬?

    唐凤青也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脸一下子红了,她想要辩解的,但是张口却又不知道如何说。

    而她的脸红却让门外两个人更加证实了他们本有的想法。

    唐凤青看他们的神色越发的急了,但却也什么都没说,接了衣服进门。

    关上房门,一转身就看到宴立斌穿着酒店的睡衣斜倚在门口,看着她微微笑着。

    而唐凤青则低着头走进里面。

    宴立斌打地铺的两条被子已经被唐凤青叠好放在床边,宴立斌在后面的一挑眉,明显的感觉到了唐凤青的情绪。

    他道:“我看我们的衣服都皱了没法穿出去,才让人送衣服来的。”顿了下,他看着唐凤青把衣服放在床上,凑近到她身边侧看着她小声问:“你不高兴?”

    唐凤青摇摇头。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道:“那件早餐店只道十点半,晚了就吃不到东西了,你赶快换衣服吧。”

    “嗯。”宴立斌道:“你是女孩子,你去浴室换吧。”

    唐凤青却摇了摇头:“我不用的。”

    她的拒绝让两个人的气氛突然降低,宴立斌的笑僵硬着,眉头也紧皱在一起:“你还是生气了?”

    “没有。”唐凤青低着头。

    她真的没有生气。

    即便是门外的两个人知道她和宴立斌在一个房间里呆了一.夜,脑袋里会有什么想法。

    但她行的正站得直不怕她们说什么流言蜚语。

    毕竟从小到大父母带给她的来自于别人的白眼欺负比流言蜚语可怕多了,但她不都挺过来了吗?

    她不换衣服,是因为觉得没必要。

    从小到大有的穿就不错了,还在乎什么有型吗?

    她曾经有件衣服,穿到上上下下全部气球,最后因为身体长高实在没法穿了才丢掉,何况现在的衣服只是一点点的褶皱?

    没什么不好意思穿的。

    同时她也感受到了自己和宴立斌的不同。

    他一出手就是一张酒店黑卡,衣服看起来没怎么样呢就要换新的。

    果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唐凤青的心里感慨着,而宴立斌却沉下气了,他突然伸手抓住唐凤青的肩膀,在她错愕的时候抬起头:“你……”

    然而迎上的宴立斌略得生气的脸,接着便被堵住了嘴。

    宴立斌抓着她双臂的肩膀动了动,一只手搂住她的后背,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吻的忘我热烈。

    “唔唔……”唐凤青挣扎,但是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她没有办法完全挣脱,但却侧着头双手推搡宴立斌的头,不肯接吻。

    宴立斌再被推开了两三次之后就不再低头去吻,只是经过一番纠.缠两个人都浓重的呼吸着。

    “你很讨厌我?”男人粗声粗气的问着,喉间是低沉的忧伤。

    唐凤青浑身发抖,但是双手却倔强固执的推着宴立斌,眼里扑簌的落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害怕又不安。

    男人看着她,皱起眉头:“哭什么?真的那么讨厌我?”

    唐凤青低下头,眼泪砸在了两个任相贴的衣服上,她不停的摇头:“你放开我……求求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唐凤青!”宴立斌的声音更沉更重:“你抬头看着我!”

    唐凤青不肯,他就腾出一只手,攥着她的下巴逼她看他。

    四目相对,宴立斌强大的气场将唐凤青包围,显得她异常弱小:“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是不是很讨厌我?”

    “如果是,我立即放开你滚蛋,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唐凤青被他这样低吼,心咚咚咚的乱跳起来,这一刻她的脑袋混乱极了。

    男人脸上是带了怒气的:“我每天傻子一样开车去你们学校等,企图偶遇你,你知道每天等不到的那种失落滋味吗?”

    “好不容易等到了,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打招呼你就上了别的男人的车,你知道那种想要发疯的痛苦吗?”

    “能跟你共处一室,恪守规矩不对你乱来,就那么看着你都会让我开心比赚了几千万都开心,你明白这种心情吗?”

    他一声声愤怒的控诉,让唐凤青的心越发紧张,快要跳出来的不受控制的心脏牵动浑身发颤。

    模糊的泪眼微微抬起,怯怯的不确定的看着男人的脸。

    男人紧紧的抓住她道:“我只问你一句话,唐凤青,你讨厌我吗?马上回答我?”

    唐凤青似乎被他吓到了。身子向后卷缩。

    男人盯了她片刻道:“我知道了。”说着缓缓的松开手,转过头去,失落又伤怀的苦笑:“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

    唐凤青骤然瞪大眼睛,盯着宴立斌。

    男人也盯着她,与她对视片刻,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就提着衣服走进浴室,然后“咣当”一声重重的摔上浴室的门。

    刚刚已经止住的眼泪又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唐凤青身子踉跄两下,向后退坐在床边,伸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珠,但是越抹越多……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的,她也觉得自己矫情。

    但是骤然有所失的感觉,像是在她心上挖了一个洞,一个再也无法填补的洞,痛得她无法自已……

    片刻之后,换好衣服的宴立斌走出来,看她坐在床边泪水越来越多,眯起眼睛,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缓缓走过去站在她面前问:“哭什么?”

    唐凤青连忙摇头,然后手忙脚乱的擦眼泪。

    然而宴立斌却蹲下身子,抓住她的双手窝在掌心,扬起头看着她:“真的那么讨厌我,恨不能我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