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霍先生请宠我 > 第642章你好,我是宴立斌,我喜欢你。

霍先生请宠我 第642章你好,我是宴立斌,我喜欢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凤青不理宴立斌说什么,只是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慢慢的躺下,闭着眼睛,脑袋里乱糟糟的,心里空拉拉的。

    她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半个多月不曾出去过了。

    季少聪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美国了吧?

    她想着,便拉了拉身上的被子。

    明明这个房间里的温度很高,但是她始终觉得很冷。

    是为什么呢?

    唐凤青不明白。

    但是又不得不明白。

    “唐凤青!”暴怒的男人冲过来,连同被子一起抓住她的肩膀,力气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锁骨。

    她不想睁开眼睛,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只是任她抓着冷冷道:“宴先生,你又想到了什么折腾我的法子?你想折腾就快点完事儿让我睡觉,我很累。”

    “睡觉?是闭着眼睛想季少聪吧!”唐凤青被从被子里拽出来,男人的动作粗鲁至极,唐凤青忍着,直到她整个人被男人抱在怀里,压在浴室的洗漱台上吻了上来,唐凤青才不得不睁开眼睛,手脚并用的挣扎。

    她的挣扎让男人更加愤怒,反剪她的双臂,然后掐住她的下颌来吻,舌肆无忌惮的在她口中来往进出。

    这样的动作和属于她的味道让唐凤青觉得恶心,一阵又一阵恶心的感觉折磨着唐凤青,她猛然撞开宴立斌,侧身趴在洗漱台上干呕起来。

    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胃里什么都没有,但是这样反胃的感觉让她不同的干呕,最后都呕出胃液胆汁来,闹得喉咙里火辣辣的烧得慌。

    而宴立斌早已放开了她,看着她趴在洗漱台上呕个不停,脸色难看的似乎要杀人。

    但后来还是叫来了医生,医生给唐凤青用了药,让她又躺回去。她就一动不动的躺着,闭着眼睛人人给她扎针用药,一点发硬都不给。

    之后医生把宴立斌叫了出去:“宴先生,这样下去不行。身体垮了不说,精神也会崩溃的。”

    宴立斌久久不曾言语,站在走廊上,连大夫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曾经的唐凤青不是这样的!

    ……

    初遇唐凤青的那天,宴立斌受邀去参加一个服装展,其实就是一哥们儿的新宠走秀,希望他们去捧场,顺便想把一个女的介绍给他。

    那时候宴立斌刚刚谈成了一笔生意,心情大好也是想要放松的,就答应了。

    但是那天的走秀实在毫无新意,宴立斌看着厌烦了,就提早离场,去了哥们儿给他准备的房间。

    高处不胜寒,他摇曳着红酒站在窗前想事情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动静。

    一个穿着暴露礼服的女人身上绑着的好像是被单,正在翻窗户,还试图超他这边翻。

    女人除了暴露的衣着之外,还有那张脸。

    脸上画着的妆容偏浓了,但依旧遮不住五官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睛,目光撇过来的时候那种媚态是扣人心弦的。

    她冲她眨了眨眼睛抛媚眼,做出满脸焦急的样子向他求救。说自己是走秀的模特被绑架了。

    这么巧绑架到他隔壁?

    宴立斌心里冷笑着看这小计量。

    这就是兄弟给他准备的女人吗?

    还别出心裁?

    他突然愿意配合这低等的伎俩。

    既然人家已经做戏,那他就扮演一次英雄救美吧!

    于是他向她伸出了手,在高空中,将那个女人从对面的窗户接了过来。

    心里却在想:现在的女人都这么胆大奔放了吗?

    又想:这个女人还挺有趣,不介意多玩一段时间……

    然而将女人接过来后,想要下一步动作却没那么顺理成章了。

    女人竟然挣扎,让他自重。

    这是欲拒还迎吗?

    他可不是能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于是不管她的把戏去亲,却被这个女人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逃跑了。

    他正恼,兄弟带着一个女人来了,原来刚刚的那个女人真的不是来勾引他的!

    接下来的事儿意兴阑珊,就算兄弟带来的女人姿色不错,他却也没了什么兴致……

    第二次见到唐凤青,是和兄弟去吃饭。

    本来他们是绝对不会去那种饭店吃饭的。

    但是那天偏巧遇到了点事,就去了那里,结果却刚好见到了唐凤青。

    她是那种长的很漂亮五官很惊艳的女人,但那天宴立斌进门之后第一下看到的不善唐凤青而是宁致远和霍沉舟。

    宴立斌他们一伙儿和这两个人不对付是出了名的,有两个小开见到就已经上去找事儿了。

    宴立斌站在后面看着听着,目光就瞥向了三个女生,唐凤青长得最漂亮,也最吸睛。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那一下一下的眉眼尤其特别。

    宴立斌几乎一下子就认出了她,心中顿时来了兴致。

    他出言制止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冲突,冲着唐凤青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之后心里似乎有了个计划。

    派人调查和宁致远和霍沉舟在一起的三个女生并不困难。

    只是一天三个人的资料就已经在自己手里了。

    她重点看了一眼唐凤青的。

    父亲是个毒鬼正被关在监狱里,母亲是个赌鬼欠了一屁股债不知道被谁砍伤落下残疾被送到舅舅哪里去了。她在上卫校,却进场参加各类的选秀节目,包括那天的服装展做模特。

    “啧啧。”宴立斌看着这资料,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鄙夷。

    帮他调查的哪个哥们儿说:“啧啧,这女人我见的多了,出身不好,就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到处勾搭人,任她长的再美,恐怕在就不干净了。斌哥!”

    这别有意味的一句提醒,让宴立斌一挑眉头,丢开了资料。

    这事儿本来是转头就忘的,但没想到那天却又碰上了。

    生意的合作方推荐了一个小艺人给她,长的还算甜美,乖巧听话,撒娇让宴立斌来看她录制节目,其实就是想要炫耀她傍上了他。

    宴立斌岂会看不透她这点小心思?

    不过却也无所谓,只要不出格,满足下对方的虚荣心也没什么。

    却没想到遇到了唐凤青。

    她梳着马尾,穿着普通的衬衣和牛仔裤,一个清纯亮丽的大学生形象。

    宴立斌看了一眼,几乎立即就认出来了。

    当时唐凤青正在打电话口中说的是:“我知道的霍先生,好好好……”她笑的那么开怀,声音也轻轻柔柔似乎再和情人耳语。

    宴立斌一皱眉头。

    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