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霍先生请宠我 > 第486章竟然是沈婉婉

霍先生请宠我 第486章竟然是沈婉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答应霍沉舟留在霍园不出门,韩嫣就每日跟着杜姐学厨艺,天天呆在厨房里研究。

    每学会一道,她就会和爷爷视频电话,让爷爷看,然后让霍沉舟吃。

    如此过了一星期后,在吃晚饭的时候,韩嫣道:“爷爷天天去钓鱼也不回来,唉,你说会不会是爷爷想让我学烧鱼?”

    霍沉舟停了下筷子,笑了一下道:“有可能,最近你学会了几道家常菜,都是地上的,还没有水里的。”

    韩嫣就点头:“那好,我明天学做鱼吧!”说着仰起脸:“老公,你喜欢吃煮的、蒸的、烧的?”

    “都行。”霍沉舟看着韩嫣漆黑的眼睛里透着无限柔情:“你做的,我都喜欢。”

    韩嫣被这句话哄的心里甜蜜蜜,于是就欢欢喜喜的去厨房找杜姐,请她明天早上准备鱼,她第二天真的要做鱼。

    杜姐点头答应着,等她回去餐厅的时候,霍沉舟已经不在餐厅,她四下看,看到客厅落地窗前霍沉舟背对着她而战,手举着手机放在耳边,在讲电话。

    韩嫣朝着那边走了两步,听到霍沉舟说:“行,我知道了。”

    收了电话转过身,韩嫣就看到霍沉舟凝重的脸色,浓眉皱在一起,仿佛要连成一线了。

    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吗?

    她走过去问:“怎么了?”

    霍沉舟道:“宁家出事儿了,福生不见了。”

    “啊?”韩嫣知道宁福生对宁家来说的重要性,特别是对宁老爷子。

    而爷爷正在宁家做客……

    “宁爷爷和爷爷一定都急坏了吧?”韩嫣问着:“我们要不要过去?”

    “不用。”霍沉舟拉住韩嫣的手,声音很沉,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道:“宁爷爷一直对宁致远有戒心,福生不见了,宁爷爷第一个对宁致远发难,把他关了起来,现在宁家……”

    他说着突然换了口吻道:“现在我们都不要过去添乱。宁家那边能找到的。”

    “哦。”

    韩嫣想问,那宁家现在那么乱,爷爷会回来吗?

    可是看霍沉舟的样子,又想想爷爷和宁爷爷关系好,这时候肯定是陪着宁爷爷不会回来的。

    韩嫣没有想错,霍老爷子的确陪着宁老爷子。

    宁福生不见的消息一传出来,霍老爷子就坚持出院去宁家。

    当时宁老爷子盛怒,打了宁致远一耳光,逼问他宁福生的下落,宁致远说不知道,宁老爷子就又打。

    幸亏霍老爷子去了,等于救了宁致远一命。

    然后整个开始排查。

    因为宁老爷子一个侄子的儿子生日,就在宁家来生日宴会,让一大堆人来宁家。

    人多就乱。

    宴会七点开始,宁老爷子很给面子的在生日宴上露了脸,被人敬酒,来参加生日宴的人一下子把目光从寿星的身上放到了老爷子身上。

    一群人围着奉承,巴结,敬酒。

    霍老爷子很给面子,喝了点酒,说了会儿话,然后坐着休息,休息了一会儿以后习惯性的在身边拉,可是却没有拉到那个小手。

    他当下就变了脸色:“福生呢?”

    周围的人知道那位小小少爷的重要性,连忙去找,但竟然没找到。

    老爷子一下子就发了怒,好好的生日宴也无法继续了。

    宁家的监控一一排查,发现福生从宴会那边出去以后,上课一辆车。

    一辆属于宁致远的车。

    宁致远虽然只是宁老爷子用来保护福生的棋子,也不打算给他任何财产,但是每年福生生日的时候,宁老爷子都会命人提一辆豪车,交车钥匙给宁致远,给他开,当然车并不在宁致远的名下。

    现在宁福生失踪,竟然是宁致远的车子,宁致远难逃干系。

    这一夜,韩嫣陪着霍沉舟失眠。

    霍沉舟联系了警方了解进展,得到的消息是正在排查。

    警方接到报案,高度重视,一路调查监控,不到十分钟就追踪到了那辆车的踪迹,车子一个多小时前一路向南开,出了市区往偏僻的道路上走。

    开车的人投过路上的电子监控也拍到了照片,并且迅速查清楚,这个男人曾经是宁氏的员工。因为猥.亵女员工被开除。

    警方迅速出动,不到一个小时就抓到了那个人,但他只是说自己找不到工作,又穷,混进宁家偷车是为了卖点钱,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而宁福生也的确不在那辆车上。

    警方对那个人进行审讯,并且继续做其他的调查,然而一夜过去了,那个人供出来是,因为父亲住院,急需用钱。有个叫老李的人联系他,要和他合谋偷车。

    之前偷过一次,很顺利,老李偷车,到一个地方后换车牌,他在半路接到车后,开着车去城外把车交给改装车行的老板,拿到钱两个人对半分。

    这一次也是一样,是老李电话通知他去某某地方交接,但却没有像上次一样两个人一起换车牌。

    他到的时候,车子上面没人。老李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急事儿先走,让他自己开车去城外。

    他以为车牌是换过的,就开着车出了城……

    警方让他口述,绘制画像,然后全城搜捕。不足五个小时就抓到了老李。

    然而宁福生并没有跟老李在一起。

    老李对自己偷车的事儿供认不讳,但是不承认绑架。

    警方拿出视频,循循善诱,他沉默许久才说:“我原本就是打算偷车,没想到会有个小孩上来。我一着急就麻晕了他,然后开车。没想到到了交接的地方,我刚一停下车,那小孩儿他就跳车跑了,我连忙去追,但是他跟泥鳅一样滑的很,我没追上,也就一转眼儿他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于是警察就地毯式儿搜查,经过两天,警方终于找到了宁福生。

    得到消息,霍沉舟和韩嫣一起赶过去宁家,在路上才知道,原来宁福生那天跳车跑了之后,在小巷子里遇到一个摆地摊的孕妇。

    孕妇看宁福生满头大汗一脸焦急,就把藏到自己放货的竹篓里。

    等追他的人来,孕妇就说没看见,这才救了他。

    之后孕妇问宁福生为什么被人追,家在哪儿,宁福生却不说,跟着孕妇回了家,在她家睡了这两天。

    真的是睡了两天,就中间起来吃过一次晚饭一次早饭,其余时间都在睡!

    警方找到他的时候他也在呼呼大睡!警察怀疑孕妇参与绑架要抓那个孕妇,动静太大把宁福生吵醒了。

    他看到警察倒是平静,主动解释说:“她没有绑架我,她救了我。”之后回宁家也非要这个孕妇一起。

    更让人震惊的是,那个孕妇……竟然是……沈婉婉。

    沈婉婉的肚子已经起来了,她太瘦了,肚子上像是贴了半个西瓜,行动也有些笨拙。

    看到韩嫣和霍沉舟,她抬头看了看,又低下头。

    韩嫣要走过去,却被霍沉舟给拉住了。

    紧张几天的宁老爷子正抱着宁福生嘘寒问暖。

    宁福生一个十岁的孩子倒是冷静的很,直说当时有人骗他说:“小少爷,我是宁先生的司机,宁先生准备了礼物放在车上,让您去拿。”

    说着还指了指宁致远的车子。

    宁福生以为是宁致远授意的,就过去了,没想到刚一上车,前面驾驶座就过来一个喷头,喷了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出来,然后他就晕晕乎乎的躺倒。

    等他又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车上,车子在行驶,于是她不动声色,听到对方打电话:“宁少爷。您放心,我把拉到城外推进河里神不知鬼不觉,您一下子就能除掉两个碍眼的眼中钉。”

    两个?

    宁福生讲完这些,所有人都沉默了。

    两个眼中钉。一个是宁福生,另外一个是谁呢?

    有点智商的人都能猜出来的。

    宁福生失踪之后,倒霉的是谁呢?

    不就是被打被关的宁致远吗?

    宁老爷子的脸色突变,在场的人没人敢吭声。

    还是霍老爷子开口:“老宁,你可是冤枉了好人!”

    宁老爷子眸色暗暗的吩咐:“去,把二少爷请出来,还有,吩咐医生过来一下。”

    二少爷!

    这还是宁老爷子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公开这样说,这就是要真心认下宁致远吗?

    所有人都心里惊了一下,但都没有说什么。

    霍老爷子带头说:“既然福生找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福生受了惊吓,你好好陪陪孩子,让他静一静。”

    宁老爷子点点头,霍老爷子起身,把看着沈婉婉的韩嫣拉上。

    霍沉舟道:“嫣嫣,扶爷爷。”

    韩嫣连忙照做,然后就出了门,连和沈婉婉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离开。

    回去的路上,霍老爷子让韩嫣坐在自己身边,对韩嫣道:“爷爷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

    韩嫣抬起头,一双眼睛期期艾艾:“婉婉她……”

    “她现在没事儿,你说出她的身份,反而有事儿。”霍老爷子看韩嫣似乎不理解,看了霍沉舟一眼。

    霍沉舟对韩嫣道:“回去再说。”

    韩嫣点点头。

    车子平稳的驶离宁家到了霍家,霍老爷子以太累为由让韩嫣和霍沉舟回白楼。

    回去以后,韩嫣就拉住霍沉舟问:“爷爷为什么不让我和婉婉说话。”

    霍沉舟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拥着她坐在床边,漆黑如墨的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开口,很温和却也很严肃:“你知道为什么福生一出事儿,宁爷爷第一个打、关宁致远吗?”

    韩嫣立即道:“他觉得是宁致远绑架了福生。”

    “恩对。”霍沉舟很赞同的点点头,又问:“那你知道,为什么宁爷爷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调查就觉得是宁致远吗?”

    韩嫣渣渣眼道:“因为不信任?”

    “那你知道为什么不信任吗?”

    这个问题把韩嫣问住了。

    宁致远的身世和如今在宁家的处境她是知道的。

    刚刚没有细想,现在认真想一下,就突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宁爷爷不信任宁致远方方面面。

    因为他对这个孙子的厌恶、憎恶,所以不管宁致远做什么都被他觉得别有用心,都被他怀疑。

    就算为了保护福生,不得已把宁致远接回宁家,也是一边用他一边防他。

    这种不信任不能有任何一点点的事故发生,一旦有,宁爷爷就会把所有矛头都对准宁致远。

    就如这次,宁福生不见了,宁老爷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立即质问宁致远。

    这次的事儿只怕就是被人利用了宁老爷子对宁致远的不信任。

    “对方的心思好深啊!”韩嫣眯起眼睛,秀丽的小脸上露出愁苦的神色:“绑架宁福生。家伙给宁致远。”

    试想一个失去理智的老人,骤然失去了自己的重孙,最好是亲眼看到尸体,那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呢?

    如果宁老爷子盛怒之下对付宁致远,最好弄死他,那宁家的财产会归谁?

    最好宁老爷子骤失至亲。也撒手人寰,对那些人来说那才是皆大欢喜?

    这个想法把韩嫣自己吓了一跳,她抱住霍沉舟说:“对方这么歹毒,宁致远自己就自身难保,现在婉婉怀着孩子。怎么能在那种地方?”

    霍沉舟平静道:“你不要担心,福生好好的平安的回来,又当众说了那样的话,宁爷爷怎么会不到我们刚刚想到的呢?只怕他当时就想到了,所以才当众对人吩咐,承认致远是二少爷。”

    他抚着韩嫣的脸道:“而且一定会查到底是谁这么歹毒。”

    “但是如果,你这个时候戳穿,沈婉婉是致远的女人,那么,这件事儿就会给人更多的瞎想。”

    “遐想什么?”韩嫣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了。

    霍沉舟道:“会不会有人说,这是致远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呢?让人绑架福生又让自己的女人救了福生。那宁爷爷对宁致远的那一点点仁慈愧疚就全没有了。”

    韩嫣点点头:“那我明白了。可是嫣嫣怎么会救了福生呢?而且就算不我不说别人呢?婉婉因为我的关系,安东市很多人都认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