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兵者 > 第503章 越安全越担忧

兵者 第503章 越安全越担忧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上的时候,弗伦管家来了,他非常歉意的告诉葛震主人因为有事,可能要延迟几天,并且委托他来说明,表示歉意。

    对此,葛震笑着表示完全理解,在这里非常舒服,就当给自己好好放个假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千万不用客气。”弗伦管家笑着说道。

    “酒!”醉醺醺的马克大着舌头叫道:“多来点绝版的酒,有多少来多少!”

    “Henri IV Cognac Grande Champagne如何?售价190万美金,应该可以满足马克先生的需求。”弗伦管家露出一成不变的微笑。

    “来十瓶!”马克跳起来大笑道:“一瓶就是一辆法拉利超跑,给我来十瓶,我要一醉方休,哈哈哈……”

    “好的,没问题。”弗伦管家点头。

    “不用了,他根本不是喝酒,只是在喝钱。”葛震摆摆手说道:“你现在给他马尿喝,告诉他一斤一百万美金,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喜欢喝钱也是一种品位,我们会满足你们提出的一切要求。”弗伦管家优雅的继续说道:“当然,我还是以兵者先生说的为主要意见。”

    “感谢弗伦管家,我们没有什么需要了。”葛震笑眯眯的说道:“倒是有一点,你们能不能找一个体型魁梧的人过来陪蛮王摔跤?虽然他的伤没有好,但已经按捺不住了。”

    “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弗伦管家点点头:“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请直接拨打电话,我还得忙其它的一些事。毕竟海岛这么大,主人也不在,我总得打理好一切。”

    “好的,弗伦管家您先忙着。”

    “告辞!”

    “再见!”

    “……”

    当弗伦管家走了之后,葛震马上提着马克把他给扔进浴缸里,这是个没出息的家伙,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喝酒,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喝钱。

    “得把他们送走。”葛震眯起眼睛,压低声音说道:“把苏暮雪跟艾米亚送离这个地方,这里实在太危险。疯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送到我姐姐那里。”疯王耸耸肩膀道:“很明显你没有地方安置她们,所以送到我的姐姐那里才是最安全的。放心,我姐姐的地位也是很高的,照顾她们肯定没有问题。”

    葛震没有回答,他并不认为放在尼雅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可问题是放在哪里呢?

    再说了,能不能送出去还另说。

    “我去问一下。”

    葛震直接跑出去,追赶弗伦管家。

    “弗伦管家,弗伦管家请留步,我有一个请求。”

    还没有走多远的弗伦停下脚步,转过身冲葛震微微点头,露出职业性的微笑。

    “我们的两位女士在这里有些不太适应,能不能把她们送走?”葛震问道。

    听到这话,弗伦管家显得有些惶恐。

    “兵者先生,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还不到?真的抱歉,如果有不到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会让人改进,达到你们的要求。”

    “不不不,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葛震解释道:“她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大海这种环境,所以非常不适应,所以我想询问一下弗伦管家能否把她们送走?毕竟这里的主人要见的是我,她们都是无所谓的。”

    “如果是真的感觉到非常不适,当然可以送走。”弗伦管教笑道:“虽然这会让我们非常遗憾,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谁都能很快适应海边的环境。”

    “那好,有劳弗伦管家了。”葛震道谢。

    “举手之劳。”弗伦管家微笑道:“我来安排,晚上九点钟出海可以吗?”

    “可以,谢谢。”

    “不客气。”

    “……”

    非常痛快,痛快的让葛震都觉得难以置信,痛快的让他又有种举棋不定的感觉。

    其实他不是个阴谋论者,但到了这里见识到对方的实力之后,开始变得疑神疑鬼。

    只是因为彼此的力量悬殊太大太大,他们这些人怕是真不够人家捏的。

    回来之后,葛震走进苏暮雪的房间。

    “暮雪,我让弗伦管家把你们送走,我担心他们会挟持你们做人质……”

    这是葛震最大的担忧,因为对方答应的太痛快。

    “不会。”苏暮雪摇摇头:“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一般不会那样做,因为他们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就好比我父亲一样,他也永远不会做出挟持人质的事。如果做了,就会被同等层次的人笑话,会沦为笑柄。”

    这个逻辑思维也对,就好比一个真正的世界冠军,他需要服用兴奋剂作假吗?不,他头顶皇冠,一旦作假皇冠就会掉,就会瞬间从神坛跌落。

    如果认为自己已经战胜不了对手,那么一定会选择激流勇退,不跟对手同台竞技。

    等到转身离去之后,属于他的还有曾经创造出来的传奇,他依旧万众瞩目,头戴皇冠。

    这就是层次所赋予的人格定义。

    说的再通俗一点,拥有了绝对的力量,足以碾压一切,还需要阴谋诡计吗?

    “我得让你跟艾米亚离开,你们暂时去尼雅那里。”葛震对苏暮雪说道:“尼雅完全可靠,你们……”

    “我懂。”苏暮雪嫣然一笑:“我不会留在这里给你拖后腿,经过上次的事,我明白自己只能藏在你的身后,无法站在你的面前。”

    “明白就好!”葛震握着她的双手:“放心吧,我们会安然无恙的回去。”

    “好,但是有一点,让我走可以,你得有所表示。”躺在床上的苏暮雪闭上眼睛,等待葛震的表示。

    “我……”

    葛震很是难为,他已经造孽一次了,难道现在还得造孽?

    算了,脱吧!

    这个货把上衣脱掉,又把裤子脱掉。

    “等等,你还有伤呢,这样不行。我得运动一向比较激烈,我怕你受不了。”

    苏暮雪睁开眼睛,瞅着快要脱光的葛震,满脸通红的啐骂:“臭流氓,你还真是狗震,亲我一下就行了!”

    “哦,就亲一下呀?这还行。”

    “……”

    晚上9点,葛震把苏暮雪跟艾米亚送到机场,看着飞机带她们离开,心脏开始提到嗓子眼。

    凌晨1点,接到尼雅的电话之后,他的心脏才最终落下。

    没有绑架为人质,一切都安全顺利。

    可就是这安全顺利,让葛震反而变得更加担忧,他隐隐有种相当不好的感觉。

    “刘大路呢?”回来之后,葛震没有看到刘大路。

    “在挨摔。”疯王苦笑道:“他快被摔死了。”

    “什么?”

    葛震充满震惊,他听到疯王说刘大路快被摔死了,这怎么可能?现在就算是蒙古跤王过来,怕也不是对手。

    但事实就是如此,刘大路真的快被摔死了。

    弗伦管家专门找了一个人陪他摔跤,一米九的汉子把两米多的刘大路当成小鸡仔摔来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