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异世长生 > 第一章 狼群

异世长生 第一章 狼群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初春的草原处处焕发着勃勃的生机。刚刚经过严寒洗礼的牧草还不是很长,微风抚过,嫩绿的草叶颤动摇曳,掀起微不可见的波浪,带着生命的气息吹到牧羊人的脸上……发梢……鼻尖……

        便在这一望无际的原野深处,远远的出现一条长长的黑影。那黑影越行越近,渐渐的看清楚那竟是一队长长的人马。

        看这队人马的样子甚为狼狈,穿着极为破烂,神情很是疲惫。但是只要是了解这片草原的人,就决不会轻视了他们。这到不是说此处有什么极为变态的存在,当然也不能说一定就没有,只是即使有,至今为止却还没被人发现过。或者说有人发现过,只是却从无这类消息传出过,所以也就无从说起。

        而真正让人忌惮的,是狼……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狼群……

        便是那无边无际,仿若来自九幽的冥兵一般悍不为死的狼群……

        那锋利的爪牙,那腥臭的长嘴,还有那幽冷嗜血的绿色眼眸……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所以在知情者眼中,这队模样甚为狼狈的人马,是真正的勇士,是真正的战士。

        在这队人马中,其实仅仅只有一匹驯马,还伤痕累累的。很显然,他们曾经经历过惨烈的战斗。而说到驯马,事实上并不是很特别的东西,它们甚至连最低等的魔兽都不如,因为它们本只是非常普通的野兽而已。它们之所以为人们所喜欢,只因为它们长于长途奔行,又比魔兽容易驯服,因而逐渐成为了人们普遍选择的代步工具。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这仅有的一匹驯马,却并非让什么人骑,而是拉着一辆看起来甚为简陋的木车,那木车上固定着一个不知是何材料做的黑色方箱,完全密封,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看情形应该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哦……呜……

        狼啸之声突兀的自远方传来,在空旷的草原上显得甚是清晰,让正在赶路的这队人马尽皆脸色大变。全都停了下来,抽出随身兵刃……

        正在发呆的凌宸被一阵狼啸声惊醒,这让他一阵莫名的恼怒,只因为这感觉太真实了。

        他发觉情况非常不妙,自己很可能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证实了现在正流行的奇幻小说中的穿越到异界的情节是真实存在的。更不妙的是他感觉现在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别别扭扭的。只可惜现在不知到是在什么鬼地方,虽然能听到声音,也能正常呼吸,却什么也看不见。曾摸索了一下周围,感觉应该是一个方形的东西,好象还在移动,而且是全密封的。可让人奇怪的是全密封的东西怎么可以呼吸呢,空气还非常的新鲜,一点也不觉憋闷。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一个号称全世界最年轻的考古学家,最贫穷的收藏家的近代最杰出的天才人物之一。

        不过他自己清楚,自己其实也就是一个被武侠小说毒害甚深的小说迷而已。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考古学家,也只是为了学习各种古文,以便于能发现并且阅读可能存在的武功秘笈。而所谓的收藏家,则只能算是个古文字画爱好者罢了,也是因为觉得一切与文字有关联的古物都有可能是流传下来的神功秘笈。

        并且少有人知的是,他还是一个成就不凡的医学家,不仅对于现在流行的西医精通,就连博大精深极难有成的中医也有所成就。这自然也是有原因的,他学习医学,是为了了解人体,而了解人体则是为了在找到武功秘笈的时候不会无从着手,不知所谓。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完全不为人知的身份——盗墓贼。这种人可以说比起过街老鼠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可能是这类人中最特别的一个,只因他既不求财,也不是变态,只是为了寻找一些可能是武功秘笈的古书卷。也因此他盗得都是些无人问津的古坟残墓。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不错,因为他所得到的几部真正的武功秘笈都是盗墓所得。但是他发誓,他再也不干这事了。那事他记的一清二楚,一是事情太过诡异,二是那很可能是他这一身中最后一次盗墓,也不是其他原因,就因为事情太诡异,所以决定以后再也不去干了,这自然也就成了最后一次。

        要真说起来凌宸也是有些稀里糊涂、云里雾里,那次他如往常一样去盗一座已然不知年代的古墓,花了近半夜的时间却并没有找到想要的秘笈。失望之下本要离开,没想到却在离开的时候无意中打开了一间密室……

        那里面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但无论如何就是想不起来,就如同这段记忆被生生抹去一般,让人感觉一种无法言喻的便扭与深深的无奈。

        他只知道当他再次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的时候,他就在这个地方了。便在凌宸胡思乱想之际,狼啸之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刚才由于离得还过远,只听得狼啸之声从远处传来,此时离得近了,才发现四面八方都是狼群,黑压压无穷无尽。众人才发觉此时竟已没有了退路,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然被狼群包围了。

        在队伍最前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古槐正茂,双目开合间精光流转,此时身上衣着虽然残破脏乱,但其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威严气势。

        这时境况虽然危急,他却也并不慌乱,只用一双犀利如鹰隼般的眼眸往已有些躁动不安的人群中一扫。众人与他的眼光甫一接触,便迅速避了开来。原本有些骚动的人群转瞬已经回复平静。

        很显然,这男子应该便是领头之人了。

        看着平静下来的人群,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道:“握紧了你们手中的武器,不要慌,待会儿跟着我从一个方向冲出去。记得千万不要各自为战,三个人一组相互配合,跟紧大部队,不要恋战,好了……哦,对了,还有。”说着他看向马车边的一个年轻人,续道:“小楠,你抱上那天衣盒,到我身边来。一会儿跟紧了我,千万别乱跑,你只需护好了这天衣盒,那就是大功一件了。”

        听见有人说话,凌宸激动不已,总算是听到人声了,这至少说明自己并不是在无人区域。而且这话自己不但听得清清楚楚,还明明白白,这竟是标准的汉语。

        想到这的凌宸感觉整个身体都兴奋的颤抖,难道说,自己的猜测有误,自己并没有成为那传说中的穿越者?自己还在祖国的某个地方?

        “唉!”

        想到这里,凌宸又不由的有些失落。虽然说突然成为传说中的穿越者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但仔细想来却似乎也并不是太坏的一件事。

        毕竟这二十多年来几乎一尘不变的生活实在无趣了些,除了盗墓这件事还能给人带来些许激情与活力外,似乎所有事情都有些死气沉沉。

        说起来盗墓这件事,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寻找些刺激,品味那种生机勃发的感觉,体会那种让人身心震颤的激动……

        “砰……”

        “嘶……呜……”

        正在感慨的凌宸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头部一震,接着一阵剧痛传来,却是脑袋撞到硬物上了。倒吸了一口冷气,便忍不住要咒骂一番,方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劲了,自己明明想咒一句“靠”,怎的一出口就不对劲了呢。就像……就像那狼嚎一般……

        凌宸越想越心惊,一时之间只觉得心乱如麻,烦躁不堪,却连头部的痛楚都忽略了。

        “是!”

        那个被领头男子唤作小楠的年轻人听得其说话,应了一声,便依言去抱了那黑箱,听见里面传出声响,微微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径自来到领头男子身边。

        这番动作间,狼群已然逼至近前,众人都把手中的武器紧了紧,不管到最后还能不能或着,但总得拼上一拼。所有人都很清楚,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战死沙场那是早晚的事。但若是死在这亡魂草原之上,倒下后被狼群分尸抛骨,那般……那般实在是不甘心呐……

        然而让众人惊愕的是,这些狼群逼至身前,却齐齐止步,就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虽说列队无章无序,但那动作却整齐划一,只怕一般军队也无法做到如此协调一致。

        众人只觉得一股无形却犹如有质般的压力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直让人喘不过气来。看着眼前群狼那一双双冰冷漠然的幽绿眼眸,鼻间隐约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臭之气,似乎又从那一双双冰冷默认的幽绿眼眸中看到了一丝贪婪和血腥,众人的呼吸不由的渐渐变得粗重。

        “呼……”

        天地霎那间似乎静到了极点,只剩下众人如风箱般粗重的喘息。

        郑柏坚这一惊非同小可,这……这哪里是普通的狼群袭击?这分明就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拦截行动。能将草原上最桀骜不驯的魔狼如此大规模的召集起来,并且控制的井然有序、有条不紊,可怕之处可想而知。

        原本要是普通狼群袭击,虽说肯定也要牺牲大部分人,但相信凭自己和此次同行的几名高手的实力,却定然可以却保性命无忧,突围而去。要知道,为了这次任务,可说是下了血本,把团里的高手带出来将近三成。

        可以说,这就是一场豪赌。赢了,那就一举成功;要是输了,就将大损元气,甚至于一跌不振、永难翻身……

        朝四周微微打量了一番,只见大家虽然惧怕,却并没有就此放弃,依旧战意高昂,心中稍稍安定了些。

        又扭头看向身旁的楚楠,见他一手持剑,一手紧抱着那天衣盒,嘴唇紧抿、剑眉紧蹙,却并无多少惧色,反而更多的是激动、兴奋……

        “毕竟是年轻啊!不知天高地厚……”

        郑柏坚心里微微一叹,转过头来。心下却思量起来:“现在情况虽然危急,却未必当真毫无办法,也许这也恰恰是一个机会……不过不管怎样,小楠却决不能有事,他是大哥的唯一子嗣,我和三弟又不曾娶妻……拼却我这条性命,再加上全团近三成的高手,当能杀出一条活路来……”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众人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寻常之处。这无边狼群的目光,竟是朝着同一个地方望去……